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千秋岁》 - 赵彦端

诗词鉴赏《千秋岁·赵彦端》

杏花风下。独立春寒夜。微雨度,疏星挂。晖晖浓艳出,袅袅繁枝亚。朱槛倚,轻罗醉里添还卸。  寂寞情犹乍。怅望骖鸾驾。衣褪玉,香欺麝。一花拼一醉,杯重凭谁把。春去也,重帘翠幕人如画。

①千秋岁,词牌名。  ②杏花风,清明前后杏花开放时的风。  ③晖晖,阳光。  ④袅袅,形容细长柔软的东西随风摆动。  ⑤骖鸾,仙人云游时驾驭的鸾鸟。

春风轻拂,正是结伴同游、踏青赏春的好时节,但重重帘幕,却锁住了那最向往温情的鲜活灵魂。

上片展现了一幅春夜美人独饮图。春风轻拂,一位女子在寒冷的春夜独自伫立。一场微雨刚过,仅有几颗星星挂在夜幕中向这位女子投来遥望的目光。“独立”显示出女子满怀心事的寂寞之状;春寒、微雨、疏星与形单影只的女子遥相呼应,更渲染了春夜寂寞冷清的气氛。太阳渐渐升起,阳光染艳了春日花树的颜色,细长柔软的繁枝随风拂动。“晖晖浓艳出”显现出夜间与白天万物颜色的改变,一切都变得鲜艳活泼。女子倚在朱红色的门槛上,醉意朦胧,将因夜寒而添的罗衫轻轻褪去。“添还卸”暗示出女子因满怀心事彻夜未眠,罗衫因夜寒觉冷而添又因日出温暖而卸去。

下片写出寂寞女子春日惜春意。寂寞之情在这莺歌燕舞、一派生机的春日突然加重,女子怅然若失地独坐在屋内。她专注地望着门外,希望那驾载着心爱之人的马车会突然停在自己面前。衣服的颜色因春的浓艳而淡退,麝香的气味也消失在浓郁的花香之中。“褪”“欺”是化静为动之笔,词人将静止的状态演化为动态的对比:女子身上的服饰、屋内的香气与整个红艳绿翠、芳香四溢的春天对比,更突出了女子内心的凄凉。为每一朵花干杯,直到醉的无法举杯。春天即将离去,徒留那重帘翠幕之中美如画中天仙般的女子,独自辗转在季节的轮回里。女子怜花而赏花,可又有谁来欣赏她美丽的容颜呢?词人叹春之将逝又何尝不是在为女子惋惜?更何况这份孤寂可能会伴随岁月的流转“绵绵无绝期”呢?

本词运用了拟人、对比、渲染的艺术手法,借女子之举表达了自己的惜春之情和对一切美好事物的珍惜。尤其是“重帘翠幕”句将女子置于整个春天的宏大背景之中,更是突出了她的孤寂感,让人不禁从心底生出一份怜惜之情。

●千秋岁,参见第38页相关介绍。

●杏花雨:出自宋代释志南《绝句》:“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杏花盛开时节,细雨蒙蒙,衣衫渐沾渐湿,杂着杏花的芬芳;杨柳吐青,天气转暖,春风拂面,醉人宜人,伴着杨柳的清香。剪剪轻风细细雨,悠然徜徉春色里,何等惬意。雨,冠以杏花,是杏花浸湿过的雨,使全诗意境更加清新、纯净。上词中给风也冠以杏花,使人仿佛在风中嗅到了杏花的清香。

“一花拚一醉,杯重凭谁把”两句生动地展现了女子因自己容颜空艳、无人怜惜所生发的惜花之意,这份情感在《红楼梦》中的林黛玉诗中有更加充分的表达。

葬花吟(节选)

曹雪芹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葬花吟》是作者借以塑造林黛玉这一艺术形象、表现其性格特性的重要作品。

落花满天随风飘落,香消色衰有谁爱怜?春榭之间柳枝随风轻拂,漂泊的飞絮被绣帘阻绊。闺中的女子叹息春已迟暮,满怀愁情无处排遣。不忍心来回踩踏这娇弱的花瓣,于是手执花锄将这些生灵安葬。柳丝榆荚只顾自己生机满枝,任凭桃李的花瓣被雨打风吹去。桃李明年还可开花,可明年这闺中之人不知还能有谁?这几句诗诉尽了多愁善感的林妹妹的惜春爱花之情,且并非一味哀伤凄恻,其中仍然有着一种抑塞不平之气。“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就寄有对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的愤懑。此诗风格上所仿效的初唐歌行体,是一种流行的通俗诗体,遣词浅显流畅,音节回环复叠,抒情淋漓酣畅。

飞花、谢花、消红、断香、轻絮等意象的组合充分展现了寄人篱下的林黛玉的暮春之悲和流光之叹。与赵词相较,那份不为人知的苦楚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晖晖浓艳出,袅袅繁枝亚。

一花拼一醉,杯重凭谁把。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23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niandaishici/songci/104208.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