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山水诗在语文教学中的美学内涵

2018-04-03 可可诗词网-文章 https://www.kekeshici.com

李白山水诗在美的挖掘上, 堪称艺术瑰宝, 璀璨夺目, 叹为观止。具体来说, 他的山水诗是美学的复合体, 集中表现在情感、意境和语言三要素上。
 
 
        首先是美在情感。没有丰富的情感, 不可能有伟大的浪漫。李白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 山水诗可说是他浪漫主义风格的集中载体。他的情感通过山水, 以奔涌式、爆发式表现出来, 来无阻, 去无拦。比如, 入选部编人教版七年级上册语文教材的《峨眉山月歌》, 通过时间的推进、空间的转移、景色的变化, 将对故乡和友人的思念之情表现得极其真诚、极其自然。《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 (其三) 说“巴陵无限酒, 醉杀洞庭秋”, 显然美山秀水挡不住诗人对现实生活的失落, 浩瀚的洞庭湖盛不下他的忧情。《横江词》 (其四) 说“海神来过恶风回, 浪打天门石壁开。浙江八月何如此?涛似连山喷雪来”, 这对江水的抒情是脱口而出, 毫不掩饰, 毫不做作。在山水诗中, 李白一会儿忧心忡忡, 一会儿思念深沉, 一会儿喜不自禁。比如, 在高中语文人教版必修三教材的《蜀道难》中, 诗人愁要愁空山, 要悲鸟号古木, 要子规啼夜月, 情感何其浓烈、何其真纯。在《北风行》中, 诗人的苦恼是“黄河捧土尚可塞, 北风雨雪恨难裁”;在《独坐敬亭山》中, 诗人的落寞是“相看两不厌, 只有敬亭山”;在新人教版八年级下册语文教材《行路难》 (其三) 中, 诗人的惆怅是“欲渡黄河冰塞川, 将登太行雪满山”;在《山中问答》中, 诗人的逸兴是“问余何意栖碧山, 笑而不答心自闲”;在《早发白帝城》中, 诗人的快乐是“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此时的山水已不是客观的山水, 而是主观的;不是人随山转、随水流, 而是山随诗人情, 水流诗人意。美学价值在诗人独特的情感渲染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其次是美在意境。李白的山水诗意境开阔壮大, 雄浑飘洒, 极有美感。比如, 《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中“庐山秀出南斗旁, 屏风九叠云锦张, 影落明湖青黛光。金阙前开二峰长, 银河倒挂三石梁。香炉瀑布遥相望, 迴崖沓嶂凌苍苍。翠影红霞映朝日, 鸟飞不到吴天长”。诗人勾勒了庐山的雄姿, 气魄宏大, 意境壮阔, 有凌越天空的崇山峻岭, 有从天而降的瀑布, 还有壮阔的长江雄姿。再比如, 入选人教版高中语文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的《梦游天姥吟留别》这首诗, 李白以别出心裁的构思和洒脱超群的想象, 营造了雄奇、瑰丽、梦幻般的意境, 体现了内涵深刻的美学价值。我们可以把李白山水诗的意境与其他山水诗人比较一下。陶渊明的山水诗意境深邈悠远, 比如他的“山气日夕佳, 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 欲辨已忘言” (《饮酒》其五) , 何等悠闲, 何等冲淡, 李白山水诗很少有这样的意境。王孟等山水诗人的意境多以恬淡、闲适、宁静为主, 如王维的名作《鸟鸣涧》说“人闲桂花落, 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 时鸣春涧中”, 以人闲配花落, 以夜静映山空, 以月出惊鸟描绘出一个静谧幽雅的意境。当然这样的意境并不枯寂, 但是相对而言缺少变化, 没有太白的开阔明朗。
 
 
        最后李白山水诗的美表现在语言的运用上。“清水出芙蓉, 天然去雕饰”是李白诗歌语言总的风格, 他的山水诗也深刻地体现这一点。比如, “日照香炉生紫烟, 遥看瀑布挂前川” (《望庐山瀑布》) , 几乎是以未加修饰的日常用语表现诗人的惊奇赞叹。《山中与幽人对酌》说“两人对酌山花开, 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 明朝有意抱琴来”, 全诗数字的巧用、反复的手法、连贯的动词, 显得一气呵成, 非常自然, 然而就是在这巧妙自然的白描中道出了作者复杂的内心世界。在《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说“好为庐山谣, 兴因庐山发”, 一好一兴, 明明白白, 毫不拖泥带水, 表达了作者丰富的感情。另外, 李白山水诗喜用比喻、夸张等手法, 使语言在句式上更富变化, 在表达上更有张力, 在美学上更有感染力。“天台一万八千丈”、“尔来四万八千岁”、“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黄云万里动风色, 白波九道流雪山”等诗句, 数字极其夸张, 气势极其豪迈。《蜀道难》《梦游天姥吟留别》等诗歌, 多以比喻、夸张的手法, 使李白的山水诗呈现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而王孟的山水诗中喜用白描手法, 如王维的《辛夷坞》, 诗里运用纯白描的手法写出花开花落的春景, 表现了闲雅中夹杂些许落寞的心情, 和李白的山水诗歌带给读者的美学体验截然不同。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李白山水诗总体上的飘逸雄放风格和独特奇绝的美学价值, 又是怎样形成的呢?笔者从以下两方面去管中窥豹、发幽探微。
 
 
        一方面与时代有关。李白只能属于唐朝。只有唐朝才能产生李白, 产生李白的山水诗;只有唐时气势的豪迈、物质的充沛和精神的协调才能让李白呼吸生存和呐喊高歌。首先, 从国家经济、武备情况、地理条件来看。唐时, 经济的繁荣, 武力的强大, 疆域的宽广是唐前各个王朝所没有的。其次, 从当时的精神状况来看。统治阶级对意识形态的控制比较宽松, 禁忌较少, 士人思想活跃, 可畅所欲言。自由的风气对文化的繁荣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唐的物质和精神的比较协调的结合才能产生一大批既胸怀天下、志匡山河, 又勇猛进取、多才多艺的杰出人物。李白就是其中突出的一个。再次, 是当时的文化风气的大势所趋。李白一再表示要继承汉魏风骨, 摒弃齐梁艳气。他在《古风》 (其一) 中高歌“大雅久不作, 吾衰竟谁陈……我志在删述, 垂辉映千春”。他又在《登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中表示要高举“蓬莱文章建安骨, 中间小谢又清发”的旗帜。因此他的诗风骨昂然正气, 气势高屋建瓴, 笔力雄卓千古, 呈现了多姿多彩的美学风格。
 
 
        另一方面与诗人自身的思想性格有关。思想决定境界, 性格决定命运。李白复杂化的思想、多样化的性格, 决定了李白丰盈的人生经历、独特的美学价值。结合李白自身的经历和现代心理学知识, 笔者认为李白虽然是一个失败的政治幻想者, 却是一个成功的诗人。李白一生思想复杂, 儒释道并重, 但以儒家为主, 他羡慕诸葛亮、谢安、姜尚的丰功伟绩, 也常以他们的模式构筑成自己的从政蓝图, 然后又幻想像鲁仲连、张良那样功成身退、悠游出世。他有时以入世为主, 对很静穆的陶潜也可以提出批评:“龌龊东篱下, 渊明不足群”;有时对仕途坎坷感到失意, 就“别君去兮何时还, 且放白鹿青崖间, 须行即骑访名山”。但总地来讲, 他还是以入世为主;因而, 他的山水诗大多是朝气蓬勃、亢奋进取、气势高昂、热烈奔放, 蕴含了丰厚的美学价值。
 
 
        综上所述, 中学语文教师在教学当中, 如果充分认识到了李白山水诗美学价值的内在要素和形成原因, 就能更好地让学生了解、理解“诗仙”李白, 进而更热爱灿烂的中国诗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