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江二首

作者:杜甫 年代:唐代诗人

诗词简介
 
唐杜甫的七言律诗。其一: “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江上小堂巢翡翠,苑边高冢卧麒麟。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荣绊此身?”其二:“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头尽醉归。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唐肃宗乾元元年(758)作于长安,其时诗人官左拾遗。曲江,又名曲江池,因池水曲折而得名,唐时著名游览胜地,故址在今西安市南5公里处。“二诗以仕不得志,有感于暮春而作” (清仇兆鳌《杜诗详注》卷6引明张綎语)。“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一联写江头春景,生动工细。
 
  • 原文
  • 拼音
  • 繁体
  • 《曲江二首》
    .[唐].杜甫.
     
    其 一
     
    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
     
    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
     
    江上小堂巢翡翠,苑边高冢卧麒麟。
     
    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名绊此身。
     
    其 二
     
    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头尽醉归。
     
    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
     
    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
     
  •  
     
    《 qǔ jiānɡ èr shǒu 》 
    《 曲 江    二 首   》 
    .[ tánɡ ]. dù fǔ.
    .[ 唐   ]. 杜 甫.
     
     
    qí   yī 
    其   一 
     
     
    yí piàn huā fēi jiǎn què chūn , fēnɡ piāo wàn diǎn zhènɡ chóu rén 。 
    一 片   花  飞  减   却  春   , 风   飘   万  点   正    愁   人  。 
     
     
    qiě kàn yù jìn huā jīnɡ yǎn , mò yàn shānɡ duō jiǔ rù chún 。 
    且  看  欲 尽  花  经   眼  , 莫 厌  伤    多  酒  入 唇   。 
     
     
    jiānɡ shànɡ xiǎo tánɡ cháo fěi cuì , yuàn biān ɡāo zhǒnɡ wò qí lín 。 
    江    上    小   堂   巢   翡  翠  , 苑   边   高  冢    卧 麒 麟  。 
     
     
    xì tuī wù lǐ xū xínɡ lè , hé yònɡ fú mínɡ bàn cǐ shēn 。 
    细 推  物 理 须 行   乐 , 何 用   浮 名   绊  此 身   。 
     
     
    qí   èr 
    其   二 
     
     
    cháo huí rì rì diǎn chūn yī , měi rì jiānɡ tóu jìn zuì ɡuī 。 
    朝   回  日 日 典   春   衣 , 每  日 江    头  尽  醉  归  。 
     
     
    jiǔ zhài xún chánɡ xínɡ chù yǒu , rén shēnɡ qī shí ɡǔ lái xī 。 
    酒  债   寻  常    行   处  有  , 人  生    七 十  古 来  稀 。 
     
     
    chuān huā jiá dié shēn shēn jiàn , diǎn shuǐ qīnɡ tínɡ kuǎn kuǎn fēi 。 
    穿    花  蛱  蝶  深   深   见   , 点   水   蜻   蜓   款   款   飞  。 
     
     
    chuán yǔ fēnɡ ɡuānɡ ɡònɡ liú zhuǎn , zàn shí xiānɡ shǎnɡ mò xiānɡ wéi 。 
    传    语 风   光    共   流  转    , 暂  时  相    赏    莫 相    违  。 
     
     
  •  
    《曲江二首》
    .[唐].杜甫.
     
    其 一
     
    一片花飛減卻春,風飄萬點正愁人。
     
    且看欲盡花經眼,莫厭傷多酒入唇。
     
    江上小堂巢翡翠,苑邊高冢臥麒麟。
     
    細推物理須行樂,何用浮名絆此身。
     
    其 二
     
    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頭盡醉歸。
     
    酒債尋常行處有,人生七十古來稀。
     
    穿花蛺蝶深深見,點水蜻蜓款款飛。
     
    傳語風光共流轉,暫時相賞莫相違。
     
  • 译文
  • 注释
  • 诗评
  • 【原诗今译】
     
    其 一
     
    这片片飞花,使春日的芳菲减却,
     
    望着飘洒的万点落红,令人愁多。
     
    人生啊,还不是眼前的落花闪现,
     
    莫要嫌用酒浇伤愁哟,快快行乐。
     
    正在江边小堂里筑巢的翡翠鸟呀,
     
    你怎知秋潮一到,水会把它淹没?
     
    那芙蓉园边高冢里葬埋的卿相啊,
     
    你生荣当世死后墓麒麟照样冷落!
     
    细细地推敲诸事物的荣枯之理呵,
     
    切莫让浮云般名利,将自己折磨。
     
    其 二
     
    辞朝归来,我天天典卖穿过的衣裳,
     
    将典衣的钱饮酒醉归,是我的主张。
     
    寻常的酒馆,到处都有我欠的酒债,
     
    人生七十古来稀,不饮酒难解愁肠。
     
    人的一生像那蛱蝶穿花,瞬息即逝,
     
    应做个点水蜻蜓,那该是多么悠闲。
     
    寄语美好的风光,你为我而流转吧,
     
    我绝不违你的四时节序,赏景留连。
     
  •  
      (1)曲江:河名,在陕西西安市东南郊,唐朝时候是游赏的好地方。

    (2)减却春:减掉春色。

    (3)万点:形容落花之多。

    (4)且:暂且。经眼:从眼前经过。

    (5)伤:伤感,忧伤。巢翡翠:翡翠鸟筑巢。

    (6)苑:指曲江胜境之一芙蓉花。冢:坟墓。

    (7)推:推究。

    (8)物理:事物的道理。

    (9)浮名:虚名。
     
  • 赏析一
  • 赏析二
  • 赏析三
  • 至德二年(757),正值“安史之乱”时期,杜甫逃出沦陷 了的长安,到凤翔投奔肃宗李亨,受职左拾遗(谏官)。后因 上疏营救房琯的罢相,触怒了肃宗。那年秋天,诗人从鄜州 返回刚收复的长安,虽官职未变,但有名无实,受到冷落。 《曲江》(二首)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写的。它是杜甫最后留居 长安时的作品之一。
     
    第一首诗写诗人在曲江畔观落花、叹春逝、抒悲情。诗 的前两联写江边落花景,引出诗人惜春伤春之情。“一片花 飞减却春”,诗人眼看一片花瓣飞下枝头,已感到春色减 损。这一片飞花带来了春将尽的消息,更深藏着诗人的愁苦 之情。“风飘万点”极写飞花铺天盖地之势,颇为壮观。对一 般人而言,是难觅的好景致,但此处缀以“正愁人”,便将托 物言志之意表达殆尽。一瓣落花已使人满怀愁绪,而面对这 “风飘万点” 的景象,诗人只能是既无可奈何又愁上加愁。 “且看欲尽花经眼”,花经眼,即经眼之花。这一句从时间、空 间描写枝头残花在诗人眼前飘飘落下之景,但“欲尽”之词, 便使落花之势不再局限于诗人眼前的小景,而是扩展到整 个曲江,乃至暮春之时所有的现象。一、二两联从一花瓣写 起到风飘万点再到经眼花欲尽,层层写花,由点到面,步步 放开,却丝毫未使人有繁缛的感觉,原因是诗人不仅体物, 而且缘情。诗中以落花春逝的变化过程推动完成了诗人“减 却春”——“正愁人”——“伤多酒入唇”的情绪变化。情随景 出,诗人达到了悲不自制的地步,只有借酒浇愁。“莫厌伤多 酒入唇”啊,这是诗人寻求暂时解脱的办法,也是对前数句 放开之势的急收,如此一放一收,舒张自如,出乎意外,又在 情理之中,体现出布局上的高妙。
     
    诗的后两联另起一层意思,着重抒发胸中愤懑之情。先 看第三联。翡翠,鸟名。苑指芙蓉园,即曲江,为唐代游览胜 地。高冢,有地位人的高大的坟墓;麒麟,指立于墓两侧,以 石凿成的传说中的动物。诗人伤感春逝,再也不忍看那残花 败叶,遂将眼光移向江边的小堂和芙蓉园边的高冢。这里曾 经是帝妃游览的胜地,繁华而热闹,可经过“安史之乱”后, 这里已是满目荒凉,昔日达官贵人们喧闹欢乐的小堂今天 已成了翡翠鸟筑巢之所,昔日雄踞在高大陵墓前的麒麟已 经东倒西歪,无人过问。这是何等的虚空寥落。今昔对比,诗 人真是感慨万千。此处写景比前两联更含蓄、深沉,且意味 深长,诗人似看透了人世沧桑、生死荣枯之理,联系自己多 年报国无门,入仕之后仍怀才不遇的经历,此时真是心如死 灰,于是遂有最后一联: “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名绊此 身”。“物理”即事物生灭的规律。诗人以为人生如烟似梦,转 瞬即逝,与其让那些空名虚利束缚自己,还不如及时行乐得 好。杜甫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有引吭高歌的时候,也有低 声吟唱的时候;他有济众爱国之心,也有顾怜自己之情。总 之,他是一位心里矛盾重重的伟大的现实主义大诗人,他将 自己报国为民的政治热情寄托在封建君主身上,将仕途通 达当做实现理想的唯一阶梯,当这些都难以实现时,他便产 生出一种幻灭感。这不仅是杜甫个人的悲剧,也是几千年中 国封建知识分子的悲剧所在。但此时的低声吟唱和顾影自 怜并不说明杜甫将沉溺于及时行乐的生活之中,这在他后 来的诗歌和经历中都可得到证实。其次,应把杜甫此时低 沉、消极的情绪与他当时的处境联系起来。在他写此诗两个 多月后,即被贬为华州司功参军,这对以“致君尧舜”自况的 老杜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由此,我们不难理解诗人当时的 心境。从以上两点看,“细推”一联多是不满现实政治的牢骚 之辞,这正好证明诗人是因为难以摆脱“浮名”的苦恼。如 此,乐从何来,又何从“积极”得起呢?
     
    第二首与第一首是联章诗,亦写曲江暮春风光,表达的 思想情绪一致,写作手法也相同。只是前一首着重于花,这 一首着重于酒。
     
    前两联写诗人沉湎于饮酒及其心境。首句“朝回日日典 春衣”,紧承前首末句“何用浮名绊此身”。朝回,指上朝回 来。“典春衣”说明此时诗人生活的窘困处境,春未尽,已将 春衣典当,那么冬衣早已进了当铺更不待言。这是透过一层 的写法:“日日”两字说明诗人当衣并非偶然为之,而是经常 如此,这更是透过一层的写法。想来诗人生活已几近贫寒地 步,这一句读来令人同情泪下。“每日江头尽醉归”推开一 层,回答了典春衣的用途。这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人们要 问这岂不成了贪杯的酒徒了吗? 并希望在下句得到诗人合 理的解释。但诗人却秘而不宣,又推开一层道:“酒债寻常行 处有”,加重了人们的疑云。“寻常”,平常。行处:所行之处, 引申为到处。就是说诗人天天喝酒,已到了无衣可当,四处 欠债的地步,从范围上讲,这已超出了曲江的范围。正在令 人费解之际,诗人以“人生七十古来稀”作答,使我们疑云顿 散。此处的七十岁并非指诗人的年龄,而是人生苦短的一种 别语。原来是这样的:人生苦短,所以要每日尽醉;酒债常 有,所以日日典春衣。这好像是诗人在以行动实践自己“须 行乐”的主张,当我们联系全篇及前面所分析的杜甫的一贯 思想行为,便可知这是言外之意了。
     
    “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一联写江头之景。 在杜诗中是别具一格的名句。诗语向来忌用词太巧,以免显 得过于纤细无气势,但这一联缘情体物,自有天然之妙,用词 虽巧却不显雕琢痕迹。“深深”形容蛱蝶在花丛深处时隐时现 的飞姿,远望似有蝶花融为一体的静感,但用一“穿”将其动 态点出。“款款”将蜻蜓似飞似停的潇洒样子一语带出,更借 助于“点”字,使其活灵活现。所以这里两句若无“穿”、“点”两 字的点睛之笔,其精微处皆荡然无存。然读来全似未尝用力, 浑然一体。句中虽不见一春字,但那花红、蛱蝶、碧水、红蜓, 从形到神、色、香,无不体现出春的美好,它把我们带到一个 恬静而美丽的境界。如此良辰美景怎不使得人留连忘返,留 春之情油然流出。如果诗人的用意仅在描景,那充其量不过 使人暂时得到赏心悦目之乐,但其妙处在美景之后还深藏着 作者喟叹人生的思想内涵,即人的一生像那蛱蝶穿花,瞬息 即逝,应做个点水蜻蜓,那该多么悠闲。
     
    紧呈上联之意,诗人为大自然创造的神奇魅力深深地 陶醉着,发出了“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的美好 愿望。“传语”犹言“寄语”,其对象为“风光”,也就是诗中描 绘的景色。诗人从“一片花飞”到“风飘万点”,目睹了春减、 春暮的全过程,还要传语美好的风光,让她为我流传,供我 欣赏,真是乐此不疲了,这是多么富有浪漫色彩啊! 但“暂 时”一词又将人们拉回到现实,对于一个日日典春衣的人来 说,这只能是暂时的。这就在气氛上将一、二两首诗融为一 体了。
     
    这两首诗总的艺术特点是写景用辞工丽,抒情婉转含 蓄。在布局上,均为前三联放开,后一联收束。且两首诗的后 两联重在抒情,之中夹写江边、春光小景。古人评价云:“二 诗以仕不得志,有感于暮春而作。”一句话准确地道出杜甫 作诗的境况和情绪。诗中的惜春之情融合于暮春之景,因仕 不得志有感,故惜春之情愈切。可谓诗外有诗,景外有景,意 外有意了。
     
  •  
    这首诗写诗人在曲江观花吃酒,并抒发感慨。前四句写诗人边喝酒边观赏风吹花落的情景。诗人见景生情,托物言志,表现内心的惜春情绪。“一片花飞减去春”是说一朵花的花瓣被风吹不会感到春色已减,让人发愁,那么“风飘万点”就更让人愁不堪言。诗人眼看着枝头残花被不断吹走,不自禁地酒越喝越多,本想借酒浇愁,可却愁上添愁。这四句诗,蒋弱六评曰:“只一落花,连写三句,极反复层折之妙。接下第四句,魂消欲绝。”由这四句的景色描写,可以明显地感到春光易逝。五六句诗人的目光从飘落的花瓣上转移到远处。江边住人的小堂如今被翡翠鸟筑起了窝,苑边原来雄踞在高冢前的石雕麒麟倒卧在地,一片荒凉寂寞的景象。诗人触景生情,写出了须及时行乐、不要被浮荣绊身、丢掉自由的最后两句诗。诗人当时任左拾遗,但他的建议却不被肃宗采纳,诗中“浮荣”即指这个官职。
     
    第二首诗承第一首“何用浮荣绊此身”而来,。首二句写诗人虽贫但好酒,以致日日典春衣的风流自在。因日日典衣,可以想见冬衣早已被典,所以虽是暮春天气,诗人只好典春衣了,典衣是为每日江头尽醉,尽管如此,诗人所行之处仍有酒债,并且用“人生七十古来稀”进行自我劝解,表明诗人人生苦短、应及时纵酒行乐的心理。仇兆鳌注:“酒债多有,故至典衣;七十者稀,故须尽醉。二句分应。”五六句写诗人观赏到的江头景物:蛱蝶穿花、时隐时现,蜻蜓点水、上下缓飞。七八句表现诗人对春花的留恋,希望春光暂留,与自己相与相赏,不要相违相离。
     
    仇注引张礏语云:“二诗以仕不得志,有感于暮春而作。”诗中描绘了暮春之景,并把惜春、留春之情融入其中,含蓄而深沉地表达诗人吃酒、赏花、及时行乐行为的社会意义,耐人寻味。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