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过贾谊宅

2022-11-27 可可诗词网-刘长卿 https://www.kekeshici.com

诗词简介:      刘长卿有两次贬谪生涯,第一次迁谪在唐肃宗至德三年(758)春天,由苏州长州县尉被贬为潘州南巴(今广东茂名)县尉。第二次在唐代宗大历八年(773)至十二年(777)间秋天。此诗即第二次贬谪时所作。全诗触物生情;将身世际遇、悲秋感兴极为概括地融注在典型的意象之中,寄托遥深。诗人用特定的景物形象将广阔的历史时空联接起来,愤慨历史的不平,指斥现世的黑暗,思索千百年来正直文人的不幸,含蕴深厚。怀古中充溢着诗人的血泪和深隽的历史思索。形式上用适于表现悲愁的四支韵,读来悲凉凄楚,感人至深。

  • 原文
  • 拼音
  • 繁体
  • 《长沙过贾谊宅》
    .[唐].刘长卿.
    三年谪宦此栖迟,万古惟留楚客悲。
    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
    汉文有道恩犹薄,湘水无情吊岂知?
    寂寂江山摇落处,怜君何事到天涯!
     
  • 《 chánɡ shā ɡuò jiǎ yì zhái 》 
    《 长    沙  过  贾  谊 宅   》 
    .[ tánɡ ]. liú zhǎnɡ qīnɡ.
    .[ 唐   ]. 刘  长    卿  .
    sān nián zhé huàn cǐ qī chí , wàn ɡǔ wéi liú chǔ kè bēi 。 
    三  年   谪  宦   此 栖 迟  , 万  古 惟  留  楚  客 悲  。 
    qiū cǎo dú xún rén qù hòu , hán lín kōnɡ jiàn rì xié shí 。 
    秋  草  独 寻  人  去 后  , 寒  林  空   见   日 斜  时  。 
    hàn wén yǒu dào ēn yóu báo , xiānɡ shuǐ wú qínɡ diào qǐ zhī ? 
    汉  文  有  道  恩 犹  薄  , 湘    水   无 情   吊   岂 知  ? 
    jì jì jiānɡ shān yáo luò chù , lián jūn hé shì dào tiān yá ! 
    寂 寂 江    山   摇  落  处  , 怜   君  何 事  到  天   涯 ! 
     
  • 《長沙過賈誼宅》
    .[唐].劉長卿.
    三年謫宦此棲遲,萬古惟留楚客悲。
    秋草獨尋人去后,寒林空見日斜時。
    漢文有道恩猶薄,湘水無情吊豈知?
    寂寂江山搖落處,憐君何事到天涯!
  • 译文
  • 注释
  • 诗评
  • 【译文】 贾谊贬谪三年滞留长沙城,象鸟儿敛翅难以飞长空。年复一年时间已过千百年,只留给后代文人学士无限悲痛。秋风萧瑟草木凋零一派凄清,我被贬长沙独自访遗踪。环顾宅边的树木凄寒凋落,夕阳西沉树影依稀令人感慨无穷。汉文帝本是贤德的君主,对贾生仍是那样薄恩无宠。我久久地在贾谊宅边沉思绯徊,枯草飘舞黄叶乱飞夜色沉沉。可怜你多才的贾生,为何被贬天涯悲愤重重。

    【逐句翻译】

    三年谪宦此栖迟,贾谊遭贬在此滞留了三年,
     
    万古惟留楚客悲。只留下万古羁客悲哀凄然。
     
    秋草独寻人去后,独寻故居人去见芊绵秋草,
     
    寒林空见日斜时。黄昏日斜只空见林薄寒烟。
     
    汉文有道恩犹薄,有道汉文对臣下恩情太寡,
     
    湘水无情吊岂知? 无情的湘水岂知吊念前贤?
     
    寂寂江山摇落处,草木摇落江山也显得寂寞,
     
    怜君何事到天涯! 可怜你为何事贬流到天边!
  •  
    ①贾谊:(前200—前168)西汉著名的政论家、文学家。因为大臣周勃、灌婴等排挤,贬为长沙王太傅。
     
    ②三年谪宦:贾谊贬官长沙三年。栖迟:居住。楚客:指贾谊,也指后来游于楚的人。
     
    ③汉文:指汉文帝刘恒。旧史家把他同景帝统治时期并举,称为“文景之治”。湘水:《史记·屈原贾生列传》:“天子乃以贾生为长沙王太傅,贾生既辞往行,闻长沙卑湿,自以寿不得长,又以适去意不自得,乃渡湘水,为赋以吊屈原。”
     
     ④寂寂:落寞的意思。摇落:指秋天树叶被风吹落。宋玉《九辩》:“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天涯 (ni):天边。
  • 极沉挚,以淡缓出之,结乃深悲,反咎之也。读此诗须得其言外自伤意,苟非迁客,何以低徊至此。
     
    【校记】
     
    1.客,《全唐诗》一作“国”。
     
    2.独,《全唐诗》一作“渐”。
     
    3.摇落处,《全唐诗》一作“正摇落”。
     
    【笺释】
     
    [长沙] 《元和郡县图志》卷二九“潭州”:“《禹贡》荆州之域。春秋时为黔中地,楚之南境。秦并天下,分黔中以南之沙乡为长沙郡,以统湘川。下言长沙郡地者,皆《禹贡》荆州之域,楚之南境也。按《东方朔记》‘南郡有万里沙祠,自湘川至东莱,地可万里,故曰长沙。’汉初以吴芮有功,封长沙王。至景帝,封其子发为王,因入朝,有诏诸王迭起舞,王但张褏而已。帝怪而问之,对曰:‘臣国小地狭,不足以回旋。’帝悦,益以武陵、桂阳二郡。自汉至晋,并属荆州。怀帝分荆州湘中诸郡置湘州,南以五岭为界,北以洞庭为界,汉晋以来,亦为重镇……隋开皇九年平陈,改为潭州,取昭潭为名也,又置总管府。大业中罢牧,置都尉府,三年罢为长沙郡。武德四年,又置潭州总管府,七年改为都督府。”长沙县,“本汉临湘县,属长沙国。隋改为长沙县,属潭州。”“贾谊宅,在县南四十步。”《水经注·湘水》:“晋怀帝以永嘉元年分荆州湘中诸郡立湘州,治此城之内。郡廨西有陶侃庙,云旧是贾谊宅地,中有一井,是谊所凿,极小而深,上敛下大,其状似壶。旁有一脚石床,才容一人坐形,流俗相承,云谊宿所坐床。又有大柑树,亦云谊所植也。”诗作于秋日,当系赴湘南诸州途经长沙时。
     
    [三年谪宦] 《史记》卷八四《屈原贾生列传》:“贾生为长沙王太傅三年,有鸮飞入贾生舍,止于坐隅。楚人命鸮曰‘服’。贾生既以适(谪)居长沙,长沙卑湿,自以为寿不得长,伤悼之,乃为赋以自广。”栖迟,淹留不进。
     
    [楚客] 指贾谊,亦指后世羁留于楚者。
     
    [人去] 《史记》卷八四《屈原贾生列传》引贾谊《服鸟赋》:“单阏之岁兮,四月孟夏;庚子日施(斜)兮,服集予舍,止于坐隅,貌甚闲暇。异物来集兮,私怪其故,发书占之兮,策言其度。曰‘野鸟入处兮,主人将去’。”
     
    [汉文] 汉文帝。《史记》卷八四《屈原贾生列传》:“是时贾生年二十余,最为少。每诏令议下,诸老先生不能言,贾生尽为之对,人人各如其意所欲出。诸生于是乃以为能不及也。孝文帝说之,超迁,一岁中至太中大夫……于是天子议以为贾生任公卿之位。绛、灌、东阳侯、冯敬之属尽言之,乃短贾生曰:‘洛阳之人,年少初学,专欲擅权,纷乱诸事。’于是天子后亦疏之,不用其议,乃以贾生为长沙王太傅……贾生征见。孝文帝方受厘,坐宣室。上因感鬼神事,而问鬼神之本。贾生因具道所以然之状。至夜半,文帝前席……居顷之,拜贾生为梁怀王太傅……文帝复封淮南厉王子四人皆为列侯。贾生谏,以为患之兴自此起矣。贾生数上疏,言诸侯或连数郡,非古之制,可稍削之。文帝不听。”文帝为有道名君,却使贾谊未尽其才,故有“恩犹薄”之叹。
     
    [湘水无情] 《史记》卷八四《屈原贾生列传》:“及渡湘水,为赋以吊屈原。其辞曰:‘共承嘉惠兮,俟罪长沙。侧闻屈原兮,自沈汨罗。造托湘流兮,敬吊先生。遭世罔极兮,仍陨厥身。呜呼哀哉,逢时不祥……’”
     
    [摇落] 凋残,零落。因为秋日行经,故有此语。《楚辞·九辩》:“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庾信《枯树赋》:“沈沦穷巷,芜没荆扉,既伤摇落,弥嗟变衰。”
     
    【辑评】
     
    《唐音癸签·诂笺八》:刘长卿《过贾谊宅》:“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初读之似海语,不知其最确切也。谊《赋》云:“四月孟夏,庚子日斜。”“野鸟入室,主人将去。”“日斜”、“人去”,即用谊语,略无痕迹。
     
    《唐诗镜》卷二九:五、六当是慰劳,非是俏语。
     
    《唐风定》卷一七:深悲极怨,乃复妍秀温和,妙绝千古。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卷二:(前解)一解看他逐句侧卸而下,又建一样章法。一是久谪似贾谊;二是伤心感贾谊;三是乘秋寻贾谊;四是空林无贾谊。“人去后”,轻轻缩却数百年;“日斜时”,茫茫据此一顷刻也。(后解)五、六言汉文尚尔,何况楚怀者!言自古谗谄蔽明,固不必皆王听之不聪也。“怜君何事”者,先生正欲自诉到天涯之故也。
     
    《古唐诗合解笺注》卷一○:“三年谪宦此栖迟”,贾生初与大中大夫,后被谗见疏,迁为长沙王太傅,栖迟于此,三年而留故宅。“万古惟留楚客悲”,凡客游于楚,未有不为贾生悲者。“秋草独寻人去后”,“秋草”,正是悲秋时候。我独寻其人于秋草之中,而人已去久,所以可悲也。“寒林空见日斜时”,“寒林”,亦写秋。空见寒林斜日,而不见贾生,萧索之极,所以可悲。“汉文有道恩犹薄”,以汉文帝有道之主,而犹薄待贾生,则其不及汉文帝者又何如耶?“湘水无情吊岂知”,贾生渡湘水,为文以吊屈原,彼无情之水,吊之亦何益哉!“寂寂江山”,古人不见,则江山亦觉寂寥,且切秋日也。“摇落处”,草木摇落,人之被谪,亦为摇落。“怜君”,亦所以自怜也,是时长卿谪居长沙。“何事到天涯”,君何事而来此天涯寂寞之乡,盖为谗口之故耶?然则长卿亦必有谗之者,而借此自况也。○前解写过贾生故宅,后解所以深惜贾生而自悲摇落也。
     
    《围炉诗话》卷三:刘长卿《过贾谊宅》诗云:“汉文有道恩犹薄,湘水无情吊岂知。寂寂江山摇落处,怜君何事到天涯。”只言贾谊而己意自见。
     
    《重订唐诗别裁集》卷一四:谊之迁谪,本因被谗,今云何事而来,含情不尽。
     
    《唐诗合选详解》卷七:此文房谪宦长沙,因过贾生宅而赋以自况也。言贾生谪居三年,留此故宅,足以动万古楚客之悲。是以其人已去,而我独寻其迹于秋草之间。当日斜之时,而坐见寒林之萧索,信堪悲矣。吾想汉文乃有道之主,而待君如此其薄,彼无情之湘水,又岂知君之吊而致其情于屈原乎?但以被寂寞之江山,君初何事而来,此岂非以谗口之故哉。然则文房之被谪,亦必有诬之者矣。沈归愚曰:“谊之迁谪,本因被谗。今云何事而来,含情不尽。”七律至随州,工绝亦秀绝矣,然前此浑厚兀其之气不存。降而君平、茂政,抑又甚焉。风会使然,岂作者莫能自主耶!
     
    《昭昧詹言》卷一八:首二句叙贾谊宅。三、四“过”字。五、六入议。收以自己托意,亦全是言外有作诗人在,过宅人在。
     
    《岘佣说诗》:刘长卿《过贾谊宅》诗,“汉文有道”一联可谓工矣。上联“芳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疑为空写,不知“人去”句即用《赋》“主人将去”,“日斜”句即用“庚子日斜”。可悟运典之妙,水中着盐,如是如是。
     
     
  • 赏析一
  • 赏析二
  • 赏析三
  •      这是一首吊古诗,堪称唐诗七律的精品。从这首诗所描写的深秋景色来看,诗当作于诗人第二次迁谪来到长沙的时候,那时正是秋冬之交,诗人在一个深秋的夜晚,只身来到长沙贾谊的故居。类似的遭遇,使诗人感慨万千,而写下这首诗。
     
        首联: “三年谪居”,只落得 “万古” 留悲,上写句意勾连相生,呼应紧凑,给人以抑郁沉重的悲凉之感。“此” 字,点出了 “贾谊宅”。像鸟儿那样的敛翅歇息,飞不起来的生活本就是惊惶不安的,流落在异地他乡怎不使诗人“悲” 呢?一个 “悲” 字,奠定了全诗凄怆忧愤的基调,不仅切合贾谊的一生,也暗寓了刘长卿自己迁谪的悲苦命运。
     
        颔联: “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 围绕题中的 “过” 字展开描写。“秋草”、“寒林”、“人去”“日斜”,渲染出故宅一片萧条冷落的景色,而在这样的氛围中,诗人还要去 “独寻”,一种景仰向慕、寂寞兴叹的心情,油然而生。寒林日斜,不仅是眼前所见,也是当时贾谊的实际处境,也正是李唐王朝危殆形势的写照。“空见” 二字,写出了无可奈何的痛苦和惆怅。
     
        颈联: “汉文有道恩犹薄,湘水无情吊岂知!” 从贾谊的见疏,隐隐联系到自己。号称“有道” 的汉文帝,对贾谊尚且这样薄恩,这是吊古人,怜自己。当时昏聩无能的唐代宗,对刘长卿当然更谈不上什么恩遇了。刘长卿的一贬再贬,沉沦坎坷,也就是必然的了。这里,诗人将暗讽的笔触曲折地指向当今皇上,手法十分高妙。对句 “湘水无情吊岂知” 也写得很含蓄。湘水无情,流去了多少时光。楚国的屈原哪会想到上百年后,贾谊会来到湘水之滨凭吊自己 (贾谊写有 《吊屈原赋》); 西汉的贾谊更想不到近千年后的刘长卿又会迎着萧瑟的秋风来凭吊自己的遗址。这两句,真切地刻画了诗人抑郁无诉的心境。
     
        尾联的出句,勾画了一幅荒村日暮图。暮色更浓了,江山更趋寂静,一阵秋风吹过,黄叶纷纷飘落。这正是诗人所生活的环境,它象征着当时国家的衰败局势,与第四句的 “日斜时” 映衬照应,加重了作品的时代气息和感情色彩。对句的弦外之音是: 我和您都是无罪的,为什么要受到这样严厉的惩罚!这是诗人对强加在他们身上的不合理现实进行的强烈控诉。
     
        诗人有感而发,既悲怜古人,又悲怜自己。此诗情感深沉而悲凉,用语含蓄蕴藉,字里行间溢出作者无比的痛苦、不平,足以催人泪下。
  •  
            这是一首凭吊前贤贾谊的怀古之作。刘长卿“刚而犯上,两遭迁谪”(高仲 武《中兴间气集》)。第一次是由长洲县尉贬为潘州南巴县尉,第二次是大历十年(775) 秋,因遭权贵鄂岳观察使吴仲孺谗毁,由淮西鄂岳转运留后贬为睦州司马。遭贬途经 长沙,过访贾谊故宅,怀古伤今,感慨万千,而作此诗。首句写贾谊贬谪楚地长沙,栖居 三年。此言“谪宦”离乡背井,“栖迟”如鸟,不能翱翔,是多么寂寞和惆怅! 次句写客居 三年,“万古”留悲,身为“楚客”,流落他乡,使人觉得给楚地留下满目的凄凉与悲哀。此 联点出“贾谊宅”,概括了贾谊的一生,也暗寓了诗人遭贬的凄苦命运。一个“悲”字,贯 注全篇,奠定了凄怆悲愤的基调。颔联用典,立足宅院,极写荒凉萧索之景象:芊芊秋 草,日趋凋零,寻不见主人的足迹;荒寒树林,清空寂寥,只见一抹残阳渐渐下沉。这里 的“秋草”“寒林”“斜日”等意象,颇有象征意义,烘托出一种凄凉惆怅的情绪和氛围。 
     
        “独寻”“空见”用词精准,写出了诗人仰慕、兴叹而又无奈、痛苦的心情。颈联亦用典, 内涵丰富,且刻画真切,讽咏深刻:表面说,“有道”重才的汉文帝,尚且这样薄恩寡情相 待;悠悠无情的湘水,哪能知道贾谊凭吊屈原的悲痛情怀? 暗里言,昏庸无能的唐代宗, 对我刘长卿何来恩遇? 贾太傅啊,你又怎知千年后我刘长卿会来此故宅凭吊呢! 此联 乃悲愤牢骚语,亦为历来才人之心曲也。尾联言,诗人徘徊宅院,只见暮色浓重,山川 寂寥,秋风扫过,树叶纷纷飘落,不由长叹道:可怜的人儿,是何事要把你放逐到天涯 呢? 对句中之“君”,既指代贾谊,也指代自己。此乃激愤之言,控诉之语,何其哀婉沉 痛也! 此诗以古言今,处处有“我”在,且含蓄蕴藉,耐人咀嚼。此诗巧于将身世际遇、 悲愁感叹结合,在曲折中微露讽喻之意,给人警醒,不愧是七律中的精品。
  •       在一个深秋的傍晚,刘长卿于秋风萧瑟荒草凄迷中,独自来 “过”访追悼贾谊旧宅,看着这荒草遍地、荒凉寂寞的故宅,刘长卿的思绪 不禁萦绕向贾谊。回想西汉文帝时,贾谊是著名的政治家,才华横溢,深 受文帝器重,因遭守旧大臣的妒忌和中伤,被贬出使为长沙王太傅。他的 不幸遭遇,引得多少贤人志士为之悲痛。悲其世道昏暗,痛其直臣被贬。
     
        刘长卿轻轻踱步于宅院之中,彷徨瞻顾。稀疏的秋草划过裤角,又有 阵阵秋风袭面,他顿了顿步,不禁黯然长叹:草木犹在,只可惜那九百年风 霜雨露的挫折,使这位令后世崇敬和同情的先人之踪迹已杳然难觅。刘 长卿深深地吸一口气,抬头仰望,却空见一抹斜阳掩映于幽深萧瑟的寒 林。几许惨淡的余光渐渐暗淡,便更觉周围空疏冷寂了。此时,刘长卿心 中不免生发出几分回天乏术的痛苦和无可奈何的怅惘,顾自低吟起贾谊 的《鹏鸟赋》:“庚子日斜兮,鹏集予舍……野鸟入室兮,主人将去……”吟 至恸情共鸣之处,便掩面而泣,深感自己一贬再贬的不幸与多舛。
     
           回想当年,汉文帝与民休息,政治稳定,爱才惜才,旧史将之与其子景 帝两代并称“文景之治”,可谓是有道之君。令人慨叹的是,就连这样一位 开创昌明之世之君,尚且对贾谊刻薄寡恩,致使贾谊徒然以吊祭屈原来发 抒悲愤,那么,遇上政德不如汉文帝的君主呢?遇上世道不如文景之治的 势况呢?再看看自己,沉沦坎坷,半世迁谪,原来一切也竟在意料之中。 诗人不禁吁嗟叹息:湘水无情,旧宅无知,流去了多少年光。屈原哪能知 道,上百年后的贾谊会来到湘水之滨悼念自己;贾谊更想不到,近千年后 的刘长卿又会迎着萧瑟的秋风来凭吊自己的遗址。只可徒然自悲明君难 逢,盛世不遇;只可怜自己知音难觅,抑郁无诉。
     
         刘长卿久久伫立宅前,长泣不绝,悲不自胜。唯其泣声与秋风传来贾 谊当年悲愤抑郁的苦楚心声相呼应。暮色更浓了,江山更趋寂静。一阵 秋风掠过,黄叶纷纷飘落,在枯草上乱舞。刘长卿恍然感悟到,自己的命 运如这荒村日暮般枯寂、萎然,而那李唐王朝呢? 又何尝不在衰败之际、 危殆之中?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