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诗在传抄流传中的脱文与讹误

2018-03-27 可可诗词网-文章 https://www.kekeshici.com

           中古时期的写本时代与后来的刻本时代不同, 文字传抄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往往会产生脱文和讹误, 唐代又是纸抄文献留存于今最多的时代, 这种情况尤其突出, 以敦煌写本和后世传本李白诗比较, 我们可清晰地看出其轨迹。主要有3个方面:一是脱文, 所谓脱文, 指的是古籍在抄录、刊刻过程中因为疏忽而脱漏了的文字。敦煌本李白诗因脱文而产生的异文时可见到;二是讹误, 敦煌所见李白诗异文在传抄过程的讹文产生的原因主要是形讹, 在唐五代时期以抄本为主, 至宋代雕版印刷才大盛, 因此在传抄过程中因行近而讹者屡见不鲜;三是讳改, 避讳改字是古书中常见的现象, 写本抄本尤其如此, 通过敦煌写本的避讳改字现象与后世刻本诗同而改字不同的情况, 可以找到李白诗集流传过程的线索。
 
  1. 脱文
 
   《古意》。宋本“清歌弦古曲, 美酒沽新丰”上佚失“佳人出绣户, 含笑娇铅红”二句。黄永武以为, “再就句数节奏而言, 全诗原本是24句, 每4句一小节, 共分6段, 段落匀称, 转折分明, 宋本少了‘佳人’二句, 是全诗的节奏失去了平衡”[1]4。张锡厚以为:“该诗主要写朝入天苑, 待诏明主, 归时日晚, 有清歌美酒为乐, 若无‘佳人’‘含知’句, 则不知清歌古曲缘何而来, 列筵群公也失却助兴的佳人, 故以敦煌本为优。”[2]345按, 李诗写入门所见, 金碧辉煌, 主要意在使这位佳人的形象突出, 宋本脱去这两句, 遗失了该诗的女主人公, 使下文的清歌古曲不知从何而来。这是敦煌写本校正宋本和今本脱文之例。
 
     2. 讹误
《梁园醉歌》。“梁王宾客今安在, 牧马先归不相待”, 宋本“牧马”作“枚马”, 《文苑英华》作“牧马”。黄永武云:“考枚是枚乘, 马是司马相如, 他们都曾游梁, 是梁孝王的宾客, 上句说‘梁王宾客, 下句当是‘枚马’才对。……敦煌本误书作‘牧’, 是枚、牧形近的缘故。”[1]15张锡厚云:“枚乘、司马相如都曾游梁, 是梁王的宾客, 李白诗正用此典。所以上句云‘梁王宾客’, 下句当是‘枚马先归’, 方可连属。敦煌本作‘牧’, 是‘枚’‘牧’形近致误。本诗是说宾客安在, 枚马先归, 才能文从理顺, 故‘宾客’较‘宫阙’尤善。”[2]351按, 后世流传诸本大多作“梁王宫阙今安在”, 不如敦煌残卷为优。而敦煌本将“枚”误抄成“牧”, 这也是写本时代文本不确定性的一个实例。
 
    《宫中三章》。“柳色黄金暖, 梨花白雪香”, 宋本“暖”作“嫩”, 王琦注:“柳色黄金嫩, 梨花白雪香”二句, 本阴铿诗, 李白全用之。[9]卷5,298黄永武云:“‘嫩’字诉诸触觉, 很别致, 但看到‘暖’字, 才知道比‘嫩’字更妙, ‘暖’字也诉诸触觉, 却加上了温度。……李白借来开端, 将嫩改为暖, 后人或许因为暖嫩形近, 又据原作将暖改回。”[1]23-24这是李白用典改字之例, 后人因追溯典故又改动了原文, 敦煌本的发现才恢复了李白诗的本来面目。
 
 
     《飞龙引二首》。“从风漎漎登鸾车”, 宋本作“縱体”, 扬雄《甘泉赋》有“风漎漎而扶辖兮”[14]卷7,321, “漎漎”为“疾貌”, 疾风而扶辖, 正是李诗“从风登车”命意的来历, 改作“縱体”大概是因为“漎”“縱”形似, 将“漎漎”抄为“縱縱”, “縱縱”不易解释, 又改为“縱体”。黄永武以为“改作‘縱体’不免显得仓促凌乱, 大失风度, 也大失诗味”[1]49。又“屯云车, 载玉女”, 宋本作“屯云河车载玉女”, 王琦注:“上皇归马若云屯”。黄永武以为“河”字为后人所加。因为以屯云形容车马, 可见屯云车是李白本意, 屯云河车无法解释。敦煌本是。
 
 
       《独不见》。“白马黄花塞”, 宋本作“白马黄金塞”, 王琦注“黄金塞, 边上地名, 未详所在”[9]卷5,287。无从考察其地点。按, 黄永武云:“黄花城在陕西省汉中道凤县北六十里, 始建于唐初, 可能即是诗中的‘黄花塞’。”[1]63张锡厚云:“本诗云‘远忆边城儿’, 则其地当远在边塞。伯三一九五载高适《送萧判官赋得黄花戍》诗云:‘君不见黄花曲里黄戍日’, ‘须念黄花久戍人’, 这里所言‘黄花’‘黄花曲’‘黄花戍’, 未知与‘黄花塞’同为一地否?”[2]350按, “黄花塞”的地点虽不能完全确定, 但宋以版本作“黄金塞”则无疑的错误的。
 
 
      3. 讳改
(1) 避太宗讳改。《阳春歌》:“飞燕皇后轻身舞, 紫宫夫人绝廿歌。”按, “绝廿”应为“绝世”, 为避唐太宗李世民讳改。黄永武云:“再则‘世’字, 敦煌写本作‘廿’, 是避讳的缘故, 《文苑英华》‘世’作‘代’, 也是避讳的缘故。”[1]44又《古意》:“躞蹀浮云骢。”黄永武云:“其他如‘蹀’字的‘世’字部分写作‘云’, 是避唐太宗的讳。”[1]5改字不同也说明二者所据唐代李白诗传本来源的不同。
(2) 避睿宗讳改。《陌上桑》:“但怪旁人愚。”按, 敦煌写本“但”字缺“日”中间一横, 当为避唐睿宗李旦讳而缺笔书写的。清周广业《经史避名汇考》卷16“帝王类·唐睿宗”下云:“唐经典碑帖于旦及但、坦、景、影、暨、亶、擅、宣等字, 皆‘日’字缺中一画。颜真卿、裴耀卿帖并然。”[15]431敦煌写本李白《陌上桑》的缺笔正与此相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