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最出名的送别诗词,《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赏析

【解题1】
 
此诗约作于开元十六年(728)暮春。黄鹤楼:故址在今湖北武汉市武昌蛇山黄鹤矶上。相传始建于三国吴黄武二年(223),历代屡毁屡建。传说费祎登仙,每乘黄鹤于此憩驾,故号黄鹤楼。孟浩然(689—740):唐代诗人,李白好友,见《夏日南亭怀辛大》诗“作者小传”。之:往。广陵:今江苏扬州。诗中不仅写尽题面,而且创造出繁花似锦、深情送别场景,“语近情遥,有手挥五弦、目送飞鸿之妙。”(《唐宋诗醇》卷六)后二句写久立江边怅望帆影尽,托出友情之深,意境含蓄,馀味无穷。
 
【解题2】
唐 代李白的七言绝句。黄鹤楼,旧址 在今湖北武汉市蛇山的黄鹄矶头, 背依蛇山,下临长江。之,往, 去。广陵,东汉有广陵郡,隋改称 扬州,唐天宝元年 (742) 又改为 广陵郡,故址在今江苏省扬州市东 北。这是李白在黄鹤楼送孟浩然去 广陵的送别诗。原诗是: “故人西 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 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 意思是,老朋友在西边告别黄鹤 楼,在繁花似锦的三月东下扬州。一 片帆影远远消失在水天相接之处, 只看见滚滚长江向天边奔流。这是 一幅送别图,依依惜别之情就从这 幅图画里自然流露出来。
 
【解题3】
唐诗篇名。七绝。李白作。见《李太白全集》卷一五。一本无“黄鹤楼”三字,一本“之广陵”作“下维扬”。约作于开元十六年(728)暮春。黄鹤楼,故址在今湖北武汉蛇山黄鹤矶上。孟浩然,襄州襄阳(今属湖北)人,唐代著名诗人,李白好友。广陵,今江苏扬州。全诗为:“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前两句交待送别之处、送别之时和送往之地,后两句选取孤帆远影的典型江景,烘托离别深情。通篇抒写对故人的情谊,言近旨远,醇厚隽永。尤其后两句是情景兼融,富有韵味的送别名句。唐汝询评曰:“帆影尽则目力已极,江水长则离思无涯。怅望之情,俱在言外。”(《唐诗解》)此诗为李白七绝中脍炙人口的佳作。
 
 
【全诗】
 
.[唐].李白.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注释】
 
①故人:旧友,指孟浩然。上年秋冬间李白北游汝海(今河南临汝),途经襄阳,已与孟浩然结识,故此次在黄鹤楼得称“故人”。西辞:黄鹤楼远在广陵之西,故云。②烟花:形容春天繁花若雾的景象。③影:一作“映”。碧:一作“缘”。空:一作“山”。陆游《入蜀记》卷五云:“八月二十八日访黄鹤楼故址,太白登此楼送孟浩然诗云:‘征帆远映碧山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盖帆樯映远山尤可观,非江行久不能知也。”
 
【翻译】
 
故人西辞黄鹤楼,老朋友面西辞别这黄鹤楼,
 
烟花三月下扬州。在日暖花繁的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伫江边望帆影在碧空消失,
 
惟见长江天际流。只见长江在那天尽处奔流。
 
【赏析】
      这首送别诗,充满诗情画意,是传诵千古的佳作。

     诗人所写的送别地点是湖北武昌西的黄鹤楼,送别的友人是李白所敬仰的前辈诗人孟浩然。这次与旧友分别正逢明媚的阳春,友人将去的地方是广陵,即今江苏省扬州市,它是江南名城,风光旖旎。这必然有无限的深情需要抒写。然而,诗人却将无穷的意蕴浓缩在四句之中,要在狭窄的天地中施展自己的艺术才华。
 
      李白的不少长篇歌行常常下笔震纸,气势非凡,给人以惊心动魄的艺术感染力。然而他的绝句开端往往平易自然,并不突兀挺拔,仿佛看不出太深的匠心。诗人在首二句往往只作环境或起因的简单叙述,这首诗也不例外。首二句娓娓道来,交待出送别的时地和友人的去向,简洁明白。然而,这恰是锤炼无痕的妙笔,为三四句的尽情挥洒作了充分的铺垫。既避免了开端将话说得太尽,有首无尾的弊病,又给人以渐至佳境的艺术感受。
 
       下笔点明“故人”,可见此次送别非同一般。又何况在天下名胜黄鹤楼话别,再加上客中送客,自然十分惋惜。既点了题,又创造出送别气氛,用笔省净。“辞”字很传神,形象地刻画出友人此时的心态,故人仿佛在江中向黄鹤楼一挥手,便乘船东去了。领略过江夏一带美丽的风光后,故人的心已飞走了。飞向何处?“烟花三月下扬州”紧相接应,既呼应“西辞”,又补充交待送别的时节,“烟花三月”,包蕴丰富,体现了诗人敏锐的审美感受。“烟花”二字,极为生动地展现了江夏一带垂柳如烟、繁花似锦的一片溶溶春色。“下”字,从上流而下之意,因为武昌在扬州上流,故说“下扬州”,而扬州也是烟花之地,故沿途和大江南北,都笼罩在无限温暖的春光之中。故孙洙《唐诗三百首》赞此句诗为“千古丽句”。送别的气氛被渲染得浓郁热烈。在这以前诗人已经到过扬州,领略过江南名城的山水风物,故字里行间,也流露出诗人对江南春景的向往,一洗送别诗的悲酸之态。
 
       末尾两句,诗人淡笔勾勒出一幅绝妙的图画。因为诗人是站在黄鹤楼上远望,所以境界显得特别开阔。画面的“孤帆”与“碧空”两个意象形成一种强烈的对比感。在广阔的江水、碧空映衬下,这一片白帆,虽小而鲜明。“远影”是点睛之笔,它有两层意义、两种作用: 首先它使一片孤帆在大江中远去的画面具有一种奇妙的动态。这一片白帆离诗人越来越远,逐渐看到的是很小的影子,最后消失在碧空的尽头,多么逼真! 其次,“远影”是诗人所见,所以画面的背后,可以想见诗人久久佇立、翘首远望的情态,从而栩栩如生地刻画出了诗人的惜别之情。末一句,情景交融,妙合无痕。友人的白帆消失了,诗人还有远望,望到的只有不尽的长江水滚滚滔滔。诗人的一腔友情,随一片白帆远去,诗人的无限神往,也与一江春水合流,伴友人奔向扬州。
 
       这首诗,是李白青年时代的作品,情调乐观、高昂、送别朋友之际只是略有一丝怅惘之情,故全诗境界广阔,展示了诗人青年时代的青春活力。诗人没有一句直接抒发惜别之情,而是融情入景,“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欧阳修《六一诗话》引梅圣俞语)诗人用似淡实浓的笔触,将惜别之情寄托于阳春的烟柳、繁花、飞逝的白帆、滚滚的江水之中,含而不露,耐人寻味。诗的语言含蕴深厚,真有片言可以明百意的艺术力量。它既有写景诗所展现的优美意境,更具有送别诗悠远的情韵。通篇措语俊逸,缀景阔大,一片神行,含蕴无穷,真是千古传诵。
 
 
【鉴赏】
     李白 《赠孟浩然》 诗曰: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崇敬、钦仰之情,无以复加。开元十六年暮春,李白于黄鹤楼送孟浩然去广陵。临别之际,友情别意熔铸成这首千古不朽的名诗,它以完美的人性陶冶着人们的心灵。
 
     诗的开端一句,从平叙中点明与故人分别在即,故人在黄鹤楼中和李白辞别,就要向东方进发了。“故人”一词,称谓亲切动情,表明两人是故旧之交,含有客中相会故人的喜悦之情与豪爽率直的性格。于黄鹤楼相会送别,更具情趣。沐浴着秀美风光,波涛的洗涤,更有飘然欲仙之感,化于大自然之中。然而当老朋友告辞之时,不免有依恋、孤寂之感。“辞”字准确地刻画出心理定势失去了平衡之态。不是两心相系,两心相依,怎会有此心理的变化呢! 这句诗叙事平直,开门见山,但却深情依依,铭刻在心。
 
      “烟花三月下扬州”,点明故人所去之地,渲染了送别的环境美与烟岚漫漫的氛围。暮春三月,花草芳香,风和日丽。登高临远,放眼望去东方,一路烟花烂漫,直至扬州名都,真是美不胜收。它将为故人伴游。可以慰藉故人羁旅的孤寂之情。诗人因此而略感欣慰自豪,平抑了愁绪翻腾不已的心理。描写意象的生机勃勃,境界壮阔优美,正吐露出盛唐时代的朝气蓬勃,努力向上的时代精神,盛世的美音。是美的祝愿,友情的颂歌。又是诗情的升华,由低抑而骤至高昂。
 
        诗的三、四两句一气贯下,剖示出内心的深沉持久的心理定势。站在江边目送故人的孤帆,渐行渐远,终至没于碧空尽处。孤帆虽不见了,可送友的思绪却像长江之水,相送孤帆,寸步不舍。凝神呆望,忘掉了自己身在江边。不是友情之深,何以至此。以孤帆远去、消没的艺术形象作结,虽未言别,但别情离绪却充满着碧空,有如长江水流,波涛汹涌,永无休止。再次表现出他们的友情的深厚真挚。
 
      这首友情诗以平淡的文字,不用典,不雕饰,却刻画出壮美的送别画面,赞美着纯洁淳美的人性,表现为诗情画意之美,遂成为送别诗中的绝唱。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2-09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zuozhe/libai/mingshishangxi/38390.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