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风入松》 - 俞国宝

2019-05-23 可可诗词网-中华宋词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诗词鉴赏《风入松·俞国宝》采桑子欧阳修残霞夕照西湖好,花坞苹汀。十顷波平,野岸无人舟自横。西南月上浮云散,轩槛凉生。莲芰香清,水面风来酒面醒。

一春长费买花钱。日日醉花边。玉骢惯识西湖路,骄嘶过、沽酒垆前。红杏香中箫鼓,绿杨影里秋千。  暖风十里丽人天。花压髻云偏。画船载取春归去,馀情寄、湖水湖烟。明日重扶残醉,来寻陌上花钿

①风入松,乐府古琴曲名,后用作词牌名。  ②玉骢(cōnɡ),指毛色青白相间的马。  ③丽人天,杜甫《丽人行》中:“三月三日气象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④髻云偏,指头上插的花太多,把头发压斜了。  ⑤花钿,以金银珠宝等制成的花朵形的首饰。

本词描写西湖春游时的繁华景象,把大好春光和人们争相赏春的情形和惜春的情绪都体现的淋漓尽致,生动地反映出西子湖畔迷人的风光及游人络绎不绝的繁华景象,并从侧面反映出南宋上层社会贪图享乐、腐朽荒奢的社会风气。

词的上片写春景。起首两句就写出闲淡荒糜,“日日”呈现出游春的风气,入笔自然。接下句绘出游春的非凡盛况。作者先写游人之豪兴,花边买醉,席上听歌;次记车马之纷繁,白马如玉,骄嘶湖边。一个“醉”字,使读者感到游者的情态,技法上也直贯篇末。后两句描绘湖上之美景,歌舞欢乐之实情。读了上片,我们看到这样一幅西湖春光图:红杏飘香,绿杨婆娑,湖边人山人海,车水马龙,买花、沽酒,歌舞、秋千,一片沸腾的好景色。

下片写恋春惜春的情绪。前两句承接上片,为下面作了铺垫。写游人之钗光鬓影,绵延长景。好天气自有好心情,紧跟两句写人们恋惜春光的情绪,绵渺多姿,风致妍秀,十分动人。这是这首词的核心句,是画龙点睛之笔!末句回应篇首,结束全篇,余波袅袅,留给读者以期盼之感受,使人读来又如身临西湖一般,不肯去。

词中“玉骢惯识西湖路”,从晏几道《鹧鸪天》“梦魂惯得无拘检”脱胎;“暖风十里丽人天”典化杜甫《丽人行》“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句。这使西湖春游图意蕴更扩大,味道更香醇。后人对此词赞赏有加。沈际飞评:“起处自然馨逸。”况周颐概括:“流美”。陈廷焯引诗誉词“金勒马嘶芳草地,玉楼人醉杏花天”,有此香艳,无此情致。结尾二句余波绮丽,可谓“回头一笑百媚生”。

酒是这首词的意象。古人有折柳赠别之说。饮酒抒情是一种起源更早、具有更大的普遍性的习俗。酒与伤怀、别离文学结下不解之缘,成为叙愁尽兴、生发情绪的又一意象。在书写别离感伤文学的作家笔端,不论别离于何时何地,均会“聊共引离尊”(秦观《满庭芳》),“都门帐饮无绪”(柳永《雨霖铃》),“醉不成欢惨将别”。在这首词作之中,词人于游赏湖光山色中,借酒抒发畅快情绪,但有暗含淡淡的愁绪愁情,从而使酒的意象更加丰满多韵。

●俞国宝,生卒年不详,约公元一一九五年前后在世,临川(今江西抚州)人。淳熙太学生。有《醒庵遗珠集》,不传。

代表作品:《贺新郎·梅》《瑞鹤仙·春衫和泪著》《清平乐·数声乌鹊》《卜算子·剪烛写香笺》。

●风入松,参见第396页相关介绍。

●《风入松》是淳熙年间作者为西湖断桥畔小酒家所作,并书写在酒家的素色屏风上面。据说当年太上皇高宗赵构乘船出游,经断桥时,看到桥旁有间素雅的小酒家便进去歇息。赵构虽然在收复失土、恢复山河上既是懦夫又是外行,但对书法、诗词还是颇有功底的。他驻目细品屏风上写着的一首《风入松》词,很是赞赏,便问是何人所作。有人告知是太学生俞国宝醉中所写。高宗笑着说:“此词甚好,但末句未免儒酸。”便将“明日再携残酒”句改定为“明日重扶残醉”,钦定句设想明日之事,补足今日的留恋之情,妙结全篇,词意及境界有很大提升。全词形象地勾勒出歌舞升平的景象,高宗当日便传旨授给俞国宝官职。俞国宝一词得官,令太学生们欣羡不已。

前词《风入松》是一幅西湖春游图,诗人醉乎山水之间。下面是欧阳修绘出的一幅晚游西湖图,是景不醉人,人自醉。



采桑子

欧阳修

残霞夕照西湖好,花坞苹汀。十顷波平,野岸无人舟自横。

西南月上浮云散,轩槛凉生。莲芰香清,水面风来酒面醒。



词的开头点出兴游的时间,“残霞夕照”是天将晚而未晚、日已落而尚未落尽的时候。“夕阳无限好”,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诗人歌咏过这一转瞬即逝的黄金时刻。欧阳修没有直写景物的美,但这时的西湖,作者却觉得“好”,好就好在“花坞苹汀”。在残霞夕照下所看到的是种在花池里的花,长在水边或小洲上的苹草,无一字道及情,但情却寓于景中了。“十顷波平”,波平如镜,浩渺无边。“野岸无人舟自横”,道出了此刻“野岸”的幽静沉寂。

时间推移,“西南月上”,残霞夕照已经消失。月自西南方现出,虽在“浮云散”之后,这月色也不会十分皎洁。这种色调与前面的淡素画图和谐融洽,见出作者用笔之细。“轩槛凉生”,直到这时才隐隐映现出人物来。至此可知,上片种种景物,都是这醉人的眼目所见,显然他在这里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这里,作者以动写静,一切都是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使人们仿佛置身红尘之外。

此词描绘颍州西湖的美景,表达了词人寄情山水的志趣。全词即景抒情,词风清疏峻洁,意境清淡平和,给人以极高的艺术享受。

古来文人墨客,以西湖为歌咏对象的诗词不胜枚举。面对同样的美景,不同的境界,产生不同的感悟。有的充满粉饰太平的“儒酸气”,有的表达了视富贵如浮云的心志;有的流出低迷颓唐情色,有的抒发进取不渝的胸怀。西湖装不下钱塘水,却容得下天下的诗词歌赋。

画船载取春归去,馀情寄、湖水湖烟。

十顷波平,野岸无人舟自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