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渌水的诗词校考

二、《渌水》

(一) 渌水曲齐·江奂

塘上蒲欲齐, 汀州杜将歇。春心既易荡, 春流岂难越?

桂楫及晚风, 菱江映初月。芳香若可赠, 为君步罗袜。

校:诗题, 依“琴曲歌辞”类目, “渌水”下加曲、辞 (见下李贺诗) , 均含古义。又“汀州”, 《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 (以下省称《南北》作“汀洲”。按:洲乃水中之岛。“州”乃其本字。后因“州”大多时为行政单位, 又进而作了地名, 于是加水字旁造“洲”字。类似“然、燃”类古今字。又“桂楫”, 《南北》作“桂棹”。按:“棹”读zhào时当船桨讲, 又可指代船。“楫”亦为船桨也可指代船。故两可。而举凡两可之字、词, 均应采用早出之书或版本。又“菱江”, 《谢宣城集》作“菱影”。按:江水映月乃常识, 说“菱影”映月大有标新立异、哗众取宠之嫌!

(二) 同前梁·吴均

香暧金堤满, 湛淡春塘溢。已送行台花, 复倒高楼日。

校:作者吴均, 《南北》注:“一作吴筠。”按:吴均为著名文学家, 后人摹拟其作品被称为“吴均体”。“筠”字不当, 且易与唐代诗人吴筠相混淆, 徒滋纷扰。又“香暧”, 《南北》作“香暖”。按:香暖, 既作用嗅觉又作用于触觉, 是一种美的享受。而“暧”则释为昏暗不明、隐蔽、遮盖, 与诗的意境不和谐。另同时代的柳恽诗亦有“日暖江南春”之句。

(三) 同前二首①江洪

尘容不忍饰, 临池客未归。②谁能别渌水?③全取浣罗衣。④

校:原注①“同前:《玉台 (新咏) 卷一0作《绿水曲》。”按:古汉语中“渌、绿”二字形容水时可以相通。现代汉语读音分别为lù、lǜ。既然《蔡氏五弄》原文为“渌水”, 则应从之。②“客未归:同上及《艺文 (类聚) 》卷四二作‘思客归’。”按:句意为:不加修饰的容颜映在池水中, 让她想到客居他乡的游子归来后的情景。有“思”字, 佳。③“能别:同上作‘知取’。”按:《南北》作“能取”。以“取”代“别”的前提条件与④相关。“全取:同上作‘无趣’。”如不用“无趣”, 则“取”字的重复使文义混乱了。《南北》亦作“无趣”。故“能别”, 似不如“能取”为佳。另, 《南北》次文与此颠倒, 此为第二首。又, 作者江洪, 宋本《艺文类聚》与《诗纪》均作“江淹”, 实误。

潺潺复皎洁, 轻鲜自可悦。横使有情禽, 照影遂孤绝。

校:自可, 《艺文类聚》作“尚可”。按:“自可悦”是自然可悦或自觉欢愉的感觉。“尚可悦”说得就“勉强”多了, 欠佳。

(四) 同前①李白

渌水明秋月, ②南湖採白蘋。荷花娇欲语, 愁杀荡舟人。

校:①“同前:萧本《李太白诗》卷六作《绿水曲》。”按:“渌、绿”, 说已见上文。②“月:王琦注本《李太白集》作‘日’。”按:能使南湖之水明亮闪光的, 应当是太阳而非月亮。另外看得清“荷花娇欲语”情态的, 场景亦应在白天而非月夜。

(五) 渌水辞①李贺

今宵好风月, 阿侯在何处?为有倾城色 (一作人) , ②翻成足愁苦。

东湖採莲叶, 南湖拔蒲根 (一作折薄茸) 。③未持寄小姑, 且持感愁魂 (一作感秋风。) ④

校:诗题①“渌水:《李长吉歌诗汇解》卷四作‘渌水’。”按:说已见上文。又“辞”强于“曲”, 说亦见上文。②“倾城:同上作‘倾人’。”按:“倾城倾国”典出《汉书·外戚传》:“北方有佳人, 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 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1]知“倾人”欠佳。③

“拔:姚仙期本《李长吉集》作‘採’。”按:“拔”的应是“根”, “採”的应是“茸”, 不可互换。再从音韵看, “根、魂”同押“元韵”, “茸与风”为“冬、东”二韵通押, 亦不可交叉。④“愁魂:曾本、二姚本《李长吉集》作‘秋魂’。”按:乐府诗不避字的重复, 如“东湖、南湖”, “未持、且持”。所以“愁苦、愁魂”亦可。“秋”字欠佳。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4-10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ciwenzhang/xueshu/539.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