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亭

作者:杜甫 年代:唐代诗人

诗词简介
  • 原文
  • 拼音
  • 繁体
  • 《江亭》
    .[唐].杜甫.
    坦腹江亭暖,长吟野望时。
    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
    寂寂春将晚,欣欣物自私。
    故林归未得,排闷强裁诗。
  • 《 jiānɡ tínɡ 》 
    《 江    亭   》 
    .[ tánɡ ]. dù fǔ.
    .[ 唐   ]. 杜 甫.
    tǎn fù jiānɡ tínɡ nuǎn , chánɡ yín yě wànɡ shí 。 
    坦  腹 江    亭   暖   , 长    吟  野 望   时  。 
    shuǐ liú xīn bú jìnɡ , yún zài yì jù chí 。 
    水   流  心  不 竞   , 云  在  意 俱 迟  。 
    jì jì chūn jiānɡ wǎn , xīn xīn wù zì sī 。 
    寂 寂 春   将    晚  , 欣  欣  物 自 私 。 
    ɡù lín ɡuī wèi dé , pái mèn qiánɡ cái shī 。 
    故 林  归  未  得 , 排  闷  强    裁  诗  。 
     
  • 《江亭》
    .[唐].杜甫.
    坦腹江亭暖,長吟野望時。
    水流心不競,云在意俱遲。
    寂寂春將晚,欣欣物自私。
    故林歸未得,排悶強裁詩。
     
  • 译文
  • 注释
  • 诗评
  • 舒服仰卧在暖暖的江亭里,吟诵着《野望》这首。
    江水缓缓流动,和我的心一样不去与世间竞争。云在天上飘动,和我的意识一样悠闲自在。
    寂静孤单的春天将进入晚春,然而我却悲伤忧愁,万物兴盛,显出万物的自私。
    江东依旧在进行艰苦的战争,我每一次回首都因为对国家的忧愁而皱眉。
     
     
  • ⑴坦腹:舒身仰卧,坦露胸腹。《晋书·王羲之传》:“时太尉郗鉴使门生求女婿于(王)导,导令就东厢遍观子弟。门生归,谓鉴曰:‘王氏诸少并佳,然闻信至,咸自矜持。惟一人在东床坦腹食,独若不闻。’鉴曰:‘此正佳婿也!’访之,乃羲之也,遂以女妻之。”
    ⑵野望:指作者于上元二年(761)写的一首七言律诗。
    ⑶寂寂:犹悄悄,谓春将悄然归去。
    ⑷欣欣:繁盛貌。
    ⑸“江东”二句:一作“故林归未得,排闷强裁诗”。
     
  • 赏析一
  • 赏析二
  • 赏析三
  •  这首诗写于上元二年(761),那时杜甫居于成都草堂,生活暂时比较安定,有时也到郊外走走。表面看上去,“坦腹江亭暖,长吟野望时”,和那些山林隐士的感情没有很大的不同;然而一读三、四两句,区别却是明显的。
      从表面看,“水流心不竞”,是说江水如此滔滔,好象为了什么事情,争着向前奔跑;而我此时却心情平静,无意与流水相争。“云在意俱迟”,是说白云在天上移动,那种舒缓悠闲,与我此时的闲适心情全没两样。仇兆鳌说它“有淡然物外、优游观化意”(《杜诗详注》)是从这方面理解的,可惜只是一种表面的看法。
      不妨拿王维的“流水如有意,暮禽相与还”(《归嵩山作》)来对比一下。王维是自己本来心中宁静,从静中看出了流水、暮禽都有如向自己表示欢迎、依恋之意;而杜甫这一联则从静中得出相反的感想。“水流心不竞”,本来心里是“竞”的,看了流水之后,才忽然觉得平日如此栖栖遑遑,毕竟无谓,心中陡然冒出“何须去竞”的一种念头来。“云在意俱迟”也一样,本来满腔抱负,要有所作为,而客观情势却处处和自己为难。在平时,本是极不愿意“迟迟”的,如今看见白云悠悠,于是也突然觉得一向的做法未免是自讨苦吃,应该同白云“俱迟”才对了。
      王诗“流水如有意”,“有意”显出诗人的“无意”;杜诗“水流心不竞”,“不竞”泄露了诗人平日的“竞”。真是“正言若反”,在作者却是不自觉的。
      下面第三联,更是进一步揭出诗人杜甫的本色。“寂寂春将晚”,带出心头的寂寞;“欣欣物自私”,透露了众荣独瘁的悲凉。这是一种融景入情的手法。晚春本来并不寂寞,诗人此时处境闲寂,移情入景,自然觉得景色也是寂寞无聊的了;眼前百草千花争奇斗艳,欣欣向荣,然而都与己无关,引不起自己心情的欣悦,所以就嗔怪春物的“自私”了。当然,这当中也不尽是个人遭逢上的感慨,但正好说明诗人此时心境并非是那样悠闲自在的。读到这里,回顾上联的“水流”“云在”,写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思想感情,岂不是更加明白了吗!
      杜甫写此诗时,安史之乱未平。李光弼于是年春间大败于邙山,河阳、怀州皆陷。作者虽然避乱在四川,暂时得以“坦腹江亭”,到底还是忘不了国家安危的,因此诗的最后,就不能不归结到“江东犹苦战,回首一颦眉”,又陷入满腹忧国忧民的愁绪中去了。杜甫这首诗表面上悠闲恬适,骨子里仍是一片焦灼苦闷。这正是杜甫不同于一般山水诗人的地方。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