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叡 ·月重轮行

天地无穷,人命有终。立功扬名,行之在躬。圣贤度量,得为道中。

这是首乐府旧题歌行,帝王言志之作。

《月重轮行》的本义,是赞太子盛德;曹丕曾有本题之作,写的是踵武先皇的志向。本诗当系对曹丕之作的继承,也表达同样的主旨。

曹丕的《月重轮行》是残篇,仅有歌颂先皇圣明和自谦愚闇不及的内容;本诗也是残篇,却仅留及时建功的内容,恰可补曹丕之作内容的缺漏,是本题应有之义,甚至是本题主旨所在。

曹丕《月重轮行》开篇咏写先皇的德业万古常存,“三辰(日月星)垂光,照临四海,焕哉何煌煌,悠悠与天地久长。”但先皇毕竟已作古人。功德虽可存世,人寿终究有限。本诗即由此切入,抒发当及时建立功业以发扬先皇遗德的志向。首二句慨叹人的生命无法与自然界相比,“天地无穷,人命有终。”次二句勉励自己及时努力,“立功扬名,行之在躬。”躬,自身。最后两句点明建功立业应当遵行的途径,“圣贤度量,得为道中”,即要有圣贤那样的品德,一切安正道行事。“圣贤度量”,以圣贤作为标准,“得为道中”,才能够遵行天道。

要之,此诗勉励自己要发扬先皇恩德,及时建功立业,造就自己的名声。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使先皇的令名万古流芳。先皇开创了基业,后继者不能无所作为。

自然,帝王的作为未必合于历史的正道,但也不能将其作用完全抹煞,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毕竟有一阶段是帝王的天下,他们有利于民众生息、国家兴盛的举措,可以说反映了历史发展的要求,尽管推动作用的动力是个人的野心,恩格斯在《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分析黑格尔关于善与恶的论述时说:“在黑格尔那里,恶是历史发展的动力借以表现出来的形式。……自从阶级对立产生以来,正是人的恶劣的情欲——贪欲和权势成了历史发展的杠杆,关于这方面,例如封建制度和资产阶级的历史就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持续不断的证明。”既如此,对于帝王意欲有所作为的表白,似不应简单抹煞,而应给予适当肯定。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19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niandaishici/jianan/88460.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