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应物与滁州

韦应物(公元737—789?),长安(今西安市)人。少习武,15 岁侍卫宫廷,安史之乱中失势,折节读书,又学有所成。自称: “武皇升仙去,憔悴被人欺。读书事已晚,把笔学题诗。”(《逢杨 开府》)韦诗以山水田园著称,部分作品反映社会动乱和人民痛苦。 语言简淡,风格秀朗,受到白居易的极力推崇: “近岁韦苏州 (韦 最后任苏州刺史) 歌行,清丽之外,颇近兴讽; 其五言诗又高雅 闲淡,自成一家之言,今之秉笔者谁能及之?”(《与元九书》)可 见韦应物在中唐前期诗坛上的声誉。

德宗建中四年 (公元783),韦应物自 “尚书郎出为除州刺 史”。当时,滁州面临中原动乱、赋税繁苛的艰难处境,人民生活 窘迫。他在诗中深有感触地说:“风物殊京国,邑里但荒榛。赋繁 属军兴,政拙愧斯人。”(《答王郎中》)由于州僻事简,民风淳厚, 诗人得以优游岁月。他在《南园陪王卿游瞩》诗中说: “形迹虽拘 检,世事淡无心。郡中多山水,日夕听幽禽。”滁州期间,是他诗 歌创作的成熟时期,其名作 《滁州西涧》、《寄李儋元锡》、《寄全 椒山中道士》 和 《观田家》诸诗,均作于此时。

在这众多山水中,诗人一再吟咏的还是城西郊的西山和西涧。 如 《游西山》、《再游西山》:

时事方扰扰,幽赏独悠悠。弄泉朝涉涧,采石夜归州。挥 翰题苍峭,下马历嵌丘。所爱唯山水,到此即淹留。

南谯古山郡,信是高人居……测测石泉冷,暧暧烟谷虚。 中有释门子,种药结茅庐。出身厌名利,遇境即踌躇。守直 虽多忤,视险方晏如。况将尘埃外,襟抱从此舒。

 

南谯,古州名。隋初改称滁州,故称“古山郡”。诗中表白诗人喜 爱滁州山水和淡泊名利的心情。

 

西山寺旁,杉木成林,翠碧可爱。他特地取来幼杉,移植窗 前,以作幽赏。如 《郡斋移杉》:

擢干方数尺,幽姿已苍然。结根西山寺,来植郡斋前。新 含野露气,稍静高窗眠。虽为赏心遇,岂有岩中缘。

 

写西涧风光的有 《西涧即事》、《观西涧瀑布》、《西涧种柳》 和 《滁州西涧》 诸诗,后诗尤为人赞赏: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 渡无人舟自横。

 

诗先写眼前实景,由涧边幽草到深树鹂鸣,有声有色,寓 “独怜 (爱)” 之意; 继以特写镜头,选取雨中春潮晚景: 野渡孤寂,小 舟自横,正与诗人孤高闲淡之心境相融,耐人体味。

 

韦应物离开长安这年冬季,朱泚在京城发动兵变称帝,德宗 逃至奉天。他在《京师叛乱寄诸弟》诗中说: “羁离官远郡,虎豹 满西京……幽谷行人绝,淮南春草生。”此时,他又想到在京的好 友李儋(字元锡,曾官殿中侍御史),便写下为人传诵的《寄李儋 元锡》诗:

去年花里逢君别,今日花开又一年。世事茫茫难自料,春 愁黯黯独成眠。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闻道欲 来相问讯,西楼望月几回圆。

 

在这时代动乱的特定背景下,诗人的春愁格外沉重。他欲归不得, 又愧对邑中的流亡,因而渴望友人前来,相互倾诉苦衷。

 

在诗人的殷切期待下,李儋果然应约而来。于是他们豪情满 怀,引吭高歌,同游琅琊胜境。滁州琅琊山,因东晋元帝司马睿 为琅琊王时避难于此而得名。唐代宗大历年间 (公元766—779), 李幼卿为刺史,与僧人法琛当山之最深处建宝应寺,是为建刹之 始。韦应物在 《同元锡题琅琊寺》诗中说:

适从郡邑喧,又兹三伏热。山中清景多,石罅寒泉洁。花 香天界事,松竹人间别。殿分岚岭明,磴临悬壑绝。昏旭穷 陟降,幽显尽披阅。嵚骇风雨区,寒知龙蛇穴。情虚淡泊生, 境寂尘妄灭。经世岂非道,无为厌车辙。

 

城中喧闹炎热,山寺却清爽宜人。寒泉淙淙,松竹幽深,花香四 溢,如登天界。诗人尽情领略这佛门静寂淡泊的神韵。他们这次 来游,距建寺时间不远,寺宇宏丽,位势险绝,幽明变化,景物 多奇。于是作者诗情勃发,在殿内挥笔题诗,以纪胜游。

 

韦应物平时亦常来琅琊山,写有 《秋景诣琅琊精舍》、《同越 琅琊山》 (与 “赵氏生辟疆”) 和 《游琅琊山寺》诸诗。在后诗中 说:

……新泉泄阴壁,高萝荫绿塘。攀林一栖止,饮水得清 凉。物累诚可遣,疲甿终未忘。还归坐郡阁,但见山苍苍。

 

山中幽境固然可以消暑清心,摆脱物累,但对邑中的“疲甿(méng, 指农民)”,始终不能忘怀,表现诗人对田家痛苦生活的关切。

 

韦应物知识渊博,精通药理。自称 “好读神农书,多识药草 名”(《种药》)。因而常与书僮去西山采集药物:“灵药出西山,服 食采其根。”(《饵黄精》)并从山家购来药苗,植于园中。在诗人 亲自培育之下,这些药苗“不改幽涧色,宛如此地生”。当花明条 翠之际,诗人盘桓园中,观赏不已:“玩悦从兹始,日夕绕庭行。” (《种药》) 诗人喜爱劳动,还亲自在园中种瓜、种茶。在诗中宣 称: “率性方卤莽,理生尤自疏。今年学种瓜,园圃多荒芜。众草 同雨露,新苗独翳如……”( 《种瓜》) 又如: “洁性不可污,为饮 涤尘烦。此物信灵味,本自出山原。聊因理郡余,率尔植荒园。喜 随众草长,得与幽人言。” ( 《喜园中茶生》)

可贵的是:韦应物身为官吏,却时常关心农家的辛劳和痛苦, 如作于此时的 《观田家》:

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田家几日闲,耕种从此始。丁 壮俱在野,场圃亦就理。归来景常晏,饮犊西涧水。饥劬不 自苦,膏泽且为喜。仓廪无宿储,徭役犹未已。方惭不耕者, 禄食出闾里。

 

农民常年辛劳,起早带晚,耕作田间,到头来却仓无储粮,徭役 不止。诗人禄食民家,深感惭疚。诗的语言朴实,感情厚重,对 稍后的新乐府诗人白居易,有着明显的影响。

 

韦应物在滁州跨三个年头,最后半年是在滁州闲居待命。他 在《岁日寄京师诸季端武等》诗中说:“昨日罢符竹,家贫遂留连 ……听松南岩寺,见月西涧泉。”于是便寓居西涧。此时他“车马 不复全”,感叹自己“为政无异术,当责岂望迁。终理来时装,归 凿杜陵田”。面对“涧树含朝雨,山鸟哢余春”(《简卢陟》) 的清 幽景物,诗人又得到莫大的慰藉。

在唐代诗人中,屡见歌咏滁州风物的篇章。但满怀深情并留 下为人传诵名篇的,当首推韦应物了,因而值得我们怀念。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10-31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ciwenzhang/mingsheng/26484.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