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后汉三贤赞三首》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王充者何?会稽上虞,本自元城,爰来徙居。师事班彪,家贫无书。阅书于肆,市肆是游,一见诵忆,遂通众流,闭门潜思,论衡以修。为州治中,自免归欤,同郡友人,谢姓夷吾,上书荐之,待诏公车,以病不行,年七十余。乃作养性,一十六篇。肃宗之时,终于...

韩愈《读《墨子》》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儒讥墨以上同、兼爱、上贤。明鬼。而孔子畏大人,居是邦不非其大夫,《春秋》 讥专臣,不上同哉?孔子泛爱亲仁,以博施济众为圣,不兼爱哉? 孔子贤贤,以四科进弟子,疾殁世而名不称,不上贤哉? 孔子祭如在,讥祭如不祭者,曰:“我祭则受福。”不明鬼哉...

韩愈《读《荀子》》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始吾读孟轲书,然后知孔子之道尊,圣人之道易行,王易王,霸易霸也。以为孔子之徒没,尊圣人者,孟氏而已。晚得扬雄书,益尊信孟氏,因雄书而孟氏益尊,则雄者亦圣人之徒欤! 圣人之道,不传于世。周之衰,好事者各以其说千时君,纷纷藉藉相乱,《六经》...

韩愈《宫市》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旧事: 宫中有要市外物,令官吏主之,与人为市,随给其直。贞元末,以宦者为使,抑买人物,稍不如本估。末年不复行文书,置白望数百人于两市并要闹坊,阅人所卖物,但称“宫市”,即敛手付与,真伪不复可辨,无敢问所从来,其论价之高下者。率用百钱物...

韩愈《五坊小儿》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贞元末,五坊小儿张捕鸟雀于闾里,皆为暴横,以取钱物。至有张罗网于门不许人出入者;或有张井上者,使不得汲水,近之,辄曰:“汝惊供奉鸟雀!”痛殴之,出钱物求谢,乃去。或相聚饮食于肆,醉饱而去。卖者或不知,就索其直,多被殴骂;或时留蛇一囊为质...

韩愈《李实》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实谄事李齐运,骤迁至京兆尹,恃宠强愎,不顾文法。是时春夏旱,京畿乏食,实一不以介意,方务聚敛征求,以给进奉。每奏对,辄曰:“今年虽旱,而谷甚好。”由是租税皆不免,人穷,至坏屋卖瓦木,贷青苗以应官。优人成辅端为谣嘲之,实闻之,奏辅端诽谤...

韩愈《五箴并序》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人患不知其过。既知之,不能改,是无勇也。余生三十有八年,发之短者日益白,齿之摇者日益脱,聪明不及于前时,道德日负于初心,其不至于君子而卒为小人也,昭昭矣!作《五箴》以讼其恶云。 游 箴 余少之时,将求多能,蚤夜以孜孜。余今之时, 既饱而嬉...

韩愈《子产不毁乡校颂》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我思古人,伊郑之侨。以礼相国,人未安其教。游于乡之校,众口嚣嚣。或谓子产: 毁乡校则止。曰:“何患焉? 可以成美。夫岂多吉? 亦各其志。善也吾行,不善吾避,维善维否,我于此视。川不可防,言不可弭。下塞上聋,邦其倾矣!”既乡校不毁,而郑国以理...

韩愈《伯夷颂》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士之特立独行,适于义而已,不顾人之是非,皆豪杰之士,信道笃而自知明者也。一家非之,力行而不惑者,寡矣; 至于一国一州非之,力行而不惑者,盖天下一人而已矣; 至若于举世非之,力行而不惑者,则千百年乃一人而已耳。若伯夷者,穷天地亘万世而不顾者...

韩愈《感二鸟赋》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贞元十一年,五月戊辰,愈东归。癸酉,自潼关出息于河之阴,时始去京师,有不遇时之叹。见行有笼白乌、白鸜鹆而西者,号于道曰:“某土之守某官,使使者进于天子。”东西行者,皆避路,莫敢正目焉。因窃自悲,幸生天下无事时,承先人之遗业,不职干戈、...

韩愈《欧阳生哀辞》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欧阳詹世居闽越,自詹已上,皆为闽越官,至州佐、县令者,累累有焉。闽越地肥衍,有山泉禽鱼之乐,虽有长材秀民,通文书吏事与上国齿者,未尝肯出仕。 今上初,故宰相常衮为福建诸州观察使,治其地。衮以文辞进,有名于时; 又作大官,临莅其民;乡县小民...

韩愈《殿中少监马君墓志》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君讳继祖,司徒、赠太师北平庄武王之孙,少府监、赠太子少傅讳畅之子。生四岁,以门功拜太子舍人,积三十四年,五转而至殿中少监,年三十七以卒。有男八人,女二人。 始余初冠,应进士,贡在京师,穷不自存,以故人稚弟,拜北平王于马前,王问而怜之,...

韩愈《南阳樊绍述墓志铭》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樊绍述既卒,且葬,愈将铭之,从其家求书,得书号《魁纪公》者三十卷,曰《樊子》者又三十卷,《春秋集传》十五卷,表笺、状策、书序、传记、纪志、说论、今文赞铭凡二百九十一篇,道路所遇及器物、门里杂铭二百二十,赋十,诗七百又十九,曰:多矣哉,...

韩愈《故太学博士李君墓志铭》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太学博士顿丘李于,余兄孙女婿也。年四十八,长庆三年正月五日卒,其月二十六日,穿其妻墓而合葬之,在某县某地。子三人,皆幼。 初于以进士为鄂岳从事,遇方士柳泌,从受药法,服之,往往下血,比四年,病益急,乃死。其法: 以铅满一鼎,按中为空,实...

韩愈《故幽州节度判官赠给事中清河张君墓志铭》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张君名彻,字某。以进士累官至范阳府监察御史。长庆元年,今牛宰相为御史中丞,奏君名迹中御史选,诏即以为御史。其府惜不敢留,遣之,而密奏:“幽州将父子继续不廷选且久,今新收,臣又始至,孤怯,须强佐乃济。”发半道,有诏以君还之,仍迁殿中侍御...

韩愈《试大理评事王君墓志铭》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君讳适,姓王氏。好读书,怀奇负气,不肯随人后举...

韩愈《贞曜先生墓志铭》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唐元和九年,岁在甲午,八月己亥,贞曜先生孟氏卒。无子,其配郑氏以告,愈走位哭。且召张籍会哭。明日,使以钱如东都供葬事,诸尝与往来者,咸来哭吊。韩氏遂以书告兴元尹故相余庆。闰月,樊宗师使来吊,告葬期,征铭,愈哭曰。呜呼! 吾尚忍铭吾友也夫...

韩愈《柳子厚墓志铭》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子厚讳宗元。七世祖庆,为拓跋魏侍中,封济阴公。曾伯祖奭,为唐宰相,与褚遂良、韩瑗俱得罪武后,死高宗朝。皇考讳镇,以事母,弃太常博士,求为县令江南。其后以不能媚权贵,失御史;权贵人死,乃复拜侍御史,号为刚直。所与游,皆当世名人。 子厚少精...

韩愈《祭田横墓文》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贞元十一年九月,愈如东京,道出田横墓下,感横义高能得士,因取酒以祭,为文而吊之。其辞曰: 事有旷百世而相感者,余不自知其何心;非今世之所稀,孰为使余歔欷而不可禁!余既博观乎天下,曷有庶几乎夫子之所为;死者不复生,嗟余去此其从谁! 当秦氏之败...

韩愈《祭鳄鱼文》原文、赏析和鉴赏

韩愈 维年月日,潮州刺史韩愈,使军事衙推秦济,以羊一、猪一,投恶溪之潭水,以与鳄鱼食,而告之曰: 昔先王既有天下,烈山泽,网绳擉刃,以除虫蛇恶物为民害者,驱而出之四海之外。及后王德薄,不能远有,则江汉之间,尚皆弃之,以与蛮夷楚越,况潮岭海之...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