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昭 ·秋风

秋风扬沙尘,寒露沾衣裳。角弓持弦急,鸠鸟化为鹰。边垂飞羽檄,寇贼侵界疆。跨马披介胄,慷慨怀悲伤。辞亲向长路,安知存与亡。穷达固有分,志士思立功。思立功,邀之战场,身逸获高赏,身没有遗封。

这是一首歌颂孙权,赞扬吴民英勇奋战的诗篇。《古今乐录》云: “秋风》者,言孙权悦以使民,民忘其死也。当汉 《翁离》。”

建安时期,吴、蜀两地诗坛冷寂,成名的诗人极少,寥寥不过数子。韦昭,字弘嗣,吴郡云阳 (今江苏丹阳)人。吴主孙皓时官至侍中,领右国史。因呈主荒淫暴虐,韦昭刚正不阿,终为孙皓所不容,下狱被害而死。于修《吴书》时,以孙坚讨伐董卓为题材,颂扬孙策、孙权之功德,亦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秋风扬沙尘,寒露沾衣裳”二句,写出了战斗发生的时间背景,那是在秋风起,沙尘飞扬,寒露沾衣之时。这时弓弦用起来格外强劲,致使“鸠鸟化为鹰”。接着写出边境传来告急的文书:“边垂飞羽檄,寇贼侵界疆”。边境报警,敌人已侵入了边境。“檄”,是一种木简,长一尺二寸,用于征召。遇到紧急情况就插上一根羽毛,表示是急件。当朝廷看到了告急的文书之后,就立即派兵士出发,去与敌人搏斗。所以下面写道: “跨马披介胄,慷慨怀悲伤。”当士卒将领们听到朝廷的命令之后便披甲跨马,向边境飞驰而去。他们意气慷慨,但内心又不免有些悲伤。这里既写出了将士在临出征时,既为国讨贼灭敌的气势,又写出了临上战场之时内心的伤感。为何“怀悲伤”,下面接着的二句诗句是最好的阐述: “辞亲向长路,安知存与亡。”要上战场与敌人拼杀,临行前向亲人辞别,有谁知道还能活着回来;那就是说要做好有去无回的思想准备,这又怎能不有所悲伤呢?但紧接着诗句一转,写道:“穷达固有分,志士思立功。”穷困和显达本来是有一定定数的,也就是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而有志之士应该去想如何为国立功。诗歌的格调显得越来越高亢。最后四句,是进一步抒写为国立功的情怀。

全诗在颂扬吴国将士勇敢奔赴疆场为国立功的同时,表达了对当权者孙权的歌颂之怀。全诗格调较高,语言平实质朴,在吴地诗坛冷寂的情况下,这是一篇很可喜的诗作。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19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niandaishici/jianan/88483.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