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夜书怀

作者:杜甫 年代:唐代诗人

诗词简介
     【背景1】
  此诗前人多谓作于代宗永泰元年(765),时杜甫离成都携家乘舟东下,经渝州(今四川重庆)、忠州(今四川忠县)一带。然诗中有“平野阔”语,绝非渝州、忠州(均为山区)所有景象。且李白《渡荆门送别》诗“山随平野尽,江人大荒流”,与此诗颔联所写景物相似,故或谓此诗当是大历三年(768)离夔州东下流寓湖北荆门时所作,似较妥。诗中前四句写旅夜,后四句为抒怀。颔联写月夜停舟细观景色,以“垂”、“涌”、“阔”、“流”四字,状星、月、平野、江水四景,雄浑壮观,历来传为名句。抒怀中隐叙身世,情绪愤激。末以天地间一沙鸥自况,深寓飘泊无依的感慨。意境含蓄,“笔笔高老”(浦起龙《读杜心解》卷三)。


   【背景2】
      这首五言律诗是杜甫漂泊西南时期的作品。公元765年4月,他赖以存身的好友、巴州刺史严武故去,诗人只得离开成都草堂乘舟东下。多日的漂泊,使他倍感疲惫与郁闷:
 
        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他独自来到船头。只见习习的晚风轻拂岸边的细草,竖着高高桅杆的小舟望去是那样的孤独。明星低垂,月光随着波涛涌动,大江滚滚东流。原野分外空旷,广袤,只有脚下的小舟与他为伴。此时此刻,似乎一生的坎坷、磨难重现眼前,一种莫可名状的悲苦、凄怆渐渐袭来。流落他乡,生活日窘;官场失意,壮志难酬,“我何尝不是这江岸上的一颗弱草? 江面上一条独泊的小舟?人怎能只靠诗文扬名天下?做官则应该因为年老多病而休退。如今我飘然一身像什么呢? 水天渺渺,我何尝不是那孤寂独立于天地间的一只沙鸥?”
 
  • 原文
  • 拼音
  • 繁体
  • 《旅夜书怀》
    .[唐].杜甫
    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名岂文章著,官因老病休。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 《 lǚ yè shū huái 》 
    《 旅 夜 书  怀   》 
    .[ tánɡ ]. dù fǔ 
    .[ 唐   ]. 杜 甫 
    xì cǎo wēi fēnɡ àn , wēi qiánɡ dú yè zhōu 。 
    细 草  微  风   岸 , 危  樯    独 夜 舟   。 
    xīnɡ chuí pínɡ yě kuò , yuè yǒnɡ dà jiānɡ liú 。 
    星   垂   平   野 阔  , 月  涌   大 江    流  。 
    mínɡ qǐ wén zhānɡ zhù , ɡuān yīn lǎo bìnɡ xiū 。 
    名   岂 文  章    著  , 官   因  老  病   休  。 
    piāo piāo hé suǒ sì , tiān dì yì shā ōu 。 
    飘   飘   何 所  似 , 天   地 一 沙  鸥 。 
  • 《旅夜書懷》
    .[唐].杜甫
    細草微風岸,危檣獨夜舟。
    星垂平野闊,月涌大江流。
    名豈文章著,官因老病休。
    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 译文
  • 注释
  • 诗评
  • 江岸上的细草被微风轻轻地吹拂,
    夜色里一只高悬着桅杆的孤舟。
    星光垂落,平原浩野分外辽阔,
    月光涌动,伴着滚动的江水奔流。
    名声岂能是因文章而显著?
    做官老了,理应退休。
    唉!如此飘泊的生活象什么?
    正象天地间一只孤独的沙鸥。
     
  • 【注释1】
    1.危樯:危,高貌;樯,船的桅杆。
    2.“星垂”二句:描写月下辽阔的原野和汹涌的长江的夜景。
    3.“名岂”二句:此是反语。作者本以文章著称于世,胸怀壮志,却因议论时政而遭罢官,用“岂”、“应”作反问,表达了作者的愤慨心情。
    4.飘飘:飘泊。沙鸥:水鸟,作者自喻。
     
    【注释2】
    ①危樯:高耸的桅竿。独夜:孤独的夜晚。
     
    ②此句意谓平野广阔,遥看天边星辰如垂。
     
    ③此句意谓大江奔流,月影入江似月从江中涌出。
     
    ④此句为反诘句,意谓著名难道是因为文章好? 言外谓自己胸怀济世大志。
     
    ⑤此句实亦为反诘句,意谓罢官该当是年老多病? 言外谓自己离开严武幕府是别有原因。
     
    ⑥二句即景自况。飘飘:不定貌。
  • 唐诗篇名。五律。杜甫作。见《杜诗详注》卷一四。永泰元年(765),严武去世,杜甫失去依靠,遂率家离开成都,乘舟东下,经渝州(今四川重庆)、忠州(今四川忠县)至云安(今四川云阳)。此诗为途中所作:“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飘飘何所似? 天地一沙鸥。”前四句写旅夜景色,后四句抒发感触,反映诗人当时孤凄悲苦的心情。“星垂”二句,“垂”和“涌”字均为诗眼,“垂”字更显出平野之阔,“涌”字则更烘托出江涛澎湃,波澜激荡的景象,是杜诗中炼字的典型例子。“飘飘”二句,即景自况,点出诗旨,亦为传诵名句。黄生曰:“‘一沙鸥’,何其渺! ‘天地’,何其大! 合而言之曰‘天地一沙鸥’,作者吞声,读者失笑。”(《杜诗说》卷五)全诗情景交融,意境雄浑悲凉,语言精警稳重,为老杜五律代表作之一。浦起龙评此诗曰:“笔笔高老。”(《读杜心解》卷三)纪昀云:“通首神完气足,气象万千,可当雄浑之品。”(《唐宋诗举要》卷四引)
     
  • 赏析一
  • 赏析二
  • 赏析三
  •   代宗永泰元年(765)初,杜甫因不惯官场的倾诈恶浊,乃辞去节度参谋,检校工部员外郎的职务,仍回草堂闲居;但四月间,因旧友剑南节度使严武骤然病殁,使生活失去依靠,只得携家离蜀,另觅出路,他怀着沉重心情,于五月由成都赴渝州(今重庆市),这首诗便作于沿长江泛舟东下至忠州(今四川忠县)客途中。
     
          首联从景起。“危樯”“夜舟”已紧扣题目,暗暗呼应“旅”字,而“独”更兼融情、事,抚今溯昔,拥载了多方面社会人生意义,曲曲体达着眼下的特定心绪意态。追想半生碌碌,少年抱负,凌云壮志尽成虚话,始终未被世人理解;现今则垂垂老矣,瞻望来日,恐怕也很难再得新的机遇,况且家常必需的柴米资财尚匮缺无着,更教人如何立身措命!但觉上下古今,只是无从觅寻些许凭据,任这茫茫失落感直贯通篇。颔联假题目继续描画敷写,而仰观俯察,虽皆为“旅夜”实见,然既以“书怀”作主旨,无形中便注入浓厚的主观感知因素,迥异于一般的摹景状物笔法,唯因地势的“平”,方显示了原野之“阔”,造成星辰下“垂”的感觉;正缘于长江的“大”,才有水势浩浩奔“流”的前提,给人以月亮滚荡如“涌”的印象,三者间逐步递进,互为因果,相共映衬,从而推出一个完善的艺术境界,不仅只就用字精确取胜。
     
         后四句则宕过笔意,专就题目的“书怀”二字落墨,所关注者在于自我人事内容,由昔至今,寓兴托志,委曲荡漾的意绪间包纳有无限喟叹。
     
         颈联脱开景物的牵引,纯藉气势盘旋,尽吐胸间积郁。句中以一个“岂”字作反诘,带有浓烈疑问口气,便清楚地昭示理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充满深刻悲剧意味。接着对句直叙辞“官”离成都、举家东迁事,此时他已经五十多岁,又罹肺疾,因之自言“老病休”,似属平常事。然而,这只是表面语,倘若联系以往有关背景和经历,再作深层底蕴的探究,便明白实际上并非如此。
     
          “飘飘”二句虽是借物自喻,但构思置意的整个精神实质仍然共上联贯通,只不过将其桀傲不驯的人格特征形象化而已。由本来意义上看,弃官去职,往时的一切荣辱皆付此江流,无须置论了,从今寄身云水生涯,犹如那飘飘“沙鸥”,唯任心之所适,何处不是归宿呢!此诗前纵后阖,章法严谨笔力雄健不懈。
     
  •  
          代宗永泰元年(765)四月,严武亡故,五月,杜甫离开成都草堂,举家乘舟顺江东下,此诗为途经渝州、忠州所作。
      
         首联之名,在于此联十字,没有使用作为谓语的动词、形容词,纯以意象出之,却坚卓有力,境界全出,后人温飞卿之“人迹板桥霜”与马致远的“枯藤老树昏鸦”均可追溯至此,以杜为祖。
     
        颔联之名,在于气势阔大,也常作为“沉郁顿挫”艺术风格的例句。后人常以之与李白之“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比较,以为二者境界相似,相似之中却显示了二人不同的艺术特质。
     
           前四句境界阔大雄浑,而后四句却情文悱恻,自歌自哭,似乎有风格不统一之嫌。其实,这正是杜诗妙处所在,是在不统一中求得统一。在“星垂平野尽,月涌大江流”的庄严世界里,一只高悬着桅杆的孤舟在静静地行驶,在浩漫的宇宙里,更显示了孤舟的渺小,诗人又觉到自己的渺小,故自然有“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的对一生、特别是对目前人生状况的反思,自然有“天地一沙鸥”的意象飞动了。
     
  •    唐代宗永泰元年(765)正月,作者辞去节度参谋职务,返居草堂。四月,严武死去,他在成都失去依靠,遂决计买舟离蜀东下。五月,率家人离开他居住五六年的成都草堂乘舟沿江东去。九月到云安县(今四川省云阳县),暂住下来。这首诗作于他舟经渝州(今重庆市)、忠州(今四川忠县)途中。
     
           诗的前四句写途中景色。江岸细草青青、微风吹拂;高耸的桅竿,一叶舟船行进在夜色笼罩的江流之中。颔联写景,气势雄浑阔大。因“平野阔”,所以见星点遥挂如垂。一个“垂”字,更加衬托出平野的广阔。因“大江流”,所以江中月影流动如涌。一个“涌”字,愈加烘托出大江奔流的气势。从而,“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成为千古写景名句。面对这壮阔宏伟的月夜江流图,诗人于下半段抒写情怀。颈联二句均一上一下四句式,上句抒写自豪,下句聊以自解。由于胸怀经世大志,所以说名岂以文章而著;官实因论事而罢,偏用老病自解。尾联以景自况,抒写飘泊奔波的情怀。最后,则以沙鸥自况,表达出孤苦无依的辛酸。一个“一”字与“独”字照应,使全篇成为一个气象雄浑、阔大的艺术整体。
     
         全诗顺笔写来,似不着气力,而起承转合自在其中。属对工稳,风格深沉浑厚,情意勃郁。情与景交融妙合无垠。在这种境界中,突现出一个忧叹身世而又未肯忘怀壮志的孤苦零丁的诗人形象。浦起龙《读杜心解》评曰: “开襟旷远。”由于诗人有壮阔的胸襟,有兼容万物的气度,因而,显得大气包举,气象雄浑,构成它独特的风貌。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