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陈出新

作者须知复、变之道,反古曰复,不滞曰变。若惟复不 变,则陷于相似之格,其状如驽骥同厩,非造父不能辨; 能知 复变之手,亦诗人之造父也。以此相似一类,置于古集之中, 能使弱手视之眩目, 何异宋人死鼠为玉璞, 岂知周客��㗅而笑 哉! 又复、变二门,复忌太过,诗人呼为膏肓之疾,安可治 也。如释氏顿教学者,有沉性之失,殊不知性起之法,万象皆 真。夫变若造微,不忌太过,苟不失正,亦何咎哉! 如陈子昂 复多而变少,沈、宋复少而变多。今代作者不能尽举,吾始知 复变之道,岂惟文章乎? 在儒为权,在文为变,在道为方便。 后辈若乏天机,强效复古,反令思扰神沮。何则? 夫不工剑 术,而欲弹抚干将、太阿之铗,必有伤手之患,宜其诫之哉! (皎然 《诗式》 卷五)

三不同语意势: 不同可知矣。此则有三同,三同之中,偷 语最为钝贼。如汉定律令,厥罪必书,应为酂侯务在匡佐,不 暇采诗。致使弱手芜才,公行劫剥。若评质以道,片言可折, 此辈无处逃刑。其次偷意,事虽可罔,情不可原。若欲一例平 反,诗教何设? 其次偷势,才巧意精,若无朕迹,盖诗人偷狐 白裘于阃域中之手。吾亦赏俊,从其漏网。

偷语诗例: 如陈后主《入隋侍宴应诏诗》:“日月光天德”, 取傅长虞《赠何劭王济诗》:“日月光太清”。上三字同,下二字 义同。

偷意诗例: 如沈佺期《酬苏味道诗》:“小池残暑退,高树 早凉归”,取柳恽《从武帝登景阳楼诗》:“太液沧波起,长杨高 树秋。”

偷势诗例: 如王昌龄《独游诗》:“手携双鲤鱼,目送千里 雁。悟彼飞有适,嗟此罹忧患”,取嵇康《送秀才入军诗》:“目 送归鸿, 手挥五。 俯仰自得, 游心泰玄”。 (同上)

凡作文,必须看古人及当时高手用意处,有新奇调学之。 (遍照金刚 《文镜秘府论》 南卷)

凡诗者,虽以敌古为上,不以写古为能。立意于众人之 先,放词于群才之表,独创虽取,使耳目不接,终患倚傍之 手。或引全章,或插一句,以古人相粘二字、三字为力,厕丽 玉于瓦石,殖芳芷于败兰,纵善,亦他人之眉目,非己之功 也,况不善乎? 时人赋孤竹则云“冉冉”,咏扬柳则云“依依”, 此语未有之前,何人曾道?谢诗云“江菼亦依依”,故知不必以 冉冉系竹、依依在杨。常乎傍之,以为有味,此亦强作幽想 耳。且引灵均为证,文谲气贞,本于六经,而制体创词,自我 独致,故历代作者师之。此所谓势不同,而无模拟之能也。若 比君于尧舜, 况臣于稷, 绮里之高逸, 于陵之幽贞, 褒贬古 贤,成当时之意,虽写全章,非用事也。古诗:“胡马依北凤, 越鸟巢南枝”、“南登灞陵岸,回首望长安”、“彭薛才知耻,贡公 不遗荣,或可优贪竟,岂足称达生”,此三例,非用事也。(同上)

自作语最难,老杜作诗,退之作文,无一字无来处,盖后 人读书少。故谓韩、杜自作此语耳。古之能为文章者,真能陶 冶万物,虽取古人之陈言入於翰墨,如灵丹一粒,点铁成金 也。(黄庭坚《答洪驹父书》)

山谷云: 诗意无穷,而人之才有限; 以有限之才,追无穷 之意,虽渊明、少陵不得工也。然不易其意而造其语,谓之换 骨法; 窥入其意而形容之,谓之夺胎法。如郑谷 《十日菊》 曰:“自缘今日人心别,未必秋香一夜衰”。此意甚佳,而病在 气不长。西汉文章雄深雅健者,其气长故也。曾子固曰:“诗当 使人一览语尽而意有余”,乃古人用心处。所以荆公菊诗曰: “千花万卉凋零后,始见闲人把一枝。”东坡则曰:“万事到头终 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又如李翰林诗曰:“鸟飞不尽暮 天碧”,又曰:“青天尽处没孤鸿”,然其病如前所论。山谷作 《登达观台》诗曰:“瘦藤拄到风烟上,乞与游人眼界开。不知 眼界阔多少,白鸟去尽青天回。”凡此之类,皆换骨法也。顾况 诗曰:“一别二十年,人堪几回别?”其诗简拔而立意精确。舒王 作《与故人》诗云:“一日君家把酒杯,六年波浪与尘埃。不知 乌石江边路,到老相逢得几回。”乐天诗曰:“临风杪秋树,对酒 长年身。醉貌如霜叶,虽红不是春。”东坡南中作诗云:“儿童误 喜朱颜在,一笑那知是醉红?”凡此之类,皆夺胎法也。学者不 可不知。(惠洪 《冷斋夜话》)

学诗须有始有卒,自能名家,方不枉下功夫。如罗隐、杜 荀鹤辈,至卑弱,至今不能泯没者,以其自成一家耳。 (韩驹、范季随 《陵阳室中语》)

诗人发兴选语,往往不约而合。如“雨中山果落,灯下草 虫鸣”,王维也。“树初黄叶日,人欲白头时”,乐天也。司空曙 有云:“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句法王而意参白,然诗家不 以为袭也。(范晞文 《对床夜语》卷四)

诗恶蹈袭古人之意,亦有袭而愈工,若出于己者。盖思之 愈精,则造语愈深也。魏人章疏云:“福不盈身,祸将溢世。”韩 愈则曰:“欢华不满眼,咎责塞两仪。”李华吊古战场曰:“其存其 没,家莫闻知。人或有言,将信将疑。娟娟心目,寝寐见之。” 陈陶则曰:“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盖工于前也。 (魏庆之《诗人玉屑》卷八引 《隐居语录》 语)

因袭者,用前人之语也。以陈为新,以拙为巧,非有过人 之才,则未免以蹈袭为丑。魏道辅云:“诗恶蹈袭,古人亦有蹈 袭而愈工、若出于己者,盖思之精则造语愈深也。”转意者,因 袭之变也。前者既有是语矣,吾因而易之,虽语相反,皆不失 为佳。(阙名 《诗宪》)

夺胎者,因人之意,触类而长之,虽不尽为因袭,又□不 至于转易,盖亦不同而小异耳。《冷斋夜话》云:“规摹其意而 形容之,谓之夺胎。”换骨者,意同而语异也。《冷斋》云:“不 易其意而造其语,谓之换骨。”朱皞逢年云:“今人皆拆洗诗耳, 何夺胎换骨之有!” (同上)

唐人诗句不一,固有采取前人之意,亦有偶然暗合者。如 李白诗:“河阳花作县,秋浦玉为人。”武元衡诗:“河阳县里玉人 闲。”姚合诗:“文字当酒杯。”贾岛诗:“灯下南华卷,祛愁当酒 杯。” (王懋《野客丛书》卷一九)

唐人诗句,不厌雷同,绝句尤多。试举其略: 如“忽见陌 头扬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王昌龄《春闺怨》也; 而李频 《春闺怨》 亦云:“红粉女儿窗下羞,画眉夫婿陇西头。自怨愁 容长照镜,悔教征戍觅封侯。”王勃《九日》诗云:“九月九日望 乡台,他席他乡送客杯。人今已厌南中苦,鸿雁那从北地 来”; 而卢照邻 《九日》 诗亦云:“九月九日眺山川,归心归望 积风烟。他乡共酌金花酒,万里同悲鸿雁天。”杜牧《边上闻胡 笳》诗云:“何处吹笳薄暮天,塞垣高鸟没狼烟。游人一听头堪 白,苏武争禁十九年”; 胡曾诗云:“漠漠黄沙际碧天,问人云 此是居延。停骖一顾犹魂断,苏武争消十九年?”戎昱《湘浦 曲》 云:“虞帝南巡不复还,翠娥幽怨水云间。昨夜月明湘浦 宿,闺中环珮度空山”; 高骈云:“帝舜南巡不复还,二妃幽怨 水云间。当时珠泪垂多少? 只到而今竹尚斑。”白乐天诗:“绿浪 东西南北水,红阑三百九十桥”; 刘禹锡云:“春城三百九十 桥,夹岸朱楼隔柳条。”杜工部诗:“新春看又过,何日是归 年”; 李太白云:“万里关塞断,何日是归年?”莺莺诗:“自从销 瘦减容光,万转千回懒下床。不为旁人羞不起,因郎憔悴却羞 郎”; 欧阳詹 《太原妓》诗:“自从销瘦减容光,半是思郎半恨 郎。欲识旧时云髻样,开奴床上镂金箱。”李贺咏竹云:“无情有 恨何人见,露压烟笼千万枝”; 皮日休咏《白莲》云:“无情有 恨何人见,月晓风清欲坠时。”陆龟蒙《送棋客》诗云“满目山 川似弈棋,况当秋雁正斜飞。金门若召羊玄保,赌取江东太守 归”; 温庭筠《观弈》诗云:“闲对奕秋倾一壶,广羊枰上几成 都。他时谒帝铜水池,便赌宣城太守无。” (杨慎《升庵诗 话》卷八)

汉贾捐之《议罢珠崖疏》云:“父战死于前,子斗伤于后, 女子乘亭鄣,孤儿号于道。老母寡妇,饮泣巷哭,遥设虚祭, 想魂乎万里之外。”《后汉·南匈奴传》、唐李华《吊古战场 文》,全用其语意,总不若陈陶诗云:“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 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一变而 妙,真夺胎换骨矣。(同上书卷五)

作诗最忌蹈袭,若语工字简,胜于古人,所谓“化陈腐为 新奇”是也。(谢榛《四溟诗话》 卷二)

凡袭古人句,不能翻意新奇,造语简妙,乃有愧古人矣。 谢庄《月赋》:“洞庭始波,木叶微脱”,盖出自屈平“洞庭波兮 木叶下”。譬以石家铁如意,改制细巧之状,此非古良冶手 也。王勃《七夕赋》:“洞庭波兮秋水急”,意重气迫,而短于点 化,此非偷狐白裘手也。许浑《送韦明府南游》诗:“木叶洞庭 波”,然措词虽简,而少损气魄,此非缩银法手也。(同 上书卷三)

“信唯饿隶,布实黥徒”,班固史赞语也; 王维诗有“亥为 屠肆鼓刀人,赢乃夷门抱关者”。“慨然叹曰,道固不同”,潘岳 诔辞也; 李白诗有“秦人相谓曰,我属可去矣”。虽未必相模 仿,而语格恰同。诗即有韵之文,在所善用耳。(胡震亨 《唐音癸签》 卷一一)

脱胎换骨者,偷势也。若挦扯吞剥,一钝贼耳。凡所谓翻 案法、脱胎法、换骨法,皆宋人梦中谵语,留一句于胸中,三 生不能知诗。( 《瀛奎律髓》 卷二七曾几 《所种竹鞭盛 行》 冯舒评语)

后人诗句多有似袭前人者,大抵神与境合,遂尔触笔,不 觉偶同。亦有于增损之间,用意尤精,如李嘉祐诗“水田飞白 鹭,夏木啭黄鹂 ”,而右丞加以“漠漠”、“阴阴”字,更觉精神飞 越,岂尽得以袭取归咎耶? (田同之《西圃诗说》)

以诗入诗,最是凡境。经史诸子,一经征引,都入咏歌, 方别于潢潦无源之学(曹子建善用史,谢康乐善用经,杜少陵 经史并用)。但实事贵用之使活,熟语贵用之使新,语如己 出,无斧凿痕,斯不受古人束缚。(沈德潜《说诗晬语》 卷上)

诗不学古,谓之野体。然泥古而不能通变,犹学书者但讲 临摹,分寸不失,而己之神理不存也。作者积久用力,不求助 长,充养既久,变化自生,可以换却凡骨矣。(同上)

观唐人所作,知诗道如蝉脱异形,布种得获,未常不推陈 出新,不失本性也。西昆孤艳,《绿衣》、《硕人》之苗裔也。 《考牧》、《考室》,长吉、玉川之初祖也。储、王田园之趣,肇 自 《豳风》。杜陵之“沉郁顿挫”,昌黎之“妥帖排奡”,胎息于 《生民》、《清庙》。(阙名 《静居绪言》)

唐人最善于脱胎,变化无迹,读者惟觉其妙,莫测其源。 如谢惠连《捣衣》云:“腰带准畴昔,不知今是非。”张文昌 《白词》则云:“裁缝长短不能定, 自持刀尺向姑前”, 裴说《寄 边衣》云:“愁捻银针信手缝,惆怅无人试宽窄”,非皆本于谢 语乎? 又金昌绪“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 得到辽西。”岑嘉州则脱而为“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 里”,至家三拜先生 (按指方干),则又从岑诗翻出云:“昨日草 枯今日生,羁人又动故乡情。夜来有梦登归路,未到桐庐己及 明。”或触影生形,或当机别悟,唐人如此等类,不可枚举。解 得此法,五经、廿一史皆我诗心也。(方南堂《辍锻 录》)

古人虽宗仰前哲,决不肯蹈其臼科。如少陵集中无古乐 府,而“三吏三别”即效其体; 白香山 《秦中吟》 等篇制题仿 杜,而体又不类焉。香山又有 《放言》七律五首,乃约步兵 《咏怀》、太冲 《咏史》之旨,而束之以律体,虽云“和元九”, 实乃别调孤行,此古人变化出奇之法也。后朱竹垞以经解为韵 语,赵瓯北以史论为韵语,翁覃溪以考据金石为韵语,虽各逞 所长,要以古人无体不备,不得不另辟町畦耳。(吴仰贤 《小匏庵诗话》 卷一)

新亦非诡异刮龟毛也。退之称长吉能探寻前事,今古末尝 经道者。……老杜云:“赋诗新句稳”,又“诗清立意新”。东野 云:“渊咏文字新”。岑参云:“更得清新否”。权德舆云:“新诗寒 玉韵”。刘得仁云:“刻骨搜新句”。李德裕云:“时辈毁尖新”。 王建云:“自看花样新”。方干云:“织锦虽云用旧机,抽丝起样 更新奇”。(胡寿芝 《东目馆诗见》 卷三)

诗有无心与前人同者,有诵忆前人诗,久不觉,误用为己 语者,亦竟有袭取者。如郑毅夫之自首免罪者,罕矣。芥隐论 王僧孺、梁元帝同灵运,老杜屡同阴铿,至有一联仅易一二字 者,每云青出于蓝,然总近袭取,不可学。(同上)

子建“明月照高楼”,德琏“乐饮不知疲”,康乐“步出西城 门”,安仁“但愬杯行迟”,皆有所本,况其余人。或谓乐天“客 告暮将归,主称日未斜”,本之张卫“客赋醉言归,主称露未 稀”,谓唐人重《文选》应尔。然则皎然所列三偷中,“偷语”为 钝贼者,何指? (同上)

老杜多取阴铿,不可掩。而祖之者为美其名,曰祖述有 自,非豪杰语也。……太白奇崛,最号不袭前人,而《鸣皋》 一篇,亦首尾楚词。……摩诘有诗名,然好取人文章佳句,人 亦无疵,《玉涧杂书》谓唐以前有此例。罗绍威喜昭谏诗,公 然号曰《偷江东集》,是亦剧贼已。(同上)

唐人诗之最佳者,每更相仿效,数见不鲜。王湾“潮平两 岸阔,风正一帆悬”,不如太白“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近 于自然。论浑雄,则太白似不如少陵“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 流”。孟襄阳“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不如“江流天地外, 山色有无中”。白香山“人家半在船,野水多于地”,不如赵师 秀“野水多于地,春山半是云”。许棠“四顾疑无地,中流忽有 山”不如“天当尽处疑无地,水到中流忽有山”更为圆足。 (余云焕 《味疏斋诗话》卷一)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7-15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ciwenzhang/xueshu/3276.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