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鹧鸪天》 - 赵鼎

2019-05-23 可可诗词网-中华宋词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诗词鉴赏《鹧鸪天·赵鼎》登岳阳楼杜甫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

客路那知岁序移,忽惊春到小桃枝。天涯海角悲凉地,记得当年全盛时。  花弄影,月流辉,水精宫殿五云飞。分明一觉华胥梦,回首东风泪满衣。

①鹧鸪天,词牌名。  ②“客路”句,在金兵南侵之际,词人随驾转徙异乡,不知不觉又到了一年的春天。  ③天涯海角,在这里不是指地域遥远,而是漂泊他乡之感。建康(今江苏南京)距离开封,实际上并不远,然而对一个战乱中流离在外的人来说,却有如天涯海角。  ④“花弄影”三句,这是变乱之前全盛时上元节的情形。花枝袅娜,月光皎洁,宫殿华丽,云彩绚丽,一片祥和的景象。  ⑤华胥梦,词人记忆中繁荣和谐的景象犹如华胥之梦。华胥梦一语出自《列子·黄帝》。故事谓黄帝昼寝而梦,游于华胥氏之国,其国无帅长,一切崇尚自然。

这首词写于元宵佳节。此时作者随驾到达建康,抚今忆昔,表达了沉痛的爱国情思。

词的上片作者惊佳节、悲异地。“客路那知岁序移,忽惊春到小桃枝”。时间匆匆,词人身在客地,不知不觉,桃枝着花,春天已到,上元又至。作者惊叹之余,目睹眼前战乱之景,不禁悲从心生。“天涯海角悲凉地,记得当年全盛时”。身在他乡,犹如天涯。今日异乡战乱,节日之景,又使词人想到家乡太平盛世之荣。作者抚今追昔,思乡之情充满于胸。

词的下片词人回想当年,伤心不已。“花弄影,月流辉,水精宫殿五云飞”。月洒清辉,花儿弄影,皇宫内外,一片吉祥繁荣华贵之景。“分明一觉华胥梦,回首东风泪满衣”。而今,繁华已成过去,战乱已成现实。去年的今天之景已成记忆,禁不住悲伤之情涌上心头,忧伤泪水不住地流。“男儿有泪不轻弹”,作者赤诚的爱国情怀,满注于字里行间。  

综观全词,结构缜密,意境深沉。回忆对比的手法,冲破时间空间的束缚,一任感情发泄,姿意挥写。全词哀而不伤,刚健深挚,清人况周颐评曰:“清刚沈至,卓然名家,故君故国之思,流溢行间句里。”

桃花是春天早发的花卉,它粲如锦浪,艳如红霞,装点盎然春意,因此被视为春天的意象。如果说,梅花是报春使者,那么,桃花的绽放就是真正宣告了春天的到来。尤其是一种称之为“小桃”的桃花开得更早。陆游《老学庵笔记》卷四云:“小桃上元前后即著花。”小桃花开让人真切地感受到春天的气息。李持正《人月圆》:“小桃枝上春风早,初试薄罗衣。”赵鼎的“客路那知岁序移,忽惊春到小桃枝”。桃花优美的姿容,妍丽的色彩,勃勃的生机,现身的绝好时节,使之成为春天无可挑剔的形象代言人。

●赵鼎(1085~1147),字元镇,自号得全居士,解州闻喜(今属山西)人。崇宁五年(1106)进士。累官河南洛阳令。高宗即位,除权户部员外郎。建炎三年(1129),拜御史中丞。四年,签书枢密院事,旋出知建州、洪州。绍兴年间几度所相,后因与秦桧论和议不合,罢相,出知泉州。寻谪居兴化军,移漳州、潮州安置。再移吉阳军。在吉阳三年,知秦桧必欲杀己,不食而卒,年六十三。孝宗朝,谥忠简。赵鼎主要从政,也能词。有《得全居士词》。今存词四十五首。

代表词作:《蝶恋花·尽日东风吹绿树》《点绛唇·香冷金炉》《好事近·兰烛画堂深》《乌夜啼·檐花点滴秋清》《浣溪沙·艳艳春娇入眼波》《浪淘沙·归计信悠悠》《水调歌头·屋下疏流水》《满江红·惨结秋阴》《如梦令·烟雨满江风细》等。

●鹧鸪天,参见第78页相关介绍。

●赵鼎为南渡名相,与李光、李纲、胡铨合称“南宋四名臣”,成语“气壮山河”就出自于他与秦桧斗争的故事。高宗偏安于江南,不想抗金,秦桧便竭力唆使高宗与金国讲和。赵鼎对此自然反对。于是,秦桧经常在高宗面前说赵鼎的坏话,使高宗对他逐渐失去信任,并被贬到外地做官。赵鼎离京时,秦桧假惺惺地为他送行。赵鼎并不领情,只是轻蔑地瞧了他一眼,拱拱手就走了。为此,秦桧更加忌恨赵鼎,将他越调越远,最后贬谪到朱崖。赵鼎在朱崖住了三年,熟人都不敢去看望他,生活非常困苦,不久患了重病。临死前,他把儿子叫到床前,悲愤地说道:“秦桧非要置我于死地。我不死,他可能会对你们下毒手;我死了,才可不再连累你们!”说罢,他叫儿子取来一面铭旌,在上面书写了一行字:“身骑箕尾归天上,气作山河壮本朝。”意思是:我身骑箕、尾两座星宿回归上天,我的气概像高山大河那样雄壮豪迈地存在于本朝。几天后,赵鼎不食而死。

山河沦陷,身在他乡。“天涯海角悲凉地”是爱国志士的共同之感。



登岳阳楼

杜甫

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

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



这首诗题目是《登岳阳楼》,然而作者并不局限于写“岳阳楼”与“洞庭水”。而是从大处着笔:时间上抚今追昔;空间上包吴楚、越关山。吐纳天地,心系国家安危,悲壮苍凉,催人泪下。

一二句写早闻洞庭盛名,然而到暮年才实现目睹名湖的愿望。表面看有初登岳阳楼之喜悦,其实意在抒发早年抱负至今未能实现之情。用“昔闻”为“今上”蓄势,归根结蒂是为描写洞庭湖酝酿气氛。虚实交错,今昔对照,从而扩大了时、空领域。

颔联是写洞庭的浩瀚无边。洞庭湖坼吴楚、浮日月,波浪掀天,浩茫无际。“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这是写洞庭湖的佳句,被王士禛赞为“雄跨今古”。

颈联写政治生活坎坷,漂泊天涯,怀才不遇的心情。“亲朋无一字”,得不到精神和物质方面的任何援助;“老病有孤舟”,从大历三年正月自夔州携带妻儿、乘舟出峡以来,既“老”且“病”,飘流湖湘,以舟为家,前途茫茫,何处安身,面对洞庭湖的汪洋浩淼,更加重了身世的孤危感。

尾联写眼望国家动荡不安,自己报国无门的哀伤。“凭轩涕泗流”,由此作者的哀伤程度可以窥见一斑。

“分明一觉华胥梦,回首东风泪满衣”。“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面对国破家亡,作者报国无门,只能以泪洗面。

分明一觉华胥梦,回首东风泪满衣。

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