聊为《义鹘行》永激壮士肝——说杜甫《义鹘行》

聊为《义鹘行》 永激壮士肝——说杜甫《义鹘行》

阴崖有苍鹰,养子黑柏颠。白蛇登其巢,吞噬恣朝餐。雄飞远求食,雌者鸣辛酸。力强不可制,黄口无半存。其父从西归,翻身入长烟。斯须领健鹘,痛愤寄所宣。斗上捩孤影,噭哮来九天。修鳞脱远枝,巨颡拆老拳。高空得蹭蹬,短草辞蜿蜒。折尾能一掉,饱肠皆已穿。生虽灭众雏,死亦垂千年。物情有报复,快意贵目前。兹实鸷鸟最,急难心炯然。功成失所往,用舍何其贤!近经潏水湄,此事樵夫传。飘萧觉素发,凛欲冲儒冠。人生许与分,只在顾盼间。聊为义鹘行,永激壮士肝。

唐肃宗乾元元年(758),杜甫在长安留居的最后阶段,写了一篇出色的寓言诗《义鹘行》。浦起龙说:“读此而无动于中者,全无心肝人也。”

这篇诗之所以能使一切有心肝的人都受感动,主要在于它异常生动地描写了一场“除暴安良”的英勇战斗,活画出雄姿飒爽的义鹘形象,并以满腔热情,歌颂了它的正义行为。

首段十二句,写苍鹰遇难。两只苍鹰在柏树之巅哺养鹰雏。残酷的白蛇为了满足它的贪欲,竟然趁雄鹰远出觅食的时机侵入鹰巢,姿意吞噬鹰雏,这真是罪不容诛!可是,这家伙十分凶恶,雌鹰眼睁睁看着“黄口无半存”而无力解救,除了辛酸的鸣叫,别无办法。还好,雄鹰回来了,它没有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贸然投入战斗,却立刻翻身飞入烟云弥漫的长空,领来了建鹘,向它倾诉了冤愤。

这一段叙事明净,清楚地写出了事件发生发展的过程,勾勒出事件参与者的神态:白蛇的贪毒,雌鹰的辛酸,雄鹰的冤愤,其情其状,历历如绘。而诗人对毒蛇的憎恨、对苍鹰的同情,像火一样地从字里行间喷薄而出,燃烧着读者的心灵!

中段十六句,前八句描写,后八句评论。不论描写或评论,都带有浓烈的感情色彩。

健鹘听了雄鹰的倾诉,见义勇为,毫不犹豫,陡然直冲九天,展翅回旋,瞄准白蛇,厉声激鸣,迅速地从高空猛扑下来,以“老拳”(指鹘的利爪)击破白蛇的额头。白蛇被击,从树梢蹭蹬下坠,脑裂、肠穿、尾折,一命呜呼了。这八句,真是“笔笔叫绝”!摹神写照,千载犹生,读之如有杀气阴风闪动纸上。而写健鹘的猛和狠,正是具体地表现了“义”,惩罚像白蛇那样不义的东西,是必须有这般猛劲和狠劲的。

接着的八句对毒蛇给以严厉的鞭打:“生虽灭众雏”,暂时满足了贪欲,但其不义的行为和可耻的下场必将遗臭“千年”。对健鹘则给以热情的赞扬:为报鹰仇,毅然而来,不避艰险;击毙毒蛇,飘然而去,不求报酬,多么英勇!多么光明磊落!

末段八句,写作诗的动机。诗人从长安城南的潏水边经过,听樵夫讲述这个事件,立刻心灵激荡,热血沸腾,觉得他那飘萧的白发,一根根直立起来,上冲儒冠。“人生许与分,只在顾盼间”。鸟类中尚且有义鹘,人类中不更应该有像义鹘那样见义勇为的义士吗!于是写了这篇《义鹘行》,用以激发壮士的肝胆。

以前的评论家,有的认为诗人“假事为比,用意在末”;有的则说诗人“自是闻此事而作……即物写照”。争论的双方各有一定的道理,但都不够全面。“此事樵夫传”,这故事很可能是劳动人民口头创作的寓言。仇兆鳌说:“鹰能诉冤于鹘,其事甚奇”;“鹘能为鹰报仇,其事更奇”;“鹘能报复辄去,益见其奇。”其实,类似这样的“奇事”,寄寓了劳动人民的意愿,在民间寓言故事中,并不罕见。这篇诗之所以构思奇特、寓意深远,显然是和它的作者接近劳动人民、向人民创作学习分不开的。

当然,我们绝对不应该因为这篇诗写的是樵夫所传的故事而低估它的创造性。第一,同样听了这个故事,有些人也会漠然无动于衷;而杜甫则“飘萧觉素发,凛欲冲儒冠”,以致压抑不住汹涌澎湃的创作激情。可见,这首先和他除暴安良的思想情感有关。第二,仅仅听了这个故事,还不可能塑造出悲壮飞动的形象。而杜甫只用寥寥几笔,能把苍鹰、特别是健鹘的情状活画出来,这同时决定于他对生活的精细观察和深厚的艺术修养。而对鹰鹘之类的飞禽作精细的观察,又是和杜甫的品格性情分不开的。在杜甫的诗集中,专写鹰、鹘的诗接近十篇,这绝非偶然。他在《画鹰》中写道:“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在《杨监又出画鹰十二扇》中写道:“为君除狡兔,会是翻鞲上。”在《王兵马使二角鹰》中写道:“恶鸟飞飞啄金屋,安得尔辈开其群,驱出六合枭鸾分!”……不难看出,作者写这些诗,正和写《义鹘行》一样,其目的也是“用激壮士肝”的。

王嗣奭认为这篇诗“借端发议,时露作者品格性情”,的确有见地。吴山民进一步指出:“子美平生,要借奇事以警世,故每每说得精透如此。诗说老鹘仁慈义勇,所以感动人情;而其慷慨激昂,正欲使毒心人敛威夺魄。”就探索作者的创作意图而言,这意见也值得参考。至于浦起龙所说的“奇情姿肆,与子长《游侠》、《刺客》列传争雄千古”,则是兼就思想倾向与形象塑造两方面而言的。从形象塑造的生动性方面说,这篇诗的确可与司马迁的《游侠列传》、《刺客列传》比美。但后者写的是历史人物,属于传记文学;前者写的是几种动物,属于寓言诗。我国的寓言散文,早在先秦时代就取得了很高的成就;而寓言诗呢,直到盛唐时代还不多见,也不很成熟。杜甫的这篇《义鹘行》,把寓言诗的创作提高到新的水平,对中唐时代白居易等人大量创作寓言诗,是发生过积极影响的。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6-07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niandaishici/tssw/161057.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