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挚 ·赠毌丘俭诗

骐骥马不试,婆娑槽枥间。壮士志未伸,坎坷多辛酸。伊挚为媵臣,吕望身操竿。夷吾困商贩,甯戚对牛叹。食其处监门,淮阴饥不餐。买臣老负薪,妻畔呼不还。释之宦十年,位不增故官。才非八子伦,而与齐其患。无知不在此,袁盎未有言。被此笃病久,荣卫动不安。闻有韩众药,信来给一丸。

杜挚,河东人,魏明帝历任郎中令、校书郎。据 《文章叙录》云: “挚与毌丘俭乡里相亲,故为诗与俭,求仙人药一丸,欲以感切俭求助也。俭答以诗。然挚竟不得迁。卒于书秘。”毌丘俭,初为平原侯文学。明帝初,迁荆州刺史,徙幽州刺史,讨公孙渊定辽东,进封安邑侯。高句丽数侵叛,俭讨之,有功,迁镇东将军、都督扬州,因毌丘俭身居要职,所以杜挚才向他求助升迁。而毌丘俭在 《答杜挚诗》中说: “骏骥骨法异,伯乐观知之。但当养羽翮,鸿举必有期。体无纤微疾,安用问良医?联翩轻栖集,还为燕雀嗤。韩众药虽良,恐便不能治。”杜挚终不得升迁。本篇表现了作者怀才不遇、壮志未伸的感慨之情。

本篇,共分四个层次。

前四句为第一个层次。总写作者的 “壮志未伸”。写 “骐骥马不试,婆娑槽枥间。壮士志未伸,坎坷多辛酸。”此化用曹操《龟虽寿》:“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句意。此四句以喻示作者仕途“坎坷”、“壮志未伸”的 “辛酸”感慨。可见作者对自己的才智相当自信,不甘心于普通低下的职位,希望能得到重要的职位,以施展自己的才智。此四句为全文定下感慨不平的起调。

“伊挚”以下十二句为第二个层次。分别列举八个历史人物与自己的怀才不遇、坎坷不得志相类比,以表现自己的义愤不平,以求打动毌丘俭,出而相助。

“伊挚为媵臣。”“媵臣”,诸侯嫁女,派大夫随行,称为 “媵臣”。“伊挚”,一名尹,原耕于莘野。据《史记·殷纪》云: “伊尹,欲奸 (请求)汤而无由,乃为有莘氏媵臣(即作汤妻的陪嫁奴隶)。”后佐汤伐夏桀,被尊为阿衡 (宰相)。

“吕望身操竿。”“吕望”,即太公望。太公望,周初人。姜姓,吕氏。相传持竿钓于渭滨,周文王出猎相遇,与语大悦,同载而归,说:“吾太公望子久矣!”因号为太公望,立为师。武王即位,尊为师尚父。辅佐武王灭殷,周朝既建,封于齐。俗称姜太公 (见 《史记·齐太公世家》)。

“夷吾困商贩。”“夷吾”,春秋齐管仲之名。此引典于《史记·管晏列传》:管仲曰:“吾始困时,尝与鲍叔贾 (做买卖),分财利多自与,鲍叔不以我贪,知我贫也。”管仲初事公子纤,后相齐桓公。此句言,管仲为贫困所迫而经商。

“甯戚对牛叹。”“甯戚”,春秋卫人。以家贫为人挽车。至齐,喂牛至车下,扣牛角而歌。桓公以为非常人,召见,拜为上卿。(见《吕氏春秋·举难》此句言,甯戚曾为怀才不遇,对牛歌叹。

“食其处监门。”“食其”,即郦食其。此引典于《史记·郦生、陆贾列传》:“郦生食其者,陈留高阳人也。好读书,家贫落魄,无以为衣食业,为里监门吏。”汉高祖以其献计攻陈留有功而封为广野君。

“淮阴饥不餐。”引典于《史记·淮阴侯列传》:“淮阴侯韩信者,淮阴人也。始为布衣时,贫无行,不得推择为吏,又不能治生商贾,常从人寄食饮,人多厌之者。常数从下乡南昌亭长寄食,数月,亭长妻患之,乃晨炊蓐食,食时,信往,不为具食,信亦知其意,怒,意绝去。”后,为汉高祖拜为大将。此句言,韩信尽管饥饿,也拒绝非礼之餐。

“买臣老负薪,妻畔(同“叛”,离背也)呼不还”。此引典于《汉书·朱买臣传》:“朱买臣,吴人也。家贫,好读书,不治产业,常艾薪樵,卖以给食,担束薪,行且诵书。其妻亦负戴相随,数止臣毋歌呕道中。买臣益疾歌,妻羞之,求去。买臣笑曰: ‘我年五十当富贵,今已四十余矣。女苦日久,待我富贵报女。’买臣不能留,即听其去。”武帝时,为中大夫侍中,后任会稽太守。此二句言,买臣年老仍以砍柴负薪维持生计,其妻嫌其贫,欲离去,而买臣不能挽留她。

“释之宦十年,位不增故官。”此引典于《史记·张释之冯唐列传》云:“张廷尉释之者,堵阳人,有兄仲同居。以訾为骑郎,事孝文帝,十岁不得调,无所知名。释之曰: ‘久宦减仲之产,不遂。’欲自免归。中郎将袁盎知其贤,惜其去,乃请徙释之补谒者…… (后)拜释之为谒者仆射。”此二句言,释之为下层小吏达十年之久,原职却不见提升。

作者在列举了上述八个仕途初遭坎坷的历史人物与自己相类比之后,直扣列举历史人物的本意,又满怀愤慨地说:“才非八子伦,而与齐其患。”——我的才智并非可以与当年八人相提并论,但在仕途中,却遭遇与他们相同的患难。从而进一步表现了作者对自己怀才不遇、坎坷不得志的愤慨。“才非八子伦”,并非说自己无才,诗开头以“骐骥”自况,就表明对其才智的自信。

“无知”以下二句为第三个层次。这种遭遇的原因何在呢?在作者看来,是由于“无知不在此,袁盎未有言”。魏无知曾荐陈平于汉王,后陈平封户牖侯,陈平推辞说,“非魏无知,臣安得进?”(见《汉书·陈平传》)袁盎在绛侯周勃被以反罪收系以后,在“诸公莫敢为言”的情况下,大胆陈言绛侯无罪。绛侯终获释放 (见《汉书·爰盎传》)。此二句言,是由于无有像魏无知那样知人善任、热心荐举贤能的人,无有像袁盎那样不念旧隙主持正义的人为自己进言,言外之意,希望毌丘俭能作魏无知与袁盎式的人物,向朝里推荐自己,加以拔擢重用。此话说得委曲婉转。

末尾四句为第四个层次,忽转,以作结。用重病求药以感动毌丘俭,使其伸手相助。“被此笃病久,荣卫动不安。闻有韩众药,信来给一丸。”荣卫”,血气。“韩众”,仙人名。屈原 《远游》: “奇传说之托辰星兮,羡韩众之得一。”《注》: “众,一作终。”宋洪兴祖补注: “《列仙传》: ‘齐人韩终,为王采药,王不肯服,终自服之,遂得仙也。’”此四句言,我久患重病,血气亏损,身体总不得安适,听说你有韩众仙药,希望能给一丸,以期救治、摆脱苦境。作者原欲以“笃病”在身,得到毌丘俭的同情怜悯,能出面推荐自己,但毌丘俭却回答说:“体无纤微疾,安用问良医?”“韩众药虽良,恐便不能治。”(《答杜挚诗》)因而便不会给他“韩众药”,毌丘俭是否能推荐他呢?从 “但当养羽翮,鸿举必有期”“联翩轻栖集,还为燕雀嗤”(《答杜挚诗》)四句诗看来,毌丘俭不主张作者汲汲于升迁,因而便不准备匆忙推荐作者,如此,作者求助于毌丘俭推荐升迁的愿望也就落空了。

本篇头四句总写作者“壮志未伸”,为本篇定了感慨不平的起调。以下十二句,则极力以铺叙形式,分别列举先秦至汉代的八个历史人物当时怀才不遇、坎坷不得志的窘困处境,与作者“壮志未伸”的“坎坷”处境相类比,进而说明“才非八子伦,而与齐其患”,其情调愈感慨不平。作者虽为这八个历史人物鸣不平,但更主要的是为自己的“坎坷”处境而义愤不平。作者欲以这种义愤激动毌丘俭,至“无知不在此,袁盎未有言”,情调忽转趋平和,以心平气和的口吻说理,想以这种语调和口吻打动毌丘俭。因为要晓之以理,总感慨不平是不行的。最后四句,情调则更趋温和委婉。借 “笃病久” 求 “韩众药” 救治等语,动之以情,这样的结尾尤其巧妙。

本篇善于引用典型而具有代表性的历史人物,以表现自己义愤不平的思想感情,在引用一系列历史人物时,为避免文字繁琐、篇幅冗长,采用极其概括、生动而精炼的语言进行描述,借用一两句,即形象地写出一个历史人物当时的处境遭遇。如 “吕望身操竿”、“甯戚对牛叹”、“买臣老负薪,妻畔呼不还”等历史人物,其当时的窘困处境,无不活现在读者面前。用典可谓贴切自然,不过用典过多,必将减弱诗趣。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19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niandaishici/jianan/88470.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