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绅与滁州、寿州

李绅(公元772—846),字公垂,原籍亳州,后为无锡人。宪 宗元和初年及第,入仕后屡有进退。历中书舍人、御史中丞,户 部侍郎。敬宗立,遭贬外郡。文宗大和年间迁滁州、寿州刺史。后 以太子宾客分司东都。武宗时官至宰相。《全唐诗》编其诗为四卷。

李绅是中唐重要诗人,与元稹、白居易友善。早年关心世事, 首作《新题乐府》20首。元稹读后和作12首,白居易又扩为50 首,题作《新乐府》。可见李绅在中唐新乐府运动中有首创之功。 可惜这20首已佚。但从他的《悯农》二首中,亦可窥出其组诗的 意义: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李绅经历数郡之后来到滁州,官职由司马等属吏升为郡守,心情 逐步开朗。他在《滁阳春日怀果园闲宴》诗中说:

 

西园到日栽桃李,红白低枝拂酒杯。繁艳只愁风处落,醉 筵多就月中开。劝人莫折怜芳草,把烛频看畏晓催。闻道数 年深草露,几株犹得近池台。

 

诗题下自注: “园中杂树多手植也。”诗人到任之后即于西园广植 桃李,春日繁艳,醉筵就月,把烛频看,表现诗人自得之情。

 

诗人常游琅琊山,作有《守滁阳深秋忆登郡城望琅琊》:

山城小阁临青嶂,红树莲宫接薜萝。斜日半岩开古殿,野 烟浮水掩轻波。菊迎秋节西风急,雁引砧声北思多。深夜独 吟还不寐,坐看凝露满庭莎。

 

诗人秋登郡城小阁,遥对琅琊,回忆多次登临之景,那红树青山, 半岩古寺,野水浮烟,秋菊鸣鸿,一时尽呈眼底。作者也因之心 潮起伏,诗情浓烈。

 

李绅在滁州,最值得称道的是因听琵琶妙曲而勾起无限往事, 写下七言长诗《悲善才》。诗前有序: “余守郡日,有客游者善弹 琵琶,问其所传,乃善才所授。顷在内庭日,别承恩顾,赐宴曲 江,敕善才等二十人备乐。自余经播迁,善才已没,因追感前事, 为 《悲善才》。”诗的前半是追怀往事:

穆王夜幸蓬池曲,金銮殿开高秉烛。东头弟子曹善才,琵 琶请进翻新曲。翠蛾列坐层城女,笙笛参差齐笑语。天颜静 听朱丝弹,众乐寂然无敢举。

 

诗一开始以穆王代指穆宗,拉开金銮殿中琵琶名手曹善才演奏的 序幕。继而极力形容乐声的美妙:

 

衔花金凤当承拨,转腕拢弦促挥抹。花翻凤啸天上来,徘 徊满殿飞春雪。抽弦度曲新声发,金铃玉佩相瑳切。流莺子 母飞上林,仙鹤雌雄唳明月。

 

诗接着又进行一番铺叙,渲染 “尽弹妙曲当春日”的欢乐。随之 跌入乐极生悲,穆宗谢世的叹息,诗人也因政治气候的变幻而带 来了厄运:

 

明年冠剑闭桥山,万里孤臣投海畔。笼禽铩翮尚还飞,白首生从五岭归。闻道善才成朽骨,空余弟子奉音徽。

 

诗人远谪归来,世事沧桑,当年供奉宫廷的琵琶师曹善才已谢世, 只有弟子继承演奏了。诗的结尾部分即由回想转入当今:

 

南谯寂寞三春晚,有客弹弦独凄怨。静听深奏楚月光,忆 昔初闻曲江宴。心悲不觉泪阑干,更为调弦反复弹。秋吹动 摇神女佩,月珠敲击水晶盘。自怜淮海同泥滓,恨魄凝心未 能死。惆怅追怀万事空,雍门感慨 (一作 “琴瑟”) 徒为尔!

 

先以 “南谯”点明实地,继写弹奏者精湛的技艺,不禁勾起了往 日之思和当前冷落的感慨。雍门,即雍门周,战国齐人,居雍门, 曾进见孟尝君,引琴而奏。孟尝君(姓田名文) 听后极为感动地 说:“先生之鼓琴,令文立若破国亡邑之人也。”这里借“雍门”代 指座中客弹奏出凄凉哀怨感人至深的乐曲,烘托诗人自怜身世的 无限沧桑之痛。

 

这首七言长篇叙事诗计44句,以乐声为主线,采用倒叙手法, 由远而近,将个人遭遇和世事沧桑交织到一起。诗中描摹乐声,生 动形象;抒写感慨,真挚深切。若与其密友白居易的《琵琶行》相 较,一为 “江州司马青衫湿”,一为 “南谯郡守泪阑干”,正有异 曲同工之妙。

文宗大和四年 (公元830),李绅由滁州转为寿州刺史,直到 大和七年正月离开。在此期间,诗人最为得意的是推行仁政,地 方大治,并出现奇异的“瑞物”,故在诗中反复吟唱。他在《转寿 春守……》 的诗题中特意标出 “三月而寇静,期岁 (一年) 而人 和,虎不暴物,奸吏屏窜 (斥逐)。”又在另一首 《忆寿春废虎 坑》 的诗题中说: “余以春二月至郡,主吏举所职,称霍山多虎, 每岁采茶为患,择肉于人,至春常修陷阱数十所,勒猎者采其皮 睛。余悉除罢之。是岁 (这年) 虎不复为害,至余去郡三载。”诗 中还告诫人们: “休逐豺狼止贪戾,好为仁兽答皇明。”李绅在 《寿阳罢郡日有诗十首(今存八首)与追怀不殊,今编于后,兼纪 瑞物》组诗中,又写 《虎不食人》一首。在诗前的序言中说:

霍山县多猛兽,顷常择肉于人。每至采茶及樵苏 (打柴 割草),常遭啖食,人不堪命。自大和四年至六年,遂无侵暴, 鸡犬不鸣。深山穷谷,夜行不止。得摄令 (代理县令) 和僎 (人名) 状 (陈述),称潜山县乡村正 (乡官) 赵珍夜归,中 路与虎同行至家,竟无伤害之意。

 

以上所述,是诗人据属县上报材料写成,看来有一定的真实性。虎 不食人,又与人同行,这确实值得大书特书,因而李绅在诗中抒 发得意之情: “南山白额同驯扰,亦变仁心去杀机……尔效驺虞 (仁兽。白虎黑纹,不食生物) 护生草,岂徒柔伏在淮淝!”

 

在组诗 “兼纪瑞物” 中,还有 《别连理树》一首。诗前亦有 序文:

盛唐县 (唐开元置。宋初改名 “六安”) 有连理树二株。 一株生于长乐乡百姓地内,从底两枝向上为一体; 一本 (株) 生于龙泉乡百姓徐德地内,两根隔涧水交干合为一体。 涧名 “香风”。水阔一丈五尺。

两株连理树,后者尤奇,隔涧相交,树主与场景又写得如此 具体,当是李绅亲临考察所得,故列为瑞物,引以为荣。他在诗 中说:

垂阴敢慕甘棠叶,附干将呈瑞木符。十步兰茶同秀彩,万年 枝叶表皇图。芟夷不及知无患,雨露曾沾自不枯。好住孤根 托桃李,莫令从此混樵苏。

 

甘棠,树名。又为《诗·召南》篇名,属颂扬官吏政绩的典故,本 诗即含此意。敢慕,岂敢仰慕。看似自谦,实为对政绩的自赞,诗 中借 “瑞木”表达自己的喜悦情怀。

 

在组诗中,还收有 《发寿阳分司敕到,又遇新正,感怀书 事》和 《初出淝口入淮》 二诗。李绅在寿州跨四个年头,又接连 出现“瑞物”,因而得以内调,以太子宾客分司东都,故在前诗中 得意地宣称:“渐喜雪霜消解尽,得随风水到天津。”天津,桥名, 在东都洛阳,诗人的去处,其政治上开朗心情可见。当诗人的小 舟初出淝口,又表现依依惜别深情:

东风百里雪初晴,淝口冰开好濯缨。野老拥途知意重,病 夫抛郡喜身轻。人心莫厌如弦直,淮水长怜似镜清。回首夕 岚山翠远,楚郊烟树忆层城。

 

作为官吏,李绅离开了寿阳;作为地方“瑞物”,却因他的诗而长 留人间。特别是“虎不食人”,这在《全唐诗》中也是仅有的,更 是难得的宝贵史料。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10-31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ciwenzhang/mingsheng/26486.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