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丽霞《城市·生活》写人高中作文

2020-04-17 可可诗词网-高中生作文 https://www.kekeshici.com

城市·生活

强子是个好孩子,村里人都这么说。

只因家里的的顶梁柱——父亲,死了,是因为病。原本还算殷实的家被掏空了。朱漆大门里只剩下一个空壳子,还留下一个不谙世事的妹妹和柔弱的母亲。十四岁的他,只能挑起这个家的重担。

那一天放学,她对母亲说:"不上了,要跟三爷去打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母亲暗淡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噙满泪水。

一夜无眠,强子的枕边湿成一片。

暮色隐退,天才放亮,厅堂里传来的窸窣惊动了一个寻常的清晨。母亲将行李收拾好,强子的城里生活便开始了。城里的生活,一开始时,强子并不向往。他只想在村里上学,像父亲生前的日子一样。然后和祖辈一样,扎根在这一片

农民的土地上。可现在,由不得他了。

三爷带他到住的窝棚,很简陋,可强子并不抱怨。强子拿出两本书,三爷说:“你小子还真有闲情逸致。”“闲情逸致”,强子想,三爷应该是读过书的人吧。

三爷,四十多岁的人了,为了一家老小,为了生计,不得不走进城里。

三爷说:“我带你出去转转......”

夜晚的柏油路上,汽车穿梭。灯光照射下,一片惨白。橱窗里高傲的女模,眼睛里充满了鄙夷与不屑。强子感到一阵寒意,扯扯衣服,小跑两步,跟紧三爷......

第二天,早饭过后,三爷带强子去干活。他们干的是这个城市里搬运工的活......

在那一片高楼林立的小区里,一个妖娆的女人正在尖着嗓子叫骂,因为强子把家具蹭掉了一块漆皮。女人不依不饶,三爷的一个巴掌落在强子脸上,女人才停止咒骂,鄙夷的甩出一百块钱,三爷弯腰赔笑接过,拉着强子走了。强子用手紧紧捂住右脸,没有落泪。他知道,今天的这些,现在的他只能忍着。

窝棚里,强子闭眼躺下,没有说话。“强子......”三爷开了口。“我知道”,强子抢过话,又说:“你做的这些,我都明白。”“明白就好”,三爷也睡下。被窝里,来自衣服上的那股清淡鱼腥味使强子闻到了家乡的味道。下一秒,强子的双肩便不可抑制地抖动起来,眼角流出的液体从温热到冰凉,滑入口中,咸咸的。脸颊上留下两条蜿蜒而又明亮的痕迹,很快就又干涸。

这些日子辛苦、劳累强子没有抱怨什么。他知道,现在的这些他要忍。

月末,出除了将大部分钱寄到家外,他还会为自己添一件新衣,心里顿时充满了幸福感。

他开始,向往城里的生活。

三爷有时会带他去洗澡,是三爷请得。当热水从头部冲至脚底时,一种无与伦比的舒服感涌上全身。三爷带他喝酒时会说:“你长大了,得能喝酒,才算男子汉。”他们会蹲在商店门口,看里边的电视,然后一起哈哈大笑,全然不理会街上那些脚蹬皮鞋投来鄙夷目光的人。因为——他们高兴。

在那个下午,再为一个六楼住户搬家时,三爷绊了一下,家具重重砸在他身上,一口血吐出,强子慌了。主人厌恶地看了他们一眼,叫另外的工人来搬,他们径直从他身边走过。一些人轻轻的走来走去,他们的目光没有在强子身上逗留。强子忽然就想起了一句话,“这个世界没有拒绝我们,但冷漠却无处不在”,他心里很悲凉。

将三爷弄回窝棚,强子给家里写了信——他们出事了。

家乡的人来这里是三天后。三爷发着高烧,烧的迷糊。毕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再经不起这番折腾。

再回到家时,强子已经十六岁,下巴颌长出青色的胡茬,声音也变成难听的公鸭嗓。母亲说:“留下吧。”他笑着摇摇头。他说:“我向往城里的生活。”

两年前,他不情愿,但他不得不到城里去。两年后,这个农村的少年独自一人背起行囊,昂首,挺胸,大步迈向前方。

他说:“我终一天会像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