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鹧鸪天》 - 姜夔

2019-05-23 可可诗词网-中华宋词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诗词鉴赏《鹧鸪天·姜夔》丁巳元日

丁巳元日



柏绿椒红事事新。隔篱灯影贺年人。三茅钟动西窗晓,诗鬓无端又一春。  慵对客,缓开门。梅花闲伴老来身。娇儿学作人间字,郁垒神荼写未真

①鹧鸪天,词牌名。  ②郁垒,此两字繁体笔划甚多,儿童初学字,不易写对。神荼、郁垒是左右门神。

这首词作于新年伊始,表现出了一种祥和与安宁的气氛。

词的上片写守岁的情景。词人斟上一杯碧绿的柏叶酒,盛上一盘火红的花椒子守岁。看着竹篱外的点点灯火,照映着往来拜年人的影子,不知不觉西窗曙色初动,吴山上三茅堂的钟声也响起,新的一年又到来了。酒、灯、人、钟,是何等的安闲而温馨的画面啊。只是这平安来得非常不易。就在腊月二十六、七的时候,词人还在从吴江赶往杭州的船上呢。其间他还填了一首《浣溪沙》,表达了自己对温暖的家的渴念:“春浦渐生迎棹绿,小梅应长亚门枝。一年灯火要人归。”现在,人终于归来了,在经历了太多南蚁北驾的徒劳奔波之后,他决心听从平居生活的召唤了。

词的下片描述想像中的恬淡生活。把家安在杭州后,他决心深居简出从此教儿学字,教女吟诗,并让门前横斜的梅花,伴随自己度过此生。儿女膝前绕,其乐融融的天伦之境,真是词人所追求的生活吗?他真的是想用“梅花闲伴老来身”吗。其实不然,要知道,在姜白石的词中,梅花向来都是作为一段相思的符号而出现的。梅时时在触动他内心的隐痛。本来,在这个冬天里,他还一直想去合肥与佳人相会,而终未成行。于是有了一首《江梅引》“人间离别易多时”,然而这徒然的思念,枉然的追寻,何时是一个尽头?他渐渐明白了自己宿命的结局,如今,丙辰过了是丁巳,冬过了是春,重拾旧欢,再续前缘,似乎的确不可能了,这一句“梅花闲伴老来身”又寄寓了词人多少感伤和无奈呀。

这首小词清雅俊逸而又温婉抒情,所营造的意境美与画面美和谐统一,代表了白石词的另一种风格。

●姜夔于宋光宗绍熙二年(1191)到范成大的石湖别墅作客,席间见其歌伎小红,深为倾倒。他写下的千古流传的《暗香》《疏影》二曲,由歌女演绎出来清婉美妙,范成大十分欣赏,便将小红赠予姜夔。白石携美还乡,自吴江垂虹桥下过,诗兴大发,写了一首七绝《过垂虹》:“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陵渡,回首烟波十四桥。”这也成了他的千古佳作。而今夜,烟波桥下没有歌声萧声,连橹声也没有。也不知当初那一只小船,是否载得动姜夔与小红的一腔深情?他清贫的生活,是否能延续这浪漫的情愫?而小红的身影,随着时间的流逝,便在他的诗词中渐渐消失了。

●鹧鸪天,参见第78页相关介绍。

●前人对姜夔词的评价摘要:

①宋·张炎《词源》卷下:“姜白石词如野云孤飞,去留无迹。”

②宋·黄升《中兴以来绝妙词选》卷六:“白石道人,中兴诗家名流,词极精妙,不减清真乐府,其间高处,有美成所不能及。”

③清·汪森《词综》序:“西蜀南唐而后,作者日盛,宣和君臣转相矜尚,曲调愈多,流派因之亦别,短长互见。言情者或失之俚,使事者或失之伉。鄱阳姜夔出,句琢字练,归于醇雅。于是史达祖、高观国羽翼之;张辑、吴文英师之于前;赵以夫、蒋捷、周密、陈允衡,王沂孙、张炎、张翥效之于后。譬之于乐,舞箾至于九变,而词之能事毕矣。”

④清·周济《宋四家词选》序论:“白石脱胎稼轩,变雄健为清刚,变驰骤为疏宕。盖二公皆极热中,故气味吻合。辛宽姜窄,宽故容藏,窄故斗硬。”

⑤清·刘熙载《艺概》卷四:“白石才子之词,稼轩豪杰之词。才子豪杰,各从其类爱之,强论得失,皆偏辞也。姜白石词,幽韵冷香,令人挹之无尽。拟诸形容,在乐则琴,在花则梅也。”

⑥清·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二:“姜尧章词,清虚骚雅,每于抑郁中饶蕴藉,清真之劲敌,南宋一大家也。梦窗、玉田诸人,未易接武。”

白石为人淡远超脱,即使对异性情人,也保持一种虔诚的尊敬,词中对女子的怀念,多是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



琵琶仙

姜夔



《吴都赋》云:户藏烟浦,家具画船。唯吴兴为然。春游之盛,西湖未能过也。己酉岁,予与肖时父载酒南郭,感遇成歌。

双桨来时,有人似、旧曲桃根桃叶。歌扇轻约飞花,蛾眉正奇绝。春渐远、汀洲自绿,更添了、几声啼。十里扬州,三生杜牧,前事休说。  又还是、宫烛分烟,奈愁里、匆匆换时节。都把一襟芳思,与空阶榆荚。千万缕、藏鸦细柳,为玉尊、起舞回雪。想见西出阳关,故人初别。

这是白石在湖州春游时的感怀之作。因为词人在合肥有一段终身难忘的恋爱经历,今在游湖时偶遇一女子,好像他在合肥的旧识,又引起白石无限感怀。

上片抒写偶遇女子时的惊喜和伤感。船上的女子载歌载舞,他一看惊呆了,竟酷似当年在合肥坊曲中的相知,看她的动作,还有那眉目,真是一般无二。不待他回过神来,船儿早已走远过了。耳畔传来“不如归去”的鶗鴂声,一种惆怅涌上心头。词人这种深情的追忆,真是令人心痛呀。下片展开写这似可解又不可解的情愫。又是一个寒食节,时间在悄悄流逝。面对乱飞的杨花榆荚,词人的心情可想而知。眼前的风景令人回想起当年的分别,她为我唱阳关别曲,劝我更进杯酒。万万没有想到,那就是彼此最后的一面呵。

这首词虽把爱情写得清空、缥缈又纯静,但却表现了词人执著而又浓郁的感情。

柳的意象在白石的词中意味着相思、感伤。那摇摆的柳枝,飘飞的柳絮,恰似词人愁绪在飞扬,对心中女子的思念就在这千万柳丝起舞飞雪处。丝丝柳色牵动词人“三生情愫”。

慵对客,缓开门,梅花闲伴老来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