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猛《大音乐家》高中作文

2020-04-17 可可诗词网-高中生作文 https://www.kekeshici.com

大音乐家

音乐学院,面试现场。

主面试官张明看了看身边没有动静的老爷子,向台上的女孩儿示意:下一个。偌大的音乐厅,寂然无声。

自主招生政策出台后,学院积极响应,成立了自招面试部,年仅27岁的张明坐上了头把交椅。作为未开放自主招生时期唯一一个被破格录取的钢琴特长生,入校十年,张明用修长的十指,敲出了“最年轻的博士”。不分场合时间一尘不染的黑色燕尾服,是他的标配,因为他心底总念着十年前院长的话,这是大音乐家应有的。

可平步青云的张明现在心情是复杂的,此时此刻,一个身穿像没洗成功的底片那样模糊褪色的西服的老头儿,竟在副院长的亲自陪同下被“任命”于此。没有一句解释,哪怕是一句慰问交代也没有,张明就这样顺理成章的成了“副官”。不,没有理,没有章。

倘若张明看起来是刚掌握捕猎技巧,渴望崭露锋芒,急切希望拥有一片领地的雄虎,老头似乎像是历经百战,牙齿被一块块骨头磨平,斗志被一次次处心积虑磨灭,甘愿把肥沃领土拱手让人的老虎。一位是学院稳固的柱子,一位是学院备好的柱子,前辈磨炼新人顺理成章,可这老前辈,似乎并不关心面试情况。

打老爷子来的第一天,就是睡,哪怕是小号的浑响也不能打搅他的美梦。张明不能丢了大音乐家的风度,苦闷地一次次轻拍他。“老师,真的一个都不行吗?”

……

张明有些透不过气,刚才那小姑娘可是上届全国小提琴金弦奖得主,这样的人才放在学院必定不会是无名等闲之辈,更何况,她可是市长的二千金啊。

老爷子鼻子一耸,似问非问地说了句:“完事了?”,目光停滞在钢琴,起身要走。

忽的,张明口袋中还没捂热的信用卡烫得他站了起来:“老师,最后一位是上届小提琴大赛的冠军,名声不小,你看……不考虑吗?”

“我没从中听出能吵醒我的东西。”说罢,踏出了不算小的一步。

恍惚间,张明记忆深处某些东西动了,可老爷子的阔步容不得他多加思索:“那如果她是市长的千金呢?”

“哦?”不远处的老爷子放慢了步调。张明略松一口气,看来是个懂情理的人,也是,毕竟是我的老前辈呢。

“那又如何呢?”

张明眼中的背影略有些模糊了。他想起了中午与市长的饭局,席间他将一张沉甸甸的信用卡收入囊中。

“十万!”张明吼出,脸憋得涨红,好像用光了全身力气,一屁股坐在了那把皮椅上。老爷子站住了,脸上也第一次有了表情,那是一种小孩子捣乱成功赢得糖果的笑,不过在他的脸上,画面一度失调。

“我要全部。”老爷子走向那把皮椅和他,依旧是那么的慵懒。

张明已经没有力气去管那颗悬着却又将落的心了,老头儿,来日方长。挤出一丝不那么好看的笑容:“行,那先代市长谢谢您了。”

老爷子绕过皮椅,走上了台子,坐在了钢琴椅上,好似一片落日余晖中略驼背的老虎,正走向远方,宣告我将让出这片,我爱的土地。

张明掏出手机,无心关注老头儿的行为,在他看来,老头儿并不是什么曾经的顶梁柱,更不是什么大音乐家。但主面试官真的很重要,不然放任老头儿去受贿,指不定学院就要毁在他的手里了。想想副书记、附中校长的儿子,那都是绝佳的音乐才子啊,就这样被不公平的被所谓“吵醒吵不醒”埋没了。对,副院长一定是为了让我看清楚所处位置的重要性才派这么个老头儿来的,只要我如他所说给他信用卡,再参他一本,学校一定会放心把工作全权交给我的……心情突然莫名好了不少的张明看到手机屏幕上下一个月密密麻麻的应酬,突然挺直了腰杆,站起来,把皮椅顶出去老远,欲像老头儿那样,踏出不小的一步。对,这才是真正的主面试官。

突然听到了什么,张明缩回了那探出四分之三的一步。

钢琴传来熟悉的曲调,尘封的回忆终于涌起。

这是张明入院时的自编曲,他记得院长因为此曲夸赞他:大音乐家。

“院长……”张明虚弱地嗫嚅。

“好个大音乐家。”老人站起身,定定地看他。

张明扑通的一下,坐在了地上,回声传遍了整个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