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夏口至鹦鹉洲望岳阳寄元中丞

2018-06-03 可可诗词网-刘长卿 https://www.kekeshici.com

诗词简介
     这首诗当是作者在唐肃宗至德年间任鄂岳转运留后,出巡到夏口一带时所作。夏口,即湖北省武昌。诗中对贬于岳阳的元中丞,表示怀念和同情。

     诗的写法很别致。首联作者由所见身边景物的触动,而联想到贬于洞庭湖畔岳阳城中的元中丞。末联以被贬长沙的贾谊比元中丞,对元中丞的被谪贬表示同情。中间二联写景,而且都是上句写眼前所见景色,下句写想象中元中丞所在岳阳的景象。二联,前句写自夏口至鹦鹉洲所见晚景,即鸟儿斜飞过江;后句写洞庭湖畔秋水连天,水天一色。三联,上句写作者听到寒风中传来的汉阳城吹号角的声音,用一个“寒”字同“洞庭秋水远连天”句的“秋水”意相连接;下句写作者想象中元中丞在岳阳的境况:独居临江的戍楼,傍晚戍楼下停靠着来往的船只。用一个“夜”字同“汉口夕阳斜渡鸟”句的“夕阳”意相连接。对岳阳一带境况的描写虽都是想象之词,但都切合当地自然环境的特点。这样,不仅扣住了诗题,而且通过所描写的广阔的自然景色与境界,将二人联系了起来,体现出诗人对友人的深厚情谊。全诗通篇语言圆熟,意境开阔,结构严谨,是艺术上较为成熟的作品。
 

  • 原文
  • 拼音
  • 繁体
  • 《自夏口至鹦鹉洲望岳阳寄元中丞》
    .[唐].刘长卿.
    汀洲无浪复无烟,楚客相思益渺然。
    汉口夕阳斜渡鸟,洞庭秋水远连天。
    孤城背岭寒吹角,独戍临江夜泊船。
    贾谊上书忧汉室,长沙谪去古今怜。
     
  • 《 zì xià kǒu zhì yīnɡ wǔ zhōu wànɡ yuè yánɡ jì yuán zhōnɡ chénɡ 》 
    《 自 夏  口  至  鹦   鹉 洲   望   岳  阳   寄 元   中    丞    》 
    .[ tánɡ ]. liú zhǎnɡ qīnɡ.
    .[ 唐   ]. 刘  长    卿  .
    tīnɡ zhōu wú lànɡ fù wú yān , chǔ kè xiānɡ sī yì miǎo rán 。 
    汀   洲   无 浪   复 无 烟  , 楚  客 相    思 益 渺   然  。 
    hàn kǒu xī yánɡ xié dù niǎo , dònɡ tínɡ qiū shuǐ yuǎn lián tiān 。 
    汉  口  夕 阳   斜  渡 鸟   , 洞   庭   秋  水   远   连   天   。 
    ɡū chénɡ bèi lǐnɡ hán chuī jiǎo , dú shù lín jiānɡ yè bó chuán 。 
    孤 城    背  岭   寒  吹   角   , 独 戍  临  江    夜 泊 船    。 
    jiǎ yì shànɡ shū yōu hàn shì , chánɡ shā zhé qù ɡǔ jīn lián 。 
    贾  谊 上    书  忧  汉  室  , 长    沙  谪  去 古 今  怜   。 
     
  • 《自夏口至鸚鵡洲望岳陽寄元中丞》
    .[唐].劉長卿.
    汀洲無浪復無煙,楚客相思益渺然。
    漢口夕陽斜渡鳥,洞庭秋水遠連天。
    孤城背嶺寒吹角,獨戍臨江夜泊船。
    賈誼上書憂漢室,長沙謫去古今憐。
  • 译文
  • 注释
  • 诗评
  • 鹦鹉洲在长江中浮沉,无浪也无烟;
    我这楚客思念中丞,心绪更加渺远。
    汉口斜映着夕阳,飞鸟都纷纷归巢;
    洞庭湖的秋水,烟波浩渺远接蓝天。
    汉阳城后的山岭,传来悲凉的号角;
    滨临江边的独树旁,夜里泊着孤船。
    当年贾谊上书文帝,全是忧心汉室;
    他却被贬谪居长沙,古今谁不衰怜!
  •  
    ①夏口:地名,今湖北武昌。鹦鹉洲:在今武汉市西南长江中。中丞:官名。
     
    ②汀洲:即鹦鹉洲。楚客:诗人自指。
     
    ③汉口:今武汉市汉口。
     
    ④孤城:指汉阳城。戍:哨所。
     
    ⑤古今怜:古今为贾谊的遭遇而叹息。
  • 固五言长城,七律亦最高,不矜才不使气,右丞、东川以下,无此韵调也。
     
    【校记】
     
    1.源,《全唐诗》作“原”,一作“元”。
     
    2.谪去,《全唐诗》一作“迁谪”。
     
    【笺释】
     
    [夏口] 三国吴黄武二年(223)筑,在今湖北武汉市黄鹄山上,乃历代兵家必争之地。鹦鹉洲,在今湖北武汉市西南长沙中。岳阳,即岳州。《旧唐书》卷一二七《源休传》:“源休,相州临漳人,京兆尹光舆之子也。休以干局,累授监察御史、殿中侍御史、青苗使判官,迁虞部员外郎。出潭州刺史,入为主客郎中,迁给事中、御史中丞、左庶子。其妻,即吏部侍郎王翊女也。因小忿而离,妻族上诉,下御史台验理,休迟留不答款状,除名,配流溱州。久之,移岳州。建中初,杨炎执政,以京兆尹严郢威名稍著,心欲倾之。郢,即王翊甥婿也。休与王氏离绝之时,炎风闻休、郢有隙,遂擢休自流人为京兆少尹,俾令伺郢过失。休既职久,与郢相善,炎怒之。”此诗约作于大历六年(771)至八年(773)间。
     
    [独戍] 地名。《围炉诗话》卷三:“刘长卿云:‘孤城背岭寒吹角,独树临江夜泊船。’一本作‘独戍’,予意‘独戍’为是,有戍卒处堪泊船也。及读地志,其地有独树口,乃知古人诗不可轻议。”
     
    【辑评】
     
    《唐风定》卷一七:刻而秀。
     
    《山满楼笺注唐诗七言律》:一、二起得最曲最妙,向使浪阻烟迷,索性付之相忘,今波平气朗若此,而不得与故人相随,良可惜也。
     
    《唐诗解》:水波不兴而怀人独切者,飞鸟角声感之也。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卷二:(前解)起句妙,妙。言使今夜有浪、有烟,即相思还可推托,乃今如此风清月朗,此真如何好置怀抱也。三,夕阳度鸟,写为时既已无及;四,秋水连天,写为地又颇不近。然则但好相思,不好相过,固有不待更说者也。(妙写“望”字、“寄”字也。)(后解)上解写望岳阳寄阮(当作“元”)中丞此解写自夏口至鹦鹉洲也。五,孤城吹角,写出城根有夜泊之船;六,独戍泊船,写出船中有听角之人也。七、八恰引贾谊上书被谪长沙,而又轻轻于“古”字下逗一“今”字,以自诉己之宜应见怜也。
     
    《古唐诗合解笺注》卷一○:“汀洲”,水中可居之地也。《楚辞》云:“搴汀洲兮杜若。”此从路途所经说起。“无浪复无烟”,汉口有烟波湾,遇晴则无烟波。从此无烟波处而兴怀远之心。“楚客相思”,楚客,长卿自谓,相思,思阮中丞也。“亦渺然”,“亦”字与上两“无”字应,言水波静而烟云收。一望弥远而心亦与之俱渺也。“汉口”,在汉阳府大别山北,对鹦鹉洲。承上首句。“夕阳”,又是夕阳时候,旅况凄然。“斜”,此字两借,夕阳、飞鸟俱说得去,用字法也。“渡鸟”,此归鸟也。旅客见之,不免兴感。此句写至鹦鹉洲。“洞庭”,在岳阳,承“相思”句。“秋水”,水至秋而大。“远”,水与天俱去。“连天”,一望连天无有涯际,而相思真渺然矣,此句写望岳阳。“孤城背岭”,于旅泊之际,而望孤城与岭相背,角声乃吹于其上也。“寒吹角”,角声在夜吹之而寒生焉,其感人也甚切。“独树临江”,树曰独,犹城曰孤,所以相形旅思之孤独也。“夜泊船”,正是怀人时候,而亦自飘泊。“贾谊上书忧汉室”,因贾生上书而谪,与相似,故于旅况怀人之际,托此以自慰也。“长沙谪去古今怜”,古今能怜贾谊,岂今日被谪之刘生独无见怜者乎?所以微讽阮中丞,以是为寄也。○前解写自夏口至望岳阳,后解写寄阮中丞。
     
    《唐诗合选详解》卷七:此亦被谪入楚,赋旅泊之景以寄中丞,因以贾生自慰也。水波不兴而怀人独切者,飞鸟角声感之也。况秋水兼天,而我系舟树下,飘泊可知,因言贾生以忠获罪,今古同怜,我亦何伤流放乎?
     
    《重订唐诗别裁集》卷一四:直说浅露,右丞则云:“长沙不久留才子,贾谊何须吊屈平?”
     
    《昭昧詹言》卷一八:夏口系湖北汉阳县治。岳阳、巴陵在湖南。首句先从望说起。次句说不见屈子,吊古无人。三、四切夏口,入“望”。五、六写即景。收入寄阮托意。
     
    《小清华园诗谈》卷下:唐人佳句,有可以照耀古今,脍炙人口者。如……刘随州之“汉口夕阳斜渡鸟,洞庭春水远连天”……此等句当与日星河岳同垂不朽。
  • 赏析一
  • 赏析二
  • 赏析三
  •     此诗也作于刘长卿被贬途中。诗人借怀人和写景,抒写自己旅途的孤单寂寞之感。诗人贬谪后得迁移到另一处稍好之地,心境是平和愉悦的,虽然从此将闲适自保,对沧州而“醉歌”,不再去冒什么风险了。但岁月蹉跎,老亦将至。诗歌写出了作者这种无可奈何的心情。
     
       首联: “汀洲无浪复无烟,楚客相思益渺然。” 写静静的汀洲,没有风浪,没有烟霭,只有诗人漂泊的影子,思念着旧交元中丞。颔联: “汉口夕阳斜渡鸟,洞庭秋水远连天。” 写在汉口的夕阳中,不时可见渡江的鸟雀,洞庭湖的秋水与远天连成一片。这两句写景气势雄阔,但透着凄凉。颈联: “孤城背岭寒吹角,独戍临江夜泊船。” 写所闻所见。山背后的孤城响彻号角,诗人增添一种寒意; 临江的哨所旁,泊着诗人的船只。尾联: “贾谊上书忧汉室,长沙谪去古今怜!”写贾谊上书,是赤子忧国忧民; 无论古人或是今人,都为他的远谪而叹息、辛酸。
     
         此诗和前一首作于同一时期。前六句,写的都是景物,层次井然。作者从夏口坐船出发,首先见到汀洲,此时是在白天。到汉口,将近黄昏,到鹦鹉洲时,已是晚上。一路写来,有所见近景,有远望远景。景中又寄寓着对元中丞的怀念,楚客相思,洞庭秋水,都是这种感情的表现。孤城吹角、独戍泊船,则寄寓着他被贬的凄苦情绪。结语忽说贾谊,实是自喻,是在向元中丞申述自己的冤抑。
     
      全诗写景抒情溶为一体,诗人沿途所见所闻,都融入了诗人的离愁别绪及遭贬谪的忧愤之情。
  •      此诗是唐代诗人刘长卿创作的一首七言律诗,写于至德间任 鄂州转运留后到夏口一带出巡时,是诗人遭贬后触景感怀之作。诗中对 被贬于岳阳的源中丞,表示怀念和同情,也借怜贾谊贬谪长沙以喻自身。 全诗以写景为主,又处处切题,以“汀洲”切“鹦鹉洲”,以“汉口”切“夏口”, 以“孤城”切“岳阳”。最后即景生情,抒发被贬的感慨,揭示出向源中丞寄 诗的意图。
     
        首联写船到鹦鹉洲时所见江间水波不兴、烟霭一空的景象,诗人为身 边景物所触动,因而想到贬于洞庭湖畔岳阳城的友人。鹦鹉洲所在的江 面无风无浪又无云烟,是诗人灵想独辟出来的一个晶莹洁净的绝美水界。 下句以正面抒情承之,直写途经楚地的客子勃然于心的相思之情比江水 还要广阔。“益渺然”三字结合眼前景物,夸张地表现出诗人的怀友之情 与江水同趋合流。
     
          颔联分写两地景物。上句写诗人回眸汉口所见的暮景,下句虚拟源 中丞所在地——洞庭的浩渺水色。远眺汉口,夕阳西下,暮归的鸟儿斜着 翅膀渡过江去;作者遥想洞庭湖,秋水浩渺,似与天际相连。颔联是工对, 在构图上更切近画理,形成了浑然一体的富于远势的图景:夕阳飞鸟着一 “斜”字,画龙点睛,那暮色中斜飞的江鸟,似乎牵引着诗人的愁思,顺着秋 波,与洞庭相连;一个“远”字,更使那愁思由一点而荡溢为浩渺无际。一 近景,一远景;一实写,一虚拟,创造了极富张力、饶有空间感的“形”。一 个身在汀洲心驰洞庭的诗人形象隐约其间,他的心已由此地(鹦鹉洲)飞 越到彼地(洞庭湖)了。这种切割空间的手法正好形成诗人凝眸飞鸟而思 接远方的艺术妙境,诗人的相思之情充盈激荡于其中。笔力清爽,情思 渺远。
     
        颈联转折到眼前见闻。诗人在自家的小船上,怀思久之,不知不觉时 间由夕阳西下推移到夜色沉沉的晚间。从与汀洲隔江相对而背靠龟山的 汉阳城里传来令人寒栗的号角声;一棵孤树下临大江,诗人的行船泊在沉 沉夜色中,融没在浩渺的江面上。这一联的感情由上文的激扬陡转为低 抑,所写的景物呈现出孤独凄寒的特征。城曰“孤”,角曰“寒”,树曰“独”, 都是诗人特定心境物化出典的另一种自然风貌。诗人被贬的悲苦,置身 异地的孤独情怀以及由号角传出的战乱气息,均借景物烘托出来。
     
        尾联为劝慰源中丞语,自然而然地结出诗旨。用贾谊之典,含蓄地表 示了对源中丞此贬的不平,忧愤之语倾泻而出。“古今怜”三字,不仅表达 了对贾谊被贬长沙的不平和深切同情,而且隐含了自己曾遭贬南巴而生 同病相怜之感。
     
          全诗向友人遥寄相思并暗诉心中隐痛,感情凝重,语言整饰而流畅。 特别是中间两联,落笔于景,而暗关乎情,情景融浃。语言圆熟,意境开 阔,结构紧密,是艺术上较成熟的作品。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