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静的坟墓

〔英国〕 无名氏

我的爱人,今天风儿潇潇,

雨儿飘飘;

我只有一个坚贞的爱人,

躺在冰冷的墓窖。

“为了我坚贞的爱人我什么都干,

就像年轻小伙子一个样;

我要守在她墓畔哀悼,

度过一年零一天的时光。”

一年零一天已到期限,

墓中人开始说话开言:

“啊,是谁坐在我墓畔哭泣,

不让我安息长眠?”

“是我,我的爱人,坐在你的墓边,

使你不得安眠;

因为我渴望吻你冰冷如土的双唇,

这就是我整个心念。”

“你渴望吻我冰冷如土的双唇,

可我的气息土腥味儿太重太浊,

要是你吻了我冰冷如土的双唇,

你的来日也就屈指可数。

“在远处绿油油的花园内,

亲爱的,我们曾在那散步徘徊,

我们见过的最美的花,

已徒留花梗,凋谢枯萎。

“花梗已枯干,我亲爱的,

我们的心儿也将衰朽;

你可要乐天知命,我亲爱的,

静候上帝向你招手”。

(宣树铮 译)

爱情似乎成了青年男女的专利品,尤其是在诗歌领域,表现黄昏恋、暮年情的实在为数不多,无名氏的这首诗向我们展示了一对终生相守,至死不渝的年迈夫妻的一段不寻常的生死恋。

全诗七节可分两部分,头两节是第一部分。诗篇的开头是相当简炼的,用“风儿潇潇,雨儿飘飘”八个字一下子把老人孤寂、凄苦的感情形象化了。“潇潇”、“飘飘”两个叠音字又会使人联想到老人愁丝万缕不绝、萧索冷清不堪的心理状态,从而唤起读者的共鸣。第一节的后两句在交待自己丧偶的同时,设想亡妻也会感觉到天寒地冷,以此来表达深切、凄楚的怀念之情。这一节可以说是全诗的背景,它集描写、刻划、暗示于一体,强烈地抓住了读者的心。

第二节,老人的一段话表述了他要独守墓旁“度过一年零一天的时光”。这四季更迭,酷暑寒冬就是年轻小伙子也体力难支,由此足见老人对妻子的爱之深、情之切。这就为全诗的第二部分的墓前对话做了充分的铺垫,顺理成章地把读者从现实生活带到浪漫世界,亲耳聆听了一段缠绵哀婉、徘恻动人的生死对话。

“啊,是谁坐在我墓畔哭泣,不让我安息长眠”,墓中人与其说是被丈夫的哭声所惊醒,不如说是她自己的那颗挚爱之心从未安息过。这似怨似嗔的问话既是自己内心的坦露,又是对丈夫的怜爱。丈夫的回答直截了当地说出了她的心愿:“和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穴”。此时读者虽然看不到妻子潸然泪下的面容,但从她的话语中可见其柔肠寸断的心情,真是“悠悠我心”,愿君能解。她光是说“我的气息土腥味太重、太浊”来委婉地劝说丈夫别再到墓地来了,这潮湿阴森的地方不是你这年岁的人该来的。然后,寓情于景“远处绿油油的花园内”,我们曾携手伴游,相依相偎,而今那属于我们的爱情花朵已经“凋谢枯萎”,你千万不能为情而死,要保重身体,“乐天知命”。“我亲爱的,静候上帝向你招手。”妻子宁愿孤坟一座,也不忍看自己的丈夫日渐衰老,这是一颗怎样的心啊!作者大胆地运用了浪漫主义手法,不仅使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事写得逼真可信,而且情真意切,感人肺腑。其简洁、通俗的对话设计也是颇具匠心的,它是诗中生与死两个世界互相沟通的媒介,也是诉诸读者情感的传递工具。读者从这语浅爱深的对话中,领略到了生死都隔绝不断的未了情,真是“言有尽而意无穷”啊!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2-03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ge/waiguoaiqing/38328.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