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六州歌头》 - 韩元吉

诗词鉴赏《六州歌头·韩元吉》桃花

桃花



东风着意。先上小桃枝。红粉腻。娇如醉。倚朱扉。记年时。隐映新妆。面临水岸。春将半。云日暖。斜桥转。夹城西。草软莎平跋马,垂杨渡、玉勒争嘶。认蛾眉凝笑,脸薄拂燕支。绣户曾窥。恨依依。  共携手处。香如雾。红随步。怨春迟。销瘦损。凭谁问。只花知。泪空垂。旧日堂前燕,和烟雨,又双飞。人自老。春长好。梦佳期。前度刘郎,几许风流地,花也应悲。但茫茫暮霭,目断武陵溪。往事难追。

①六州歌头,词牌名。  ②记年时,记得一年之前。  ③跋马,骑马。  ④燕支,胭脂。  

⑤刘郎,此指刘晨入天台遇仙女事。  ⑥武陵,本指桃源仙境,此指遇仙之桃溪。

六州歌头本是鼓吹曲,大多与悲壮激越的声情联系在一起,可这却是一首典型的艳词!词人借桃花诉说一段美丽而幽怨的爱情故事。

上片先以小桃枝起兴。“东风着意。先上小桃枝”,其中“先上”二字,将温馨的东风对桃枝的眷恋形象生动地表达出来。“小桃枝”一词,使得鲜艳娇媚、玲珑可爱的形象呼之欲出。“红粉腻。娇如醉。倚朱扉”三句将佳人比桃花,如果前句是远写,此句则是近描:白里透粉的容颜,如醉如痴的娇态,轻倚门扉的妖娆,使静物富有了人的丽质和气息,于是由花及人引出了“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式的回忆:“记年时。隐映新妆面”两句,接着作者进行了大段具体细腻的渲染,回忆了与佳人会面的良辰、佳地、美景,采取叠用短句的形式,细致委婉地表现了词人钟情之深。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词情忽然转折:“绣户曾窥。恨依依。”“绣户曾窥”写追寻佳人的过程;“恨依依”则写寻人未能如愿的惆怅之情。

下片以“共”字开头转接。仍在当年“共携手处”徘徊,可眼前的桃花却已非往日的娇艳可比,它早变得香薄似雾、落红随步,因而作者对春光的迟暮不免心生埋怨。面对流水落花春将去,佳人不再的情景,踯躅徘徊于花径,接下去四句极写自己的相思苦痛;“销瘦损。凭谁问。只花知。泪空垂”。桃花可以作证,自己被别离折磨得消瘦憔悴,而佳人却一无所知。行文至此,作者心绪益发紊乱,触物伤情、哀绪纷呈:“旧日堂前燕,和烟雨,又双飞”,反衬自己孤独栖居的心情。最后以“但茫茫暮霭,目断武陵溪。往事难追”,点明了往事不再、旧梦难圆的主题。

总体来看,此词以咏“桃花”为线索,通过大量铺陈、繁句密韵,渲染词人缠绵悱恻的爱情。多用典故,化用名句,紧扣“桃花”题面,出奇制胜地抒发了自己的愁绪。风情委婉,文采绮丽。

●六州歌头,参见第161页相关介绍。

●韩元吉的词很有特色,时人及后人多有赞誉:

黄昇:“文献、政事、文学为一代冠冕。”

陆游:“落笔天成,不事雕镌。如先秦书,气充力全。”

黄蓼园:“神州陆沉之慨。”

《四库全书总目》:“诗体文格,均有欧、苏之遗,不在南宋诸人下。”

●本词化用的典故及名句。

“记年时。隐映新妆面”,化用唐朝崔护《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旧日堂前燕,和烟雨,又双飞”,化用唐朝刘禹锡《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前度刘郎,几许风流地,花也应悲”,化用刘禹锡《再游玄都观》:“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尽净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目断武陵溪”,化用晋陶渊明《桃花源记》故事。

韩元吉的《六州歌头·桃花》,词题是“桃花”,内容却是借桃花描述一段美丽而哀怨的爱情故事。不过,它却是从一首结构简单的七绝脱胎而来:



题都城南庄

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诗的前两句,为我们展现了一幅美丽动人的画面:“人面桃花相映红。”用艳美的桃花为“人面”设置了一个明丽的背景,衬托了少女光彩照人的美丽,同时含蓄地表现出二人脉脉含情,无语凝视的情景,让人产生许多美好的联想,诗的情韵如桃花盛开在读者的心里。而今年重游,美丽的容颜不知何往,只有门前一树的桃花依然盛开在春风里,含笑摇曳。依旧含笑的桃花又引起诗人对往昔的美好回忆,越发感到失去美好事物的怅惘。整首诗桃花贯串始终,人面桃花交相辉映。

旧日堂前燕,和烟雨,又双飞。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23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niandaishici/songci/104213.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