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述的顺序

        〔作文指导〕
        叙述的顺序主要有顺叙、倒叙、插叙、补叙、平叙等。
        顺叙,是按时间的先后顺序,也就是按照时间的发展过程或人物经历的先后顺序来叙述。顺叙,叙述起来有头有尾,有发展过程,容易写得层次清楚,给人以完整的印象。但是,这种写法容易平辅直叙,因此,要注意取舍,突出重点。
        倒叙,是把后发生的事情提到前面叙述,把先发生的情节放在后面叙述,往往是把事情的结局先写出来。倒叙的“倒”,是指把结局,或者是后面发生的事提到前面来写,写完后,由“倒”回到“顺”,接下去仍旧按时间先后顺序写。运用倒叙手法,要交代清楚倒叙部分的起讫点。
        插叙,是叙述中心事件的过程中,把叙述的线索暂时中断一下,插入另一件事,用来帮助事件的展开,丰富叙述的内容。
        补叙,就是补充叙述。一般在文章后面,对前面事件的关键伏线予以披露,使之真相大白。它与插叙不同,插叙的内容,一般不是中心事件的组成部分,而补叙的内容,是中心事件的组成部分。
        平叙,是叙述两件或两件以上同时发生的事。一般是先写一件事,再写同时发生的另一件事,也就是古人说的“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就每一件事来说,是顺叙。
        顺叙
        〔作文片断007〕
        在开学两个月后,我班团支部讨论发展新团员,已经提了几个名,班主任一连声问我们还有没有。我想了好半天,才想起雷正琼来。可是,我刚提完名,教室就闹开了,都说雷正琼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李小英说:“她可爱打扮了,喜欢穿粉红色的衬衣,胸前还别着一个小星星的胸花,好像气别人没有似的。”投票结果,只有七票,没有半数。
        这几天,我在暗暗地观察雷正琼,只见她果然穿着粉红色衬衣,胸前别着一个小星星胸花。我挺纳闷,她向来是不喜欢打扮自己的呀,这里面一定有文章。我心里产生了一个谜……
        我又找了雷正琼的同桌张硕,张硕只给我提供了一个线索,说雷正琼隔壁住着一个阿婆,她常常帮阿婆做事。我立刻想到该去阿婆那里问问情况。
        星期天,我找到阿婆家,叩开了阿婆家的门,问了阿婆一些关于雷正琼的事。阿婆说:“小琼是个好姑娘,她经常帮我做事。去年我家小煜病死了,小琼有空就来安慰我。有一天,我无意中对小琼说,小煜喜欢穿粉红色衣服,戴星星胸花。过了几天,她也买了星星胸花戴上了。她要我把她当小煜看待。”听了这些话,我心中豁然开朗,谜底终于揭开了。

(徐柳)


        【简评】
        叙述的事情、人物不少: 雷正琼帮助、安慰阿婆,雷正琼给“我”的印象,团支部讨论发展新团员,教师的启发,“我”访问调查。由于作者采用顺叙的方法,把雷正琼戴胸花作为一个谜,按发现谜,解开谜,以时间先后顺序来安排,叙述层次分明,条理清楚。
        〔作文片断008〕
        这时,一直在旁边慈祥地望着我们的妈妈开口了,声音有些沙哑(这些天她也没少忙着):“总算盼到一套满意的房子了。来,现在我们开个‘家庭会议’,看看这几个房间怎么个分配法。”
        “同意!”我和哥哥举双手赞成。
        “鸣鸣,全家你最小,你先挑吧!”妈妈向来是最疼我这个小儿子的。
        “我? 我的事不急,你们先挑。”为了显示一下自己的高姿态,我故作豁达地推辞,其实心里有了小算盘: 全家我最小,大家肯定不会先挑好的。到那时,朝南的那间阳光充足的居间的主人,舍我其谁? 然后,我再转赠给妈妈——我们这个家庭中劳苦功高的“功臣”。我暗暗得意。
        “那好,弟弟不要,我先挑!”坐在边上的哥哥似乎早就按捺不住了,我的话音刚落,他就“跳”了起来。“妈妈,我先问一问,是不是居间分给谁,就由谁自己支配?”
        “那当然,随便你们怎样安排。”妈妈总是那么慈祥、随和。
        “太好了,我要朝南的那一间!”
        “什么!”我险些从凳子上蹦起来。想不到一向老实的哥哥会变得那么“鬼”。妈妈似乎也对哥哥这个举动颇感意外——哥哥一向是事事由我的性子的。但妈妈随即又宽容的一笑,拿起放在她面前的那三把金灿灿的房间钥匙中的第一把,放到哥哥手中。眼看哥哥得意地接过钥匙,我真恨得牙痒痒的。
        不料,哥哥把刚拿到手的钥匙又毕恭毕敬地捧到妈妈面前。只听得哥哥说道:“妈妈,爸爸去世得早,您一个人把我们两兄弟拉扯大,够辛苦的了,这个房间理应由你来住。”说罢,他把钥匙放到了妈妈的手中。
        原来如此! 想不到我和哥哥想到一个点子上去了——他也知道要是直接先让妈妈挑,妈说什么也不会选那个朝南房间的。这真是兄弟俩心心相通哪!
        “不,这个房间是你选了的,我怎能要呢?”眼见妈妈又要像往常那样推辞,我急了,蹭地站了起来:“妈妈,您这十几年来为我们付出的已经太多,现在您总不会把我们为母亲尽一点孝心的权利也剥夺了吧?”我顿了顿,鼻骨酸酸的,“再说,您刚才不是答应过,房间分给谁,就由谁全权处理? 现在可不能反悔呀!”
        妈妈的眼眶有些红,睫毛似乎也湿了。她想了想,说道:“好,你们懂事了,体贴我,这房就归我了。”
        “不过这房间我还是不能住。”妈妈冷不丁地又冒出这么一句。“怎么,妈妈……”我和哥哥不解地望着妈妈。妈妈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说:“你们对我体贴,这我知道,但你们也不能剥夺我尽孝心的权利呀! 你们的外婆当初也为我们几个子女操尽了心,我打算把她从乡下接来,也让她享几年清福。这房间么,就留给外婆吧!”
        “同意!”我和哥哥又一次举起了双手。

(张鸣)


        【简评】
        顺叙,应避免平铺直叙。上面这个片断,按“家庭会议”进展顺序记叙,波澜起伏。
        记叙分配新房间的“家庭会议”,喜气洋洋的气氛,浓浓的情浪。兄弟俩心心相印,孝敬母亲;结尾呢,是母亲孝敬母亲,儿子体谅母亲,外孙孝敬外婆: 孝心代代相传。
        倒叙
        〔作文片断009〕
        “呜——”一声汽笛响起,台上的我匆匆带着“孩子们”下船。随着那散乱的人影的消失,墨色的大幕徐徐降下,我们的独幕改编剧《认钱不认人》终于以成功告终。当我听着台下如雷的掌声,看着评委亮出的高分,接受着同学们的祝贺时,这半个多月来辛苦排练的情景不禁浮现在眼前,我心中的感觉,实在分不出是甜,是酸,还是一丝淡淡的苦涩。
        半个月前……
        台下的又一次掌声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我接受着朋友们的再一次的祝贺,眼中却又闪出了泪花。我终于明白了“成功”两字的真正价值。失败的痛苦,不畏惧失败的毅力,才筑成了这可喜的成功;数不尽的泪水、汗水,才凝成了这可喜的成功!

(柏之蕾)


        【简评】
        先写演出成功,在掌声中,用“这半个多月辛苦排练的情景不禁浮现在眼前”引出倒叙,叙述这半个多月来的酸甜苦涩。倒叙结束,用“台下的又一次掌声”与开头的“掌声”照应。掌声……半个月前……又一次掌声,清晰地交待了倒叙的起讫点,衔接自然紧密。
        〔作文片断010〕
        紧张的期末考试结束了。我捧着沉甸甸的成绩单,看着一个个来之不易的高分,甜甜的泪水禁不住顺脸颊流下来。朦胧中,我仿佛又看见了父亲那佝偻的背,粗糙的手……
        父亲是个普通工人,默默无闻,平凡无奇。由于父亲幼年生活年代的原因,上学的梦成了泡影。父亲常爱抚摸着我的头,用他疲惫沙哑的声音一次次地向我描述不识字的苦。那时幼稚无知的我哪能听进去这些,于是一面唯唯诺诺,一面想着动画片该开始了,蝉儿该叫了……
        上初中后,我愈发贪玩了。为此,我付出了沉痛的代价,一次数学考试竟考个不及格。我拿着成绩单怯生生地颤颤地交给父亲,我低着头,努力地忍着泪,使劲揉搓着衣角,还不时用眼角的余光偷瞥着父亲。父亲的脸越来越阴沉、浓重,粗眉不由自主地抖动着,剑一般的目光刺向那张薄纸,仿佛要把它看穿。“跪下!”突如其来的一声炸雷,惊得我腿一软,“扑通”跪在地上,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成串落下。爸爸本已扬起了蒲扇般的大手对着我的脸打来,可当他看到我的泪水,在空中顿了顿,终于无力地垂下了手。长长地喟叹一声,跌坐在椅子上。我仰起脸,刚想分辩几句“题目难,时间不够”之类的话,但映入眼帘的爸爸,苍苍面容,根根白发,使我猛地一怔。曾几何时,父亲竟有了这许多白发? 我忍不住仔细打量起父亲,眼角的鱼尾纹和嘴角的胡茬清晰无比,青筋暴跳的大手上老茧层层,竟刺得我两眼生疼,不敢逼视。更让我惊诧的是,父亲原本魁梧挺直的身板居然微微有些佝偻。我知道这是工作的重担,生活的重压,压弯了他的腰……“爸,是我不好,是我不争气,你打我吧!”我哭着喊。爸爸深情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拉起我,擦去了我的泪,用疲惫沙哑的声音说:“知道了,只要好好用功,还是好孩子。”
        经过那件事之后,我用功多了。每当我想偷懒时,就不由想起了父亲佝偻的背,粗糙的手……于是我便又打起精神学习了。现在我捧着沉甸甸的成绩单时,真想说:“爸爸,是你促使我进步的。”

(安徽省一考生)


        【简评】
        这是安徽省1997年中考优秀答卷。记叙的顺序是倒叙,先写成绩单、高分,然后引出回忆,写父亲对自己的教诲和激励,末段又回到成绩单。从构思角度看,是由果溯因,先写“果”,“一个个来之不易的高分”;然后追溯获得高分的原因,是父亲促使“我”进步;最后又归结到“果”。这样写,突出矛盾,强调重点,感染力强,能紧紧地抓住读者。
        插叙、补叙
        〔作文片断011〕
        “……你的来信和寄来的作文,我已收到,你写的这篇作文,从总体上来说,写得很好,但缺点也较明显,词藻过于华丽,给人一种华而不实之感……”我手捧着好友夏云的复信,细细地阅读着,望着她那娟秀而熟悉的字迹,我的耳鼓里好像真的感觉到夏云在对我说话。
        夏云,我中学时代的好朋友,对文学的共同爱好与兴趣使我们结成了一对好友,如今,虽然我们身处异地,但我们的友谊,又何尝间断过呢?
        读初二的后半学期时,由于爸爸调动工作,我也随爸爸来到县城,在县一中上学,凑巧,我被安排与夏云同座。听老师介绍说,夏云各科成绩都不错,还特别喜欢写诗、写散文,上初一时,她的《运河情》散文就曾经获得我们县“珠湖笔会”征文的中学生组二等奖呢!她待人很热情,不到半日,我就与她交上了朋友。
        ……
        后来,我因外语科成绩差,便在初二留了一级,这样,她便先我一年考取了重点高中,由于不在一个学校读书,我们便暂时分别了,但尽管如此,我们之间的友谊却没有间断过。共同的兴趣,使我们成了好朋友。
徐柳,张鸣,柏之蕾,安徽省一考生,徐飞

(徐飞)


        【简评】
        这是开头的片断和结尾,自然地运用了倒叙、插叙和补叙。
        开头写好友夏云来信,以倒叙形式引出对过去生活的回忆;接着用“听老师介绍说”引出插叙。倒叙从初二后半学期时开始,老师介绍的内容,在时间上还要早些,是叙述初二后半学期的事情时,插入初一的事情;最后一段,补叙有关情况,与文章开头照应,前后浑然一体。
        〔作文片断012〕
        上了中学以后,听说我家附近的岳麓书院,也是一所古老的学府,不但在中国,而且在全世界也是数它的历史最为悠久。经过几年的修葺、整理,当它作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接待五洲四海的游客时,我怀着敬慕的心情前来瞻仰。
        书院座落在绿树成荫的岳麓山下。走进那扇墨漆的近三米高的大门,只见古木参天,幽静雅致,“台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深深庭院中,平铺着一条石板路,向内延伸。两旁回廊、厢房的四周,树木花草苍翠淡雅,隐隐之中透出一种庄严的气息。参观的人虽多,但大家都只是细心地观赏着,轻轻地挪动着自己的步履,偶尔彼此低声交谈,啧啧称颂,很少有人高声喧哗,生怕扰乱了这学府殿堂的庄重肃穆。
        穿过两个结构相仿的四合庭院,我来到了“忠孝廉节堂”。读罢堂上的《岳麓书院记》,方才初步了解它的悠久历史。原来,早在唐末五代,这里已有僧人办学;至北宋开宝年间,潭州太守朱洞正式创建岳麓书院,至今已逾千年。至南宋时,著名理学家张栻受聘主持书院,正式确立了“造就人才,以传道济斯民”的办学方针,当时许多名士、学者如朱熹、陆九渊、陈傅良等都前来讲学。由于学风谨严,气氛活跃,书院声名鼎沸,冠于“四大书院”之首。后经元、明、清历朝沿袭不变,直到清末改革学制,成为湖南高等学堂,辛亥革命后更朝“新学”发展;至1926年定名为湖南大学。

(颜强)


        【简评】
        这是瞻仰岳麓书院的片断。记叙的中心是参观岳麓书院,在记叙参观过程中,用“原来”提挈,插叙介绍书院的历史、演变过程。这段插叙,具体印证了开头说的,这是一所“不但在中国,而且在全世界也是数它的历史最为悠久”的学府,从而使内容更充实,突出了主题,增添了文采。
        〔作文片断013〕
        二○八病房的一号病床上,孤零零地躺着一位患肝腹水的老人。老人头发花白,脸颊蜡黄,身体浮肿,眼里充满了凄凉。
        那是一个闷热的天气。邻床病人的床前都来了许多人: 儿子、女儿、媳妇、孙子……挤在床前问这问那,说说笑笑,好不热闹。可她的床前,除了那早已买的两袋甜果冻和身边的老伴外,别无他人,冷冷清清。终于,她哭了,那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涌出两串泪水:“为什么他们不来看我?我等了这么多天,为什么不来?”“唉!”老伴叹了口气,默默地走了开去。
        天,渐渐地黑了。
        “奶奶。”稚嫩的童音在她耳边响起。她的身子猛地一颤,一下子坐了起来,似乎精神好了许多。“小孙孙!”她激动地说着。又看见媳妇也站在门口,忙招呼着:“阿英,快进来坐。”
        “噢,不了,我们马上就走。”穿着入时的媳妇瞟了一眼病房,好像一走进病房病就会传染她一身,她就要成为天下第一大不幸的人似的。
        可老人却还没听出弦外之音,忙用两个指头拎起袋甜果冻给孙子。孙子看了看门外的母亲,没接。老人忙说:“这干净,我刚叫老头子买来,没碰过。”媳妇这才走进门来拿过甜果冻,边塞进提包边说:“我们走了。”说着拉起儿子出了病房,头也不回。只听见那双高跟鞋还在“笃笃”作响。
        这时,老人的小女儿走了进来。“你知道吗?今天你大嫂来看过我了。还有我的宝贝孙子。”老人兴奋地诉说着。
        “知道,是爸爸去叫的。好说歹说才来的。还有,你是不是给孙子果冻了?他妈呀,还嫌脏呢,出门就甩进了垃圾箱。正巧让我撞见。”小女儿是个直性子。
        “噢,”老人那闪亮的眸子又黯淡了下去,自我解嘲似地说:“那我给她钱时,她怎么不嫌脏,不丢掉呢?”
        老人的心在滴着血,她的伤口无法愈合。

(金钰)


        【简评】
        这是记病房中的事,是先用“伏笔”后补叙的例子。老人病重,充满凄凉。承“凄凉”,写老人盼望“他们”,“他们”却不来看望的悲哀。“老伴……走了开去”一句是伏笔;既而文势一转,媳妇、孙子居然出现在病房。老人“一颤”,“精神好了许多”,激动地招呼,忙着给孙子吃的。媳妇虽然只昙花一现,拉走了孙子,老人却仍眉开眼笑;进而小女儿进来了,事情又陡转。小女儿的一段话是补叙,挑明了真相,老人“又黯淡了下去”。最后,老人自我解嘲,是对媳妇的丑态的揭露;老人的伤口无法愈合,是媳妇的残忍。老人病重,但是,外表入时的媳妇的“病”,不是更重吗?
        平叙
        〔作文片断014〕
        我的爸爸和妈妈都在各自的“责任田”中辛勤耕耘。
        妈妈眷恋着村里分给的那块“责任田”,经年累月,披星戴月,像一头奋蹄的老牛,泥里水里,风里雨里,不停地耕耘着,不知洒下了多少辛勤的汗水……
        爸爸呢,也有自己的“责任田”,不过它不能用“亩”来丈量,收获也不能按“斤”来计算,那是一块无形却又崇高的“责任田”。爸爸守着它,早起晚睡,精心耕耘,为的是耕去荒芜,耕去贫瘠……
        有耕耘自有收获。当大地母亲回敬一次次丰盛的收获,妈妈的脸上便露出丰收的喜悦。
        爸爸呢,喜悦之情也不亚于妈妈。当一届届、一批批的莘莘学子从他的“责任田”中走出,成为祖国一代合格公民的时候,爸爸心里又是何等的欢欣! 尽管他背驼了,眼花了,人老了,可他却感到欣慰。在他眼里,太阳底下没有比在育人的“责任田”中耕耘更幸福的了。
        耕耘意味着开拓,耕耘意味着奉献。祖国的东南西北中又有多少人像我的爸爸和妈妈那样在各自的“责任田”中耕耘呢!耕耘换来了五谷,耕耘织出了“锦裳”,祖国的现代化将在人们奋力耕耘中实现。

(周爱红)


        【简评】
        开头一段引出后,下面四段是两个层次的平叙。“妈妈”、“爸爸”耕耘各自的“责任田”,在时间上是“同时”的,先叙述“妈妈”的,再叙述“爸爸”的。接着从“有耕耘自有收获”过渡,“妈妈和爸爸”的收获,也是“同时”的,也是先写妈妈丰收的喜悦,再写爸爸“丰收”的欢欣、欣慰和幸福。
        〔作文片断015〕
        事情得从一天中午说起。这天天气晴朗,太阳暖烘烘的。隔壁马伯伯家把被子、枕头搬出来晒,摆满了整个院子。他楼上住着一对小夫妇,小李叔叔和小张阿姨小两口一大早就起来把衣服什么的洗了,挂满了阳台。这本来都很平常,但事情就在楼上的没把衣服拧干,水直往下滴,把楼下的棉被打湿了。这下可不得了。只听马伯伯喊道:“哎呀,谁这么缺德呀,没长眼吗?”小李叔叔连忙说:“啊呀,不是故意的,真对不起。”可马伯伯还喋喋不休的骂,小张阿姨听不下去了:“不就是湿了一小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道个歉就是了,犯不着吵吵嚷嚷的嘛——你还要怎么样呢?”于是,一场“舌战”开始了,谁也不让谁。
        我在一旁闷声不响地想对策。对,有了。我把被子抱回家,用电风扇吹着。暖暖的风一吹,不一会儿便干了。我喜孜孜地拿着被子走到院子里,装着大人的腔调说:“好了,好了,这被子不是干了吗?”他们同时把头伸出来看,又疑惑地看看我,我只是诡秘地笑了笑……。以后,大家又变得和和气气了。我把自己当作纽带,把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连结起来。——人们只要相互宽容,彼此多一些理解,那么生活将变得无比美好。

(程远)


        【简评】
        开头是顺叙,“于是,一场‘舌战’开始了,谁也不让谁。我在一旁闷声不响地想对策。对,有了。我把被子抱回家,用电吹风吹着。暖风一吹,不一会儿便干了。”这是平叙。马伯伯与小张阿姨的“舌战”与“我”想对策、暖风吹被,是同时发生的。平叙后又合拢顺叙。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20-01-02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zuowen/fenlei/258288.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友情链接:食功效   可可诗句大全    可可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