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叡 ·乐府诗

昭昭素明月,晖光烛我床。忧人不能寐,耿耿夜何长。微风冲闺闼,罗帷自飘飏。揽衣曳长带,屣履下高堂。东西安所之,徘徊以彷徨。春鸟向南飞,翩翩独翱翔。悲声命俦匹,哀鸣伤我肠。感物怀所思,泣涕忽沾裳。伫立吐高吟,舒愤诉穹苍。

欲理解本诗的意旨,不能不了解汉末动荡的社会现实。当时,军阀混战,征人远戍,妻离子散,十室九空,本诗借一位女主人以在一个耿耿不眠之夜,怀念出征良人,控诉战乱给百姓带来的疾苦,并对千家万户䒮䒮䒮䒮孤守的妇女寄予深深的关切与同情。

“昭昭素明月,晖光烛我床。忧人不能寐,耿耿夜何长。”为第一层。一轮素月,把轻柔的银辉撒向大地,月光透过帘栊,照着一位不眠之人。她容颜憔悴,眉宇间堆满忧怨之情,她轻轻地长叹一声,又把娇小的身躯侧过去,咳,有多少个漫漫的不眠之夜,她不都是带着难以排遣的愁怀孤身一个捱到天明吗?这一层,诗人先以环境烘托,再以形象描绘,继以心理刻画,很有层次地将思妇内心难言的苦痛铺展开来。

“微风冲闺闼,罗帷自飘飏。揽衣曳长带,屣履下高堂。东西安所之,徘徊以彷徨。”为第二层。微风推开思妇的闺门,床上的帷帐在风中飞舞摇曳。如果说皎皎明月还只是触发思妇不宁的心绪,那么徐徐不断的微风已吹动思妇胸中感情的涟漪。征人远在何方?他安然无恙吗?如果他埋骨他乡,我将何以托身?一想到这里,思妇再也不能入睡了,她 “揽衣”、“屣履”走出来了,但是茫茫天涯,何处寻觅自己的亲人?从今以后,她将如飘萍,似柳絮,一任浪打风吹。诗中用 “徘徊”、“彷徨”、“安所之”等词语恰如其分地表现了思妇无法主宰感情、无法主宰命运的难言之隐。

“春鸟向南飞,翩翩独翱翔。悲声命俦匹,哀鸣伤我肠。”正在思妇惘然若失的时候,一阵鸟声从天外传来,举头望去,春鸟正向南奋飞。此身恨不生双翼,与君飞到天尽头。借归鸿传书,托飞燕寄情,这在古代文学作品中履见不鲜。曹丕 《燕歌行》中就有这样的名句: “群燕辞归鹄南翔,念君客游思断肠。”尤为可悲的是,这里翩翩南飞的春鸟,不是群飞,而是独翔,一个“独”字活现了思妇悲凉的身世。现在这孤鸟正一声声悲啼,呼唤着自己的伴侣,孑然无依的思妇闻鸟声能不柔肠寸断吗?这一层用孤鸟比拟思妇,用鸟的悲啼声烘托并揭示思妇的内心世界,形象鲜明,比拟恰切,鸟乎人乎浑然一体。

“感物怀所思,泣涕忽沾裳。伫立吐高吟,舒愤诉穹苍。”结尾托物议论。饱经战乱的诗人,对“内有怨女,外有旷夫”的社会现实是深有认识的。“吐高吟”,“诉穹苍”,诗人抒发郁结在胸中之义愤,谴责战争给下层人民,尤其给百姓带来的不幸与疾苦,这应是诗人“感物怀所思”的主要内容。此外,我们也不能排除诗人借此诗来抒写个人身世。怀念征人的思妇,悲鸣俦匹的春鸟,也许是痛失生母的诗人形象的拟托。正因为此诗融进作者不幸的身世,故感情尤为真挚动人。

此诗人物形象鲜明,怨慕泣诉之情跃然纸上,其深刻的艺术感染力是植根在现实生活沃土中的,在那悲惨动乱的社会里,妇女往往是最大的受害者,其不幸身世尤为令人同情。

这首诗用环境描写烘托人物形象,笔笔带情。晖光照床的昭昭明月使思妇夜不能寐,萌生思念远人的情思;排闼而入拂动罗帷的微风叩开思妇的心扉,掀动思妇感情的波澜;翩翩南飞的孤鸟触动思妇的身世之悲,那声声悲鸣撕人心肺,以至诗人也泣涕沾裳。此诗就是这样一层推进一层,构成一种千回百转、凄凉哀怨的风格,令人读之酸鼻。

此诗深得古诗之风旨,全诗采用五言形式,语言流丽自然,诗中多用叠字,回环往复,韵味悠长,确是诗人诗集中不可多得的篇什。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19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niandaishici/jianan/88468.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